查看: 15753|回复: 16

【神来之笔】《朗清风月》『贰』华光玉——琅玕坐伤时节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4 23: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图文:あ蛮儿あ     后援:锁住爱恋 氢气 若雪诗宇 榕榕


  相传,“收集齐全十五宝器者,能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

  陆朗清却宁愿从未与这些上古宝物有过任何牵连。岁月漫漫,凝视着阿惜的睡颜他时常在想,若不是被卷入那些封尘的往事,自己和阿惜的命运也许便不会是今日这般……



  “砰砰砰砰!”急促的拍门声吓得正在整理药材的紫萱指尖一抖。“姑娘,救人啊!”门外之人大声呼救,疾拍的力道愈渐没了轻重,震得整座屋舍都微颤起来。

  放下手中的凤凰尾一把拉开房门,紫萱对眼前半抱着另一男子、满脸焦急的陆朗清怒目而视。视线落在他怀中被长剑贯穿胸腹的陈潇然身上,转怒为惊:“你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竟要人性命?”忙闪身让开道路,任由朗清抱着这么个血人冲入自己的闺房。待陈潇然被侧放于榻上,紫萱一招利落的“普度众生”稳住伤势,接着便要动手处理要命的剑伤。“咦?是他自己插的?”察觉剑势不对,她皱起温和灵秀的柳眉,停了手上的动作。

  “你带他走吧。”紫萱竟下了逐客令。

  朗清一愣。济世救人慈悲心,净瓶甘露度群生。普陀弟子不是一向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么?怎么突然变脸、见死不救?

  见他不解,紫萱干脆地抱起陈潇然塞回他手上,小小的身躯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平静解释道,“普陀不救求死之人。”她决心毅然,用力把还未缓过神来的陆朗清推向门外。

  房门被“砰”地在眼前甩上,朗清瞪大眼睛、欲哭无泪。当真不救?这是劳什子鬼规矩!

  陈潇然,你不老实交代也就罢了,怎能一心求死?自己不过是出门接了封传信,他是从哪儿变出一柄长剑、绝然自尽的?

  那信来自长安。得知大唐官府弟子被扣押,程咬金竟难得先礼后兵,递信限陆朗清三日内把陈潇然送还。

  几日来用尽手段,朗清也没能撬开陈潇然的嘴。心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周幽师姐的下落,也敬他是条血性汉子,朗清早就有了放人的念头。正准备回房就放他走,怎料入眼便是长剑贯腹的陈潇然倒在血泊之中!

  凌雨露至今未归,采药怎会去了如此之久?好在阿惜的伤口已然复原,只是尚未醒来。这当口,陈潇然又出了事,紫萱偏偏又不肯救治,让他如何向大唐官府交代?纷至沓来的种种意外令朗清深头疼不已,恨恨地在心里大吼:陈潇然,算你狠!

  只得再去别的普陀弟子那里碰碰运气了!好在紫萱的“普度众生”暂且保住了陈潇然的性命,尚有向她人求援的机会!

  刚还晴朗的天穹忽就乌云遍布,暴雨倾盆而下。山中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不少普陀弟子走出房舍自发地手持发光之物前往各处巡逻,以防近日来活动频繁的妖魔趁机入山不轨。

  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朗清正想拦下这位沿着山路匆匆走来的的舞族弟子,就听她一声清叱一声“来者何人!”,眸光骤冷,挥动“秋水落霞”便要向自己劈来!

  怕是天色太暗,她将自己误认作妖魔了!朗清忙扭身躲开。却见她去势未停,直扑向自己身后的一片翠竹。柔弱的竹枝窸窣颤晃,果真有人藏身!舞族却是扑了空,藏身之人竟身法极快地逃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原来她不是冲自己而来,朗清定了定心神。“这位前辈,我……”

  “什么事等会儿在说,快帮忙追!”那姑娘打断他的话,看也不看朗清一眼竭力在微弱的光线中搜寻着。随手塞了张方寸所制的“雷电符”给她,一指前方的岔路命令道,“用它照亮前路,我们分头追去,必要擒住那装神弄鬼之人!”

  不待朗清推拒,她向空中发出门派入侵的警讯,然后步生莲花、疾步而去。赖住在普陀多日,又常受普陀弟子照拂,朗清终是不好坐视不理,抬步踏上另一条小路。

  凌雨露房中。挣脱了漫长的黑暗,顾念惜悠悠转醒,缓缓张开眼。

  师哥呢?这儿是哪儿?怎么四下无光、一片漆黑?她坐起身小心在周边摸索着。幸好随身的乾坤袋被人留在了枕边,无心细找的她索性扯开系带反提袋底、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倒在榻上。咕噜一声,泛着柔光的夜光珠滚落在一堆杂物之间。

  捧着夜光珠提履下床,没走两步她便脚下一滑。血!一滩尚新的血迹在微光中刺目地蔓延着,惊得她额穴一跳。师哥!不会是师哥出事了吧?

  不顾风雨大作,念惜奔出竹舍,没头没脑地冲入雨幕。

  幸好凌雨露所居之处离潮音洞不远,一路乱闯的顾念惜竟误打误撞地跑进了洞府之中。

  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观世音。饶是观照万法、蕴空自在的观音姐姐也不由得对这个几乎是滚跌进来、衣衫湿透鬓发散乱的姑娘皱起眉头。念惜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心思全扑在莲池前长身而立的熟悉身影上。“师哥!”开心地大叫一声,她不顾浑身滴水,丢了夜光珠便张臂扑去。

  闻声回望,朗清见到活蹦乱跳的师妹先是一愣,任由这个“水人”扑入怀中。怀抱的温暖激得被雨浇得冷透的念惜打了个哆嗦,朗清不由得心疼,挣出双手解开肩上的寒云轻裘裹在她身上,想要轻拍那瘦弱的脊背来安慰她的不安,却终是握拳放下。

  “师哥你去哪儿了?我看到血,还以为……”没了平日的跋扈,此刻她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异常乖巧。

  血?她只见到了血?房中奄奄一息的陈潇然呢?难道拼着最后一点气力趁机逃走了么?他这又是何必……自己已因神秘人之事在外耽搁了许久,此刻怕是他已逃出了珞珈山。雨如此大,又有妖魔蠢蠢欲动,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朗清对观音姐姐抱拳一礼,“晚辈还有要事在身,既然陆姑娘与贵派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我和师妹不便久居叨扰,就此告辞。”

  原来,他与晓月、弯月等普陀弟子合力捉住的竹林神秘“入侵者”是女儿村孙婆婆座下的女儿弟子,陆丝。陆丝自称来此是为寻找早先在普陀疗伤、却神秘失踪的师姐燕晓,不料突降暴雨迷失方向,又在黑暗中难辨敌友,这才与普陀弟子和追踪而来的陆朗清动了手,被擒来了潮音洞。

  陆丝坚信师姐就在普陀山中,青莲仙女却称燕晓早已不辞而别。陆丝画下告之她此事之人的相貌,众人看去,竟是失踪多日的凌雨露。

  “还望姑娘告之本门弟子凌雨露的下落。”她许久未归,观音姐姐不免担心。陆丝却坚决要以调查燕晓师姐住过的房间作为说出凌雨露下落的交换。

  既然陆丝刚见过凌雨露不久,想来凌雨露尚且安好,朗清放下了些许担心。正待离开,陆丝却忽然叫住二人,“少侠,劳烦陪我同去房中查探一番,可好?”

  她既咬定是普陀山弟子有所图谋藏起了燕晓,自然需要朗清和念惜这两个别派之人为作个鉴证。但朗清急着去找寻陈潇然,只得婉言拒绝。

  问出朗清急着离开是为陈潇然一事后,青莲仙女开了口。“陆少侠、顾姑娘,不如我普陀山派出弟子代为寻找陈少侠,你们先陪陆丝姑娘走这一趟,也好证我普陀山的清白。”点出几名弟子后,青莲仙女竟指派紫萱领队,想着她们人多势众的确比自己更适合寻人,朗清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份差事。

  到了燕晓的房间,陆丝给了朗清一枚精致的锦盒。一直赖在朗清怀中的念惜好奇地伸手去拿,却被陆丝眼疾手快地捉住手腕。见朗清面露不悦,陆丝忙松开手,尴尬地解释道,“姑娘身子尚虚,我怕打翻这盒珍贵的迷踪蝶粉,还是陆少侠代为细撒较为稳妥。”

  迷踪蝶粉是女儿村提炼出的追踪秘药,可以感应到女儿弟子的气息,在最近有弟子经过之处所撒的粉末会发出金光。可不大的房间遍洒此粉之后,却无一处亮起金光,看来燕晓已离开此地许久。

  “怎么可能?”陆丝喃喃道,“燕晓师姐身上带着女儿神器,必是普陀山众人垂涎我派至宝对其下了黑手,怎会到处都没有师姐的下落……哎呀!”陆丝脚下的地板突然陷落,离她最近的念惜忙施出“尘土刃”固化了地面稳住了陆丝的身形。

  这地板有古怪。陆丝蹲下身,试着一掀——当真掀开了地板露出个黑漆漆的地道来!

  纵身跃下,夜光珠已丢,全无准备的三人只得交替着使用火石照亮前路,勉强摸出地道,竟到了另一间普陀弟子的屋舍!却也不见燕晓踪影,陆丝只得带着朗清二人返回潮音洞去找日常负责弟子住行的青莲仙女问个明白!

  无奈之下青莲仙女道出了实情:是孙婆婆将当时走火入魔的燕晓托付给普陀山一边治疗、一边监视的。燕晓是唯一看守女儿重宝泪痕碗之人,她这一疯便在无人知道神器的藏处。原本想着治好她就送回女儿村,怎料不知何时她竟自己清醒过来,躲过监视离山而去。为防有心之人借机不利,普陀山只好瞒下此事,派出一直肩负监视重职的燕晓旧识——水涟漪出山寻找燕晓的下落。此事早与孙婆婆商议,只是陆丝这等女儿弟子尚且不知罢了。

  陆丝对青莲仙女的说法将信将疑,坚持去找水涟漪,与她一同寻找燕晓师姐。青莲仙女坦言本门最后一次收到水涟漪的传书是说她准备前往傲来国查探,话音刚落,陆丝就已施了个“移形换影”奔往傲来。

  “这陆丝姑娘性子实在是急了些,还劳烦二位跟去看看,别让女儿村与本门间误解更深、激化矛盾让别有用心之人有机可乘才好。”普陀之人怕是无一能得到陆丝的信任了,青莲仙女只得再次拜托朗清二人。见紫萱及其他前去搜寻陈潇然的普陀弟子尚未归来,朗清只得先帮忙走这一趟。但愿那位脾气大、性子差的陆丝姑娘还没有胡乱出手伤人……

   普陀山风雨大作,傲来国倒是天和气朗、烈日高悬。天公作美,世事却往往事与愿违。一路走来念惜的衣裳干得差不多了,头发却还乱蓬蓬地招摇着,朗清忍不住边走边匆忙地帮她挽了个发髻。刚束上银饰,就见陆丝出现在前方,正与一人动起手来。那人气质高贵,动作优雅,一手普陀招式使得行云流水、飘逸出尘,应是水涟漪无疑。只听她厉声质问,“与燕晓勾结之人竟是你!枉费孙婆婆一向对你器重信任!”一招“莲心剑意”过后,出手愈加疾厉。

  眼见陆丝愈渐不敌,朗清忙施出“黄泉之息”减缓了水涟漪的猛攻,“有话好说,两位姑娘勿伤和气!”

  “和气?”水涟漪冷笑一声,又是一招“苍茫树”挥去,“燕晓离开后便密谋对我普陀山不利,奈何身子虚弱且功力大减,不便亲自行动,躲了起来找了这个帮手实施阴谋诡计!”面对水涟漪的指责,陆丝也不辩解,全力出招。两人你来我往,一招一式都极尽好看却又凌厉无比。

  见无人肯听自己劝解,无奈之下朗清只得跻身战团,帮陆丝对抗水涟漪的猛攻。一掌“尸腐毒”拍在水涟漪身上,打得她娇躯一颤。“少侠切莫被她蛊惑!”不顾伤势,水涟漪手上动作不停只攻向陆丝,同时急急向朗清解释道,“我一路追查燕晓之事,发现她认定了普陀山有什么法子助其复原,动了歪心思设下连环诡计!当中详细尚未探清,我就被这位燕晓的帮凶——陆丝姑娘出手偷袭!”

  “师哥别打啦!”战团之外的念惜忽然开口帮水涟漪说话,“我刚问了这里的椰树,的确是陆丝偷袭了这位姐姐!”

  朗清不由得停手,退出战局观望。失了帮手,陆丝冷哼一声,也不多言竭力对抗水涟漪的攻势。然而接连受了“黄泉之息”和 “尸腐毒”的水涟漪动作渐缓,力渐不敌,她不由得恨极了不明状况、帮了倒忙的陆朗清。

  见朗清反复打量着陆丝二人却不再出手、两不相帮,念惜咬牙跃至二女之间。这位水姑娘虽与她素不相识,但草木不会说谎,她比对自己动过手的陆丝更值得信任!

  任由三女斗作一团,朗清仍在琢磨这水涟漪和陆丝相互矛盾的话,必有一人说了谎。自己和师妹是为寻找周幽师姐的下落而来,怎么净被卷入别门别派之事?念惜既然选择相信水涟漪,那便相信师妹的选择罢!“锢魂术”直击陆丝,朗清终于再度了手。

  面对围攻,陆丝眼看就要被制服,忙以“一笑倾城”缓住三人身法。只是一瞬,三人便挣开束缚再度搏来!停滞的这一瞬却已足够陆丝撒出暗器!她看准了气力尚虚的顾念惜可以作为突围之处,无数的顺逆神针尽数她的周身要害打去!

  朗清大惊,忙以“修罗隐身”罩向念惜!却是为时已晚!尽管机警的念惜用“炎护”抵御了大半暗器,仍是被几枚神针钉入肌体。那顺逆神针细若发丝、脊生倒刺,入体便顺着血脉游向心肺,极为厉害。念惜痛得闷哼一声,身体猛地缩作一团。陆丝趁机突围而去,逃之夭夭!

  “阿惜!”朗清箭步上千,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念惜。水涟漪也顾不得追捕陆丝,忙上前救治。半晌,笼在“普度众生”之中的念惜煞白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这暗器好生歹毒,不能直接取出而要顺势从别处逼出体外,你忍着点。”水涟漪道,凝眸聚神取出沾血的顺逆神针,弃置一旁。

  他们已在此耽搁了许久,不知还能否追上陆丝。念惜想要起身却被朗清制止,待水涟漪收了法术,他直接抱着师妹站起身。念惜红了脸挣扎了一下,两度受伤的身子却绵软无力,只得任由他横宝。

  忽见先前打过罩面的普陀弟子晓月疾步奔来,对水涟漪大喊道:“不好了师姐!门派受袭!不知从何而来的魔虫破坏了佛像,大批妖魔趁机围攻了普陀山!”

  “师父呢?”水涟漪忙问。

  晓月停住脚步气喘吁吁,“师父出山去找凌师姐了!紫萱师姐也还没回来!青莲姐姐正率余下的姐妹们合力抗敌,可妖魔实在太多了,水师姐你快想想办法!”

  一咬嘴唇,水涟漪恨恨道:“定是陆丝见事情败露,通知了燕晓提前偷袭!我们速速回山救援!”

  心知水涟漪是为了给阿惜疗伤才错过了预警的最佳时机,朗清忙跟上前,“我们随你同去!”

  点头应允,水涟漪也不含糊。此刻多一个人,便是多一分力量。

  陆朗清就这么一路抱着念惜回到普陀山,山周风雨也已尽散。跟在身后的晓月在心中嘀咕,这陆少侠到底是来帮忙还是捣乱的啊?带着这么个小拖油瓶可怎么出手抗敌……她却显然低估了陆朗清,早先与妖魔多次交手的他差不多摸清了妖魔的套路,就算怀抱一人,也成功指挥普陀弟子布施了封印法术,赶跑了此批妖物。大胜而归之后,晓月和水涟漪不免对他刮目相看。

  潮音洞中青莲仙女一边查看众弟子的伤势,一边对朗清等人讲述此次受袭的来龙去脉,“我普陀一向有观音姐姐庇佑,妖魔之流无法靠近。即便姐姐出山,也有藏于山中各处的佛像庇护。今日佛像竟全数被些莫名的虫子腐蚀毁去,众弟子刚刚清理了魔虫,妖魔便像约好了一样蜂拥而至,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幸有二位少侠帮忙,我普陀山这才免过此劫。来,让我看看顾姑娘的伤。”

  缓过气力的念惜早已从朗清怀中跳出,拽紧了披风的她却还是略显虚弱。见青莲仙女关怀,她摇了摇头,“我神木亦有独门疗伤秘法——星月之惠,姐姐还是先仔细查查是哪里被陆丝动了手脚吧。那些妖魔像被操控了一般,疯狂攻往后山,似有什么在后山对他们强烈吸引着?”

  后山?普陀弟子的居所?朗清仿佛想起什么,“难道是陆丝给的那些粉末……”念惜亦是面色一变,那时陆丝反应激烈地不让自己碰那些粉末,也许就是怕擅与草木虫兽通灵的神木弟子发现此粉有异!“可有那些魔虫的残尸?”念惜看向青莲仙女。倒还真有尚未处理的虫尸,一名普陀弟子拿予念惜。无需细看,念惜便已认出,破坏佛像的元凶正是这些刚刚孵化的腐蚀虫妖。

  那所谓的“迷踪蝶粉”,怕是虫卵无疑了!既然妖魔被引向他们撒过粉末的后山,只怕粉中不单掺杂了腐蚀虫卵,引魔虫卵也在其中!估摸着时间,引魔虫妖此刻怕是已经破卵而出!

  对付虫妖,师出神木林的念惜倒有几分把握。将猜测说予青莲仙女和水涟漪等普陀弟子,念惜和朗清赶往燕晓的房间证实。

  她们前脚刚走,就又有弟子来报,另一批妖魔大举来袭!

  好在朗清交代了对付妖魔的办法,一众普陀弟子悍然迎敌。

  而另一边的朗清二人也陷入苦战——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陆丝非但没有溜回女儿村,反而潜回此处、藏身于燕晓的房间,意图再施诡计令普陀山腹背受敌!不料,却被朗清他们撞破了阴谋!

  心知自己所长,念惜专心对付着虫灵虫妖,将陆丝交予朗清对付。可陆丝心思狠辣,竟不顾自身安危招招直逼念惜。到底是气浮力虚,一边消灭魔虫一边躲着陆丝暗器的念惜难顾双全,气息加重渐显不敌。面对陆丝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关心则乱朗清也慌了阵脚,深恐她那些以“满天花雨”淬过剧毒的暗器再度伤了阿惜。

  “陆朗清!你何必苦苦相逼!这是我女儿村与普陀山之间的恩怨,何不放我一条生路?顾姑娘可是要敌不住了,你我各自退让一步可好?”自知不可久战,陆丝放低态度好言相求,手中招式却狠戾依旧。

  冷哼一声,朗清不为所动,“你既借我之手撒下虫卵,此事便与我和阿惜有了关系!休再花言巧语,速速束手就擒!”他早已想通陆丝为何不自己布施虫卵却要自己帮忙——那些妖魔之物无法从身为人族的她手中汲取力量,只有借机沾染了他的魔族力量才能成功孵化!这姑娘心思如此之深,竟将自己这个唯一在山中暂住的魔族也算计了进去!

  就算心思再缜密,手上功夫不过硬也还是不行。终于解决了妖虫的念惜腾出手来与师哥合击,陆丝终是还是败下阵来,被二人生擒。

  她却冷静异常,怪笑道,“你们不过是白费力气,燕晓师姐的目的已经达到!凌雨露已经出现了!”

  什么?陆丝此前说见过凌雨露竟是假话?她们的目的,竟是凌雨露本人?不好,快找到水涟漪告知此事!

  捆了陆丝到潮音洞,却发现洞内空无一人,莲台前只留了一封信笺。信中说,青莲仙女已率全部普陀弟子去前山御敌,紫萱也已找到陈潇然,将人送回了大唐官府,要朗清二人见信后勿要惦念,可以先行离开。但带着陆丝,他们又如何走得?只好出洞去寻到普陀众人,将她交付再好辞行。

  不多久便在竹林中望到了水涟漪的身影,她盘膝而坐,身前对站着两位女子。护着水涟漪的那位黑衣素饰、发髻高绾的高华女子令念惜眼前一亮,此人正是她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凌雨露姐姐!而敌对的那个姑娘与陆丝装扮相似,面若芙蓉,身似轻燕,有着不输于凌雨露的精致面容。“燕晓师姐!”陆丝脱口而出,念惜慌忙捂住她的嘴。

(接下楼)

评分

参与人数 3人气 +90 贡献度 +397 收起 理由
虫虫° + 50 + 397 活动收录,感谢参与哦。#96
锁住爱恋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氢气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23: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好在水涟漪等人并未发现距离尚远的他们。朗清隐约听凌雨露冷冷说道,“真是难为你了,为要引我现身,如此算计费尽心机。但你早已功残身败,勉强使用泪痕碗的力量只会伤之更甚,还妄想来抢夺华光玉,真是痴人说梦!”

  “我何必硬抢。”燕晓盈盈一笑,当真是俏丽无双,“你再不拿出华光玉救治,怕是要眼睁睁看着水涟漪香消玉殒了!”

  银牙一咬,深谙此道的凌雨露当然比燕晓更清楚师妹的伤势。微微侧转,嗔怪地对水涟漪说,“这就是你的昔年好友!你处处手下留情,她却招招索命,若非想要引我用华光玉为你疗伤,怕早就对一路追踪、察觉阴谋的你下了毒手!”不过她倒真是犯了难,若去救水涟漪,燕晓势必趁着二人治伤无法轻动而出手;若是先料理了燕晓,水涟漪必会重伤不治有性命之忧!

  此战,虽实力悬殊,燕晓却稳操胜算。

  只是她料不到,会有陆朗清等人这一变数!念惜死死捂住陆丝不让她向燕晓发出警告,朗清用“修罗隐身”匿了身形,悄悄接近。待他现身已在燕晓身后不足一尺!冷地丢出“判官令”,正中背心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普陀弟子不是尽数去抵御妖魔了么,凌雨露怎会还有帮手!燕晓难以接受自己精巧绝伦的连环之计出了如此纰漏,捂住胸口不甘地瞪着陆朗清。

  凌雨露也意外朗清的到来,却知他能敌过功力大减且受了重伤的燕晓,也不客气,盘膝便坐为独自强撑了许久了水涟漪治伤续命,把战局留给朗清应对。

  “师姐!”眼见燕晓毒计落空、马上便会满盘皆输,陆丝终于挣脱了念惜的束缚,拼着生生接下一记“荆棘舞”,竭力扑护燕晓!

  念惜忙以“雾杀”拦截,却反而助了陆丝一臂之力!借着雾气,陆丝抛出无数蛇虫鼠疫,趁机救走了燕晓!

  毒雾散去,朗清和念惜发现不仅那对女儿叛贼不见了踪迹,就连刚以华光玉之力救回水涟漪、功力暂失的凌雨露也被她们趁机掳去!

  好不容易清理了拦路的蛇王虫妖,竹林里哪还有了陆丝等人的踪影!该往何处追去?念惜急得直跺脚,银铃脆响。

  却听低处有人虚弱地开了口,“顾姑娘,陆丝所携魔虫,可是出自你神木林?”

  “是!”念惜咬牙承认,紧接着辩解道,“可我们神木门人心思纯净、隐居避世,万万不会与她们勾结!那些一定是她偷来的!”

  摇了摇头,水涟漪虚弱得很。“我并无指责神木之意,也相信贵派的清白。追溯这些魔虫的来处,不过是想问问姑娘,身上可带有专门追踪魔虫的蜂虫?”

  蜂虫?虽也产自神木林,但专对的魔虫并不常见,念惜又怎会带着这些用处不大的蜂虫。不过水涟漪的办法倒是点醒了她——虽无蜂虫相助,但普陀山植被丰茂、翠竹丛生,能与草木通灵的神木弟子何须定要蜂虫引路?抚上一株翠竹,以额轻抵。一整片竹林竟随着她的呓语无风自动,发出辽远绵延的簌簌声响,磅礴之势震得朗清望着此刻仿若精灵仙子的念惜定定地出了神。

  “她们去了国境东南。”念惜退步放开翠竹,一切随她的放手恢复原样,林风静止。“师哥,发什么呆?水涟漪姐姐已经追去了。”

  被她一推,朗清才回过神来。心虚地不敢看向她纯净的紫眸,他疾步奔赴她所指的方向。

  普陀弟子的自愈能力果然了得,一边赶路一边自疗的水涟漪已是恢复了七八成功力,当先与陆丝战作一团。薄唇紧抿,目光清冷,怒气未消的她招招竭力、不再念及故交情面对这个女儿叛徒留情 。

  燕晓任由陆丝和水涟漪死斗,在一旁顾自一枚接一枚地将顺逆神针生生按进凌雨露的心口。“凌雨露!救了水涟漪之后我只慢了一瞬,你就把华光玉藏到哪儿去了?为何搜遍你全身也没能找到!”豆大的汗珠从凌雨露额头滚下,她却忍住痛呼紧闭双眼,咬紧牙关不理会燕晓的逼问。燕晓戾气暴增,“只有你能救我,也只有我能救你!凌雨露,你别不识好歹!若你这般不肯配合,我必将在泪痕碗中所见你的所作所为公诸于世!”

  听她提起女儿神器泪痕碗,凌雨露终于张开眼,“你何必执着。若非你舍弃了七情六欲,又怎会让泪痕碗孕育出心魔燕晚!如今燕晚已逝,你便永世无法恢复功力,再不会是女儿村的第一人!华光玉可修复世间万物,唯一不能修复的,便是生灵的情感。你就算得到华光玉,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私藏神器、暗算普陀、你已是女儿村的罪人。回头是岸,你交出泪痕碗请罪去罢……”刻骨的剧痛让凌雨露的目光渐渐迷离,燕晓却仍不罢休,摸出更多暗器加以摧残。忍着剧痛凌雨露一把捉住了燕晓的手腕!

  朗清二人终于赶来,合力制止了燕晓。“阿露,你怎么样?”眼看着凌雨露咬牙自己逼出体内多种暗器,朗清关心地问。

  轻轻摇头,凌雨露面色缓和下来,身上的伤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复原!念惜惊讶得瞪大眼睛,赞叹道“普陀法术竟如此高深厉害!”

  哼笑一声,被擒的燕晓不屑地嘲讽道,“这哪里是普陀的法术,小姑娘真是见识浅薄,分明是华光玉的力量!凌雨露,你到底把它藏哪儿了?”

   凌雨露盈盈起身,恩慈地继续劝解:“燕晓,回头是岸。” 那边,水涟漪也终于拿下了陆丝。

  “我燕晓一生漂泊,无以为岸!你所谓的岸、所谓的佛,不过都是你们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劝我回头,你不也垂涎泪痕碗的力量、四下打探它的下落么?今日输于你手,非我技不如人,而是你们以多欺少罢了!想要从我身上得到泪痕碗?做梦!”燕晓的五官扭曲起来,毁了原本极为好看的皮相。她狠决地一头撞向身旁盯着凌雨露圣洁面容流着口水走了神的念惜,负责擒她的朗清忙放手去护,怎料这不过是个虚招,身势一偏燕晓便冲向远处!

  凌雨露拔足欲追,却被燕晓扭身丢来的一物砸于脚前。那物碎落一地,闪动着罕见的流光溢彩。“哈哈哈哈!”燕晓狂笑道,“这就是你苦苦追寻的泪痕碗!给你便是!凌雨露,你我后会有期!”

  女儿神器泪痕碗,就这般被摔个粉碎?就连陆丝都被惊得张大嘴巴,全然忘记了倾力追随的燕晓自己就这么毫不留情地被抛下、燕晓独自逃生!

  拾起一片碎盏细看,凌雨露叹了口气,“是假的。”

  假的?怎么和凌波城一样,用假神器骗人啊……想起雷厉那臭小子,念惜不由得哼了一声。

  “她怎么还不死心,今后不知还会惹出哪些祸事,为害三界。”凌雨露望向燕晓逃走的方向,神色忧忡。

  水涟漪情绪复杂地皱起眉头,“师姐,都是我的犹豫害了你。下次再与燕晓相遇,我必不会再心软。”

  “凌姐姐,你多日未归,我师哥好不担心哦。”目光在朗清和凌雨露之间滴溜溜地打转,念惜才不管什么泪痕碗什么华光玉,她关心的只有师哥。见朗清刚才那般关心凌雨露,还亲昵地称她为“阿露”,她不由得吃味,忍不住出言调侃。

  一向不谙男女之情的水涟漪却没听出她话中的醋味,不识趣地接了话,“是啊师姐,你为何躲着本门弟子不肯回山?师父都亲自出山寻你去了!而且,而且姐妹们都说你已经,已经……”

  “已死,对吧。”无视水涟漪等人的神色巨变,凌雨露神色平静,高华的面容未起一丝波澜,“没做,我的确是个已死之人,也没有面目再回山。还请师妹转告师父,逆徒凌雨薇尚需再借用华光玉几日处理些生前憾事,此后定会完好归还,亲自向师父谢罪!”

  “师姐……”水涟漪震惊地盯着凌雨露,心中翻涌着太多疑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干动了几下嘴唇,终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轻浅一笑,凌雨露转向念惜。“你就是小阿惜吧?常听朗清提起你。”缓缓抬手抚上她的头发,凌雨露的目光温婉柔慈,“这髻定是朗清替你梳的,这般毛躁。”顾自解散了乱盘于头顶的葡紫色长发,凌雨露手指灵动,竟迅速为念惜编了个精致的发式,不知何意的念惜任由她将银饰取下,重新装点于发间。

  心脏攒痛得握紧双拳,又无奈地松开手指。朗清看着凌雨露异常淡定的言行,不愿相信这位多年故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离世,此生缘尽。

  水涟漪对着凌雨露深深一礼,不再多言,转身押解陆丝回山复命。

  阿露身上到底发生了何事?燕晓提到在泪痕碗中看到了她的过往,可与她的死有关?看来,需往女儿村一趟,探查究竟……天罡印、华光玉、泪痕碗,上古神器接连现世,三界恐有大乱将生。那周幽师姐的失踪,会不会也与本门神器有所关联?

  一路种种,千丝万缕。极力推衍的朗清想要理出个头绪,却愈觉混沌、心乱如麻,就连凌雨露悄然离开都没有察觉。

  若注定自己和阿惜被卷入神器引发的三界乱事,那天命难违,坦然面对便是!只是,阿惜为此已屡屡受伤,自己今后就算拼上性命,也不要让她再受到半点伤害。朗清暗暗在心底起誓。

  他不要阿惜像阿露一样,只是一个交错,便再无可挽回……

丹丘信云远,安得临仙坛。 瘴江冬草绿,何人惊岁寒。

可怜亭亭干,一一青琅玕。 孤凤竟不至,坐伤时节阑。


【华光玉 · 完】


  个故事说完,两人均闭口不言,陷入沉默。

  “凌前辈可否是朗清前辈喜欢过的人?”半晌,蛮儿轻问。

  洒然一笑,陆朗清摇头否认。“我此生,只喜欢了一人。”他望向仍在梦中、毫无生气的顾念惜,目光满满的都是柔情。“只可惜,我们都太晚才看清自己的心……”
  
—=★ 朗清风月 · 未完待续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氢气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4 23: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あ蛮儿あ 于 2015-7-7 15:22 编辑








· 肆 ·
【昆仑镜】别后犹恐忆相逢
(预告)




[卷一 · 神器] {本卷}
  《朗清风月》 ≮壹·天罡印≯《平生不解谋此身》≮贰·华光玉≯《琅玕坐伤时节阑》≮叁·泪痕碗≯《遮莫临行念我频》......(未完待续)

[卷二 · 奇妖]
  ≮鲛人≯《沧海月明 西梁梦断》≮超级青鸾≯《青鸾杳不回》≮狼≯《有财》≮幽莹娃娃≯《蜉蝣(上)》≮幽莹娃娃≯《蜉蝣(下)》≮曼珠沙华≯《浮生负(上)》......(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氢气 + 20 后援团来报道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00: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援团来报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后宫团!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09: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王,截稿时间过啦!!!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不是14号24点么?我是14号23点发的呀~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09: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剑仙这个头像蛮拼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脑补了“不要叫我大王,叫我女王大人!”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6: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的内容...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我发现自己写文特别墨迹的毛病了#15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6: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楼主萌萌哒我来看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说萌萌哒的一定是在骗你的~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6: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楼主萌萌哒我来看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是楼下骗你的对吧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6: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蛮儿萌萌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原来骗楼上的人是大叔你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7: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援团来报道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你是我的皇后~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5 19: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既想马上看到结局又不想看到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放心吧,拖延症的出稿速度。。。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6 21: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羡慕会写文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我好羡慕你们会画画的#15求点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6 21: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嗷呜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6 21: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一堆踩点的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揪出来挨个打屁屁么#17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GMT+8, 2018-10-22 01:1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