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29|回复: 13

【神来之笔】《朗清风月》『壹』天罡印——平生不解谋此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12 21: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图文:あ蛮儿あ     后援:锁住爱恋 氢气 若雪诗宇 榕榕


  坐在繁锦溢香的花藤下,盯着手中的信笺发呆。

  野净山气敛,林疏风露长。砌兰亏半影,岩桂发全香。每个拜入神木林的新徒,都要在完成入门仪式后拜会本门的巫影祭祀,接受神木恩泽的洗礼。而我却找遍每个角落,都没发现祭祀的居所。

  “新入门的小师妹?”终于有师姐路过,发现了我的茫然。

  直到踏入两界山,我也没能想明白为何祭祀不住在族内,却要在这人、魔两界分划之地久居。但师姐告之来此寻找,必是无疑。

  果然,山顶处有座清简的小院。推开院门,大理石桌旁背向而坐之人寻声回望。那人鬓眉斑白,脊梁却英朗地挺直着,握着茶盏的手指纤细幼白好似娇弱美人,指节有力的弯曲却泄露出一身不俗武艺。

  他起身向我招手。

  一啸生风雪,长歌动寒霜。即便已近暮年,那股风流勾魂与清冷拒人矛盾糅合的气质也从这一个简单的举手投足尽显无余。

  想起临行前师姐的种种嘱托,双手叠覆,我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递上拜帖:“神木门徒蛮儿见过朗清前辈。”

  “随我来。”他点头示意,转身走入茅屋。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类的拜访。

  屋内的陈设与清简的院落截然不同,竟是从未见过的一片绚丽冰雪。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当中那张整块寒冰雕砌的圆形栖榻。榻上铺着厚软的镂花冰蚕丝帛,彻骨的寒气盘聚于牀头的扇状节串冰晶,将枕着冰瓷花结警枕安详沉睡的人儿笼罩上一层微薄寒雾。

  彩裳共云天,无风自婀娜。那是神木一族的巫影祭祀,顾念惜。

  我不自觉地一抿唇,告诉自己,她还活着。尽管,她像极了一具被冰封的,尸体。

  朗清前辈走到栖榻旁的翡翠心叶香几跟前,小心翼翼地点燃香几上的五枚熏槽,随后招呼我坐下。我这才发觉,这香几架于地裂之上,烘烤着香料的正是喷薄出地裂的地狱烈火。而那些熏香细嗅辨来,竟是千年保心丹、回春龙沙散、金石返魂丹、小还丹和紫心玉露丸。香几和熏药的摆放,像极了巨型的五龙丹!

  而这“五龙丹”,是为了唤醒沉睡的神木祭祀。

  顾念惜每天只清醒半个时辰,如此这般,已有二十余载。寒冰栖榻停驻了那些睡去的光阴,令她看上去仍是碧玉年华,与本是不惑之年、却貌近花甲的陆朗清扞格不入。她与他的时光,背道而驰。

  见我紧盯着祭祀若有所思,朗清前辈推过一盏清茶。“时辰尚早,阿惜不会这么快醒来。小姑娘,要不要听我说个故事……”



  磷光闪烁,幽冥境界,一座融入黑暗的拱桥横跨于浊浪奔涌的黄泉之上。桥头一端,伫立着一位拄杖持盏的佝偻婆婆,正无奈地望着不远处蹲着的小小人儿。

  只见那人无聊地用拨弄着脚边的曼珠沙华,不时扯下几株、摘下几朵搓弄。若不是她有着枯木复苏的本事,阴曹地府这点少得可怜的植被怕是早就被她拔个精光了。

  每日她在此等人,都要折磨这些花草。反复目睹如此“惨剧”的孟婆只觉胸中憋闷,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小阿惜,你过来。”

  被称作阿惜的姑娘微微一怔,应了一声起身走来,手中的残枝断叶被随手丢回地上。却见那些破碎落地重生,在微弱光芒中重新伸展出妖娆的茎蔓。是神木林的神奇力量。

  “婆婆,你唤我?” 广袖褶裙、紫青层叠,银饰繁复,环佩琳琅。她赤足走来,无数细碎的银铃随着腰肢的款摆发出清亮的脆响。

  孟婆费力编了个理由,“等了好一阵儿了吧?想必是口渴了,来来来,喝碗汤……”

  一声轻笑,那笑声竟比银铃更加悦耳。顾念惜显然不信这套说辞,“婆婆,您的汤可乱喝不得。”

  陪了几声干笑,孟婆当然不是真想让她喝下这忘尘之汤。“最近国境可不太平,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还总往酆都跑?”

  “您是说那些莫名聚集的各派弟子么?”念惜眨眼想了想,“灌江口本就比邻国境,凌波弟子出入频繁也属正常。至于天宫弟子,显圣真君一向听调不听宣,大抵是替托塔天王向他传什么天庭圣令吧。”

  摇头,孟婆的神色竟有几分忧忡,“只怕绝非如此简单,似乎大唐官府也在附近逡巡,刚刚还捉了个凌波弟子去见玉帝。也不知那弟子惹了什么祸事,他师父二郎神出面都没能将事情压下,一伙人都闹到天庭去了。”

  来的路上的确看到好多人闹哄哄地往境外去了,想不到婆婆的消息如此灵通。那些人中似乎还有个眼熟的身影……不待她想起究竟是谁,就被眼前一闪而过的人影打断了思绪。

  熟练无比地一把扯住那人衣袖,顾念惜甜甜地叫了声:“师哥!”

  被拽停脚步的人眉头一皱,扭身看来。只见朗眸剑眉、狼耳银发,冷峻洒脱、气宇轩昂,当真是朗月清风之姿。正是地藏王座下狼族弟子,陆朗清。

  为何神木林门人会称阴曹地府弟子为师哥?这要从巫奎虎尚未接任神木林掌门之时说起。三界之人皆可拜两位师父,一是门派掌门,二是各路侠士。巫奎虎少时游历江湖,收下了朗清和念惜这两个徒弟。后接掌神木一门,被一并带回的念惜自然也成了本代弟子中的首席。她却一向没有大师姐的样子,被师父宠得骄纵任性、横行无忌。每日完成师门任务后都被打发到地府找师哥朗清带着修行,想来巫奎虎也被她闹的头疼得很。

  陆朗清也怕了这师妹,垮下一张俊脸极力挣脱、几欲逃走,“阿惜,今日师父交代了重要事情,你自己去找点乐子,明日再来可好?”

  “地藏王?同样是师父,我也是咱师父交给你的‘任务’,不行!陪我去西梁转转,听说鱼市出现了罕见的鲛珠……”念惜鼓腮瞪眼,死死拉住朗清不放。

  用力扯出衣袖无果,朗清欲哭无泪,“地府出事了!长安的连环命案被指皆是本门周幽师姐犯下的恶行!偏偏她又突然失踪,大唐官府整日闹着要地府交人,师父这才派我去寻师姐下落……”

  “你骗人!”打断朗清的话,念惜拽得更紧了些,“我刚刚还看见周幽姐姐跟着一群人往境外方向去了,哪里失踪了!”她终于想起那个熟悉的赤色倩影所为何人。

  朗清瞪大了眼睛,“真的?你看见了师姐?”

  在得到肯定后,陆朗清不再挣扎,反而拖着她的手大步向外走去,“走,我们去追。”

  目送二人出了酆都,孟婆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对冤家啊……

  虽知一行人的目的地是天宫无疑,但怕周幽中途离队,二人还是一路询问着土地公公及各色路人,沿着境外小路追到了西牛贺洲。过了长寿郊外,抵达天宫入口之时,传送天将却说并未看到狐族女子经过,想来周幽没有同上天庭,也不知是在何时走散的。

  一时之间断了线索。略一思忖,朗清决定还是先去天庭打探,想来那些人中应是有人与周幽相识的,不然她也不会无缘无故与之同行。只得去找他们询问一二了!

  携着念惜踏入凌霄宝殿,朗清被眼前的一团混乱吓了一跳。只见层层叠叠的天兵天将团团围住仙葩莲池,激烈的打斗声和争吵声从包围中传出,遮住了原本清祥雅秀的仙乐。

  “敢做不敢认,凌波城净是你这等无胆鼠辈!我们让你背黑锅?你师父丢了天罡印不也让你背黑锅么?”只听一声娇叱,音色清亮悦耳,言语却无比锋利。“竟敢侮辱我师父?凭你也配!”有人怒斥还击,一头红发随他的跃起冒出”人肉围墙”,让朗清看清了事主之一的容貌。游侠红尘里,豪情动九天。红发下的面容竟出奇的稚嫩,挥杖睥睨的身姿却凌厉无比,隐有凤凰之姿。

  “煌火金翎、金石覆额,手持长杖凤翼流珠,想必他就是被押解来此的凌波弟子雷厉了。”朗清转头对念惜说道。却发现,念惜不见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果然!只听两声脆响,有什么兵刃击打在寒冰上。“别打啦!先告诉我,你们有谁认识周幽姐姐?”

  她是什么时候钻进去的?这隔开打斗的神木绝学“冰川怒”又是怎么施展出来的?凌霄宝殿是禁施法术的她不知道么?不然怎么这么多天兵天将也搞不定那几个小毛孩?视线搜寻之下,朗清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冰川竟引自莲池圣水……偌大的莲池此刻全结了冰,一向娇惯的圣莲瞬间被冰寒之气吞了个干净,尽数枯化一团。

  这下可糟了!不顾脑子的翁响,他急忙拨开傻掉的兵将,挤到师妹身边低声喝道:“快解了法术!复生圣莲!”

  一向不听话的念惜终于从凝固的气氛中发觉自己闯了祸事,乖乖服从师哥的指令。目睹池水复位、圣莲重生,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这女娃娃,真是不知轻重……咦?那个引发大乱的罪魁祸首、凌波贼子,怎么不见了?

  竟是趁乱脱逃了!负责此次押解的天宫弟子瞬间变了脸色,和刚才动手的那两名大唐弟子一并追了出去。念惜忙抓住其中一人执着追问,“哎你们还没告诉我周幽姐姐去哪儿了啊!”本门法术学得稀松平常,她这自学成才的“鹰爪功”却炉火纯青,那天宫弟子竟被她擒住,不耐烦地解释道,“那狐女是吧?是和大唐官府的人一块儿来的,你问他们去!”说罢拼着衣袖断裂,匆忙挣脱追向殿外。

  趁着天庭之人还没反应过来追究念惜的错处,朗清递了个眼色,想要拽着她一并溜走。却听宝座之上的人开了口,“慢着……”

  刚才打了起来都未掷一言的玉帝竟叫住了他们!朗清在心底发出一声哀嚎,阿惜,我可被你害惨了……

  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冠上了放跑恶犯的罪名,不得不去把雷厉捉拿归案。朗清勉强搞清了事因:近日传出了凌波城看管的神器——天罡印现世的传闻,大唐官府和天宫弟子均赶来国境调查,却在凌波城下的杨家村内莫名死于非命。伤人手法皆似凌波所为,二郎神却说近来收束弟子无人外出,绝与此事无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唐弟子撞见雷厉出现在本门弟子的血案现场,正巧有天宫弟子在附近逡巡,便助大唐弟子擒了人,交于玉帝定夺。那雷厉却说他是奉了师父之命出城调查,出了城门不久便看到有人倒于血泊之中,救治无果后正想喊人帮忙便遇见了将他当作凶手的众人,无人可证其清白。本就不甘受冤,又被大唐官府的一名女弟子辱及师门,这才在大殿上就动起手来。

  “师哥,我觉得那雷厉说得不像谎话。”念惜一脸认真,心情丝毫不被丢出南天门这一丢脸之事影响。叹了口气,朗清无奈地看着她,“先把人找到再说吧,只要长得好看你是不是就都觉得一定是好人?”

  吐舌,“当然!颜值高就是值得信任!不过我们不是找周幽姐姐么,怎么变成找小帅哥啦?”

  “还不是你惹的祸事!”朗清没好气地解释道,“先且不说寻不到他们就问不到师姐下落,单是玉帝怪罪下来,你我师门怕都要因此而受牵连!”

  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念惜乖巧地跟在师哥身后亦步亦趋道,“那我们去哪儿找?”

  “逃回师门可能性极大。去凌波城,找显圣真君问问。”陆朗清抬步走向灌江口。

  二郎神杨戬素有战神之称,号曰“二郎显圣真君”,天生神力、一身傲骨,修为已臻化境。率灌江口众神于灌江口开宗立派——凌波城,欲将一身绝学尽皆传与三界侠士,共护天下安宁、以正三界之序。

  朗清他们也是第一次拜会如此人物,不免心中澎湃。到了凌波城,二郎神却只说不曾见过雷厉回来,二人只得匆匆告辞。

  “师哥,这杨戬会不会是为了包庇雷厉,故意推说不知道的?”走在杨家村的山路上,念惜突然问朗清。

  朗清挑眉一乐,“哟,显圣真君也颜值颇高啊,你居然能清醒地怀疑而不被美色迷惑。”忍不住调侃道,“且去别处找找吧,总觉得那雷厉就在附近,逃不远的。”

  “二位少侠,可是在寻人?”突然出现的黑色身影把朗清和念惜都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只见说话之人垂首敛肩立于路旁,宽大的斗篷将他完全罩住,面容也被挡斗笠挡了个严丝合缝。若非他开口,怕是路过之人都会只当他是一块石雕而完全忽略。

  听声音,应是年岁不小,朗清试探性地称了声“前辈”,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是?”

  “在下杨歧,杨家村人士。”他动了动,惊得念惜向后撤步,警惕地盯着这个来历不明之人。“若是寻人,你们快些从这里上去吧,有几人已先你们追去了,还有一伙妖魔也跟了过去。作为村长,在下正要入城向门主汇报此事,恐怕无暇陪二位同去。可你们若再不追,怕要来不及了……”他从兜里中伸出一只手,摇摇指着不远的一座小山。

  “上山去了?”朗清皱眉。尽管自称杨歧之人形迹可疑,却如他所说,的确没工夫追究他的来历和话中真假。当机立断抱拳一礼虚谢,他拉着还在上下打量杨歧的念惜向所指的方向追去。

  施着“叶隐”加快身法,念惜仍琢磨着杨歧之事。“师哥,那人不对劲。杨家村的草木对他皆无爱意,他绝非是个爱村护民的好村长!”神木林弟子有着与草木通灵的本领,想来她的推论不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引我们上山,只有到了那儿才能知道。”朗清倒仍十分淡定。

  转上山,穿过一瀑帘洞,又见一团混战。雷厉等人皆在其中,杨歧竟所言非虚。姑且不管天宫、大唐官府及凌波城三派的纷争,朗清二人加入战团,与众人合力消灭渐成包围之势的一众妖魔。这些妖魔不知哪儿得来天罡印的消息,竟冒险潜入杨戬的眼皮底下,意欲强夺。

  好在几人皆非善辈,尽管妖魔大军数量强大,却终被齐力镇压。除了较晚赶来的陆朗清和顾念惜,雷厉等人无不精疲力尽,打坐调息。“师哥,这些妖兵来得蹊跷。”念惜低声与朗清说道。朗清点头,也压低声音,“此处如此隐蔽,若非有人指引,绝不会如此轻易找到。”说到“指引”,两人同时想起一个刚刚指引了他们之人,异口同声道,“杨歧!”若真是他有意为之,只怕是想将朗清等人一网打尽,但他显然没料到二人的加入反而逆转了局势,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多谢二位援手,”雷厉喘着粗气来向他们道谢,“天罡印还是交还我凌波城保管为好,还请行个方便。”他摊掌索要,朗清二人皆是一愣。

  什么天罡印?我们一来就帮你们打架了好么,哪儿见过什么凌波神器!不待二人反驳,雷厉终于想起他们并不知情,忙解释道:“形势危急,我怕混战中丢了至宝,便悄悄将它藏在这位姑娘的腰袋之中了……”说罢伸手向念惜腰间探去。

  朗清猛地打开他的手,念惜也警惕地向后一跳。雷厉终于察觉自己此举不妥,不由得讪笑,“情急之下,姑娘勿怪。”

  撇嘴翻了个白眼,念惜摸向袋中,还真掏出个金闪闪的物什。那物五六寸方圆,式样古朴,下刻古书撰写的怪式符文,流转着祥光异彩。竟真是凌波城至宝、十五神器之一的天罡印!

  此印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盯来,念惜却不打算就这么轻易还给雷厉,轻抛把玩着不知盘算着什么。

  雷厉顿时变了脸色,沉声道,“还请姑娘速速归还。”

  “这东西既然在我手中,那便是我的,你可要拿等价的东西来换。”狡黠地眨眼,念惜倒不是真稀罕这神器,只想逗逗眼前的少年,“不如,你叫声姐姐听听?”

  从小在凌波城长大的正派少年哪经受过这般调戏!顿时,雷厉小脸涨得通红,乱了方寸,慌忙想要越过挡在念惜身前的陆朗清抢回天罡印。朗清哪会让他伤害师妹,自然动手格挡,念惜亦向后一跃,嬉笑着躲开了。

  不料,洞石湿滑,她一个着陆不稳竟将天罡印甩了出去!眼见宝印便要击在石壁之上摔个粉碎!突然有人伸手劫住了此印!

  “多谢这位小妹慨赠,神器我便收下了!”一直伺机而动的大唐弟子陈潇然终于抓住了机会,竟夺印而去!与他同行的那个身轻如燕、飘逸灵慧的燕族师妹也机警得很,见师哥得手瞬间便施了个“千里神行”,随之一并没了身影。

  雷厉尚显稚嫩的一张俊脸此刻被气得五官扭曲,“你怎么能把天罡印交给他!”他指着念惜,怒目而视。

  “我……”没料到出此变故,念惜也傻了眼,一时之间无从辩白。

  怎容他人用手指着师妹的鼻尖,朗清的表情变得比雷厉还凶,“若不是你动手去抢,阿惜又怎会失手!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天宫和大唐官府都是有备而来,你我怎会是对手?不如立即回城去找你师父,让他出面索回天罡印。都知道东西在哪儿了,还怕找不回来么?”

  “也只能去找师父了!”狠狠地一跺脚,雷厉认命地领着二人下了山,返回凌波城。

  听闻天罡印被夺,杨戬却不甚上心,只说派首席大弟子去追查,便打发了他们三个。天宫是要再走一趟的,毕竟雷厉还有嫌疑在身,朗清二人的任务也是带他回去复命。想不通师父为何不把寻回神器的重任交给自己,雷厉此刻有些灰心丧气,心不在焉地应下了陪他俩去凌霄宝殿澄清来龙去脉的差事。

  没走两步,雷厉猛地止步,调头回走。“不对,不对!”

  “有什么问题?”不知他是怎么了,朗清他们也只能跟着他改变了行进方向。

  疾步向前,雷厉闷头解释道,“天罡印向来存放于本门宝库之中,由梅山六圣看守。刚才我们去通知他们加强戒备,师叔们却都信心满满、满不在乎。”

  听他这么一说,朗清也察觉出异样。念惜恍然大悟,“他们的反应,简直和杨戬一模一样!”

  有问题!这几个结拜兄弟之间,绝对有猫腻!

  凌波城的家事,朗清他们本不便插手。奈何得知雷厉要潜入凌波宝库探查一番后,念惜两眼冒光,非拽着朗清一同加入这个犯了门派大忌的计划。朗清无奈地跟着他俩一路东躲西藏、隐蔽行迹。尽管百般不情愿,还是出手帮忙合力撂倒了宝库守护兽,这才成功抵达了偌大宝库的核心藏室。念惜觉得好玩跟着胡闹也就算了,雷厉身为本门弟子,深知事情败露的严重后果还敢这般胡来,当真是个有勇无脑、率真执拗的傻小子。

  看到三个一模一样的天罡印完好无损地放在供台上,散发这同样的金光。三人傻了眼。“小娃娃,你们凌波城的宝物,是随手可捡的石头么?哪儿来这么多神器!”说罢,念惜不死心抓起各印仔细分别,却徒劳无果。真正的天罡印必然只有一个,被夺的想来是假印无疑,可眼前这些,哪个又是真的?

  真假已不重要,神器完好无恙便好。溜出宝库大门,三人齐舒了一口气,幸好没被发现。尚未站稳却听到一声暴呵:“何人夜闯凌波!”

(接下楼)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 +85 贡献度 +397 收起 理由
虫虫° + 50 + 397 活动收录,感谢参与哦。#96
筑风御雨 + 5 我就来看看
阿熙。 + 10 您好,您发布的内容已违反官方论坛版规,请 ...
锁住爱恋 + 20 小师妹 美美哒#89

查看全部评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1: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心道一声“惨了”,认出师父声音的雷厉正想走出阴影、伏罪领罚,却见红衣少女被无形之力量拖出藏身的巨石,狼狈地跌在了二郎神面前。

  赤发火尾、形娇态媚,认出她身份的朗清差点跳出去!

  竟是阴曹地府失踪多日的门徒,周幽!

  幸好朗清被念惜拼死拽住,此刻可不能暴露啊!要认人,也要先绕到安全地带,再光明正大地走出来!

  也不想因自己的冲动而连累雷厉,陆朗清压住失控的情绪,跟着雷厉的指引向山门溜去。

  隐约听见周幽气喘吁吁地说:“我……我……我是来,大唐,大唐,陈潇然他……”

  原来,与她相识的,是那大唐官府一袭白衫、一纸折扇的逍族弟子,刚刚夺印逃去的陈潇然。

  想不到他们携印离城不久便中了妖魔的埋伏,被困在大唐国境做殊死搏斗。尚未与之汇合的周幽见形势不妙,当机立断赶来距离最近的凌波城求救。

  而救人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正巧”回城的雷厉身上。

  “师姐,好巧!”不愿本门丑事外扬,朗清尽量平静地上前与周幽“招呼”。周幽脸色一变,退步欲逃,无奈念惜等人已相互配合,形成包抄之势,阻挡了一切可逃的退路。

  强压下翻滚的情绪,周幽咬牙切齿说,“救人要紧!”率先领着朗清等人赶往国境。想来在二郎神的眼皮底下,为保颜面师弟是不会出手的。

  陆朗清也配合得极好,一脸平静地随她离开凌波城。雷厉虽不懂其中隐意,倒也猜出了八九分,匆匆拜别杨戬便跟了上去。还没出山门,却见又一受伤之人跌了进来,是凌波本门弟子、早先跟着首席大弟子一同去追回天罡印的其中一人。“师父,我们也被妖魔伏击了!”

  杨戬忙出手救治,一边沉吟道,“这分明是想将大唐弟子被围剿一事嫁祸于我凌波城头上!雷厉,你们速去救援!”

  应了一声,雷厉亢奋地冲出城门。师父终于对我委以重任了!他满心欢喜。

  “二位少侠,我那徒儿一向鲁莽,还麻烦你们一路看照,勿要中了敌人的圈套!”二郎神当真了解他这一根筋儿的徒弟,好言托付。

  朗清和念惜只得还了个虚礼,急忙向外追去。刚才瞥见周幽和雷厉一并出了城,可别逃了!

  她显然是躲着地府之人的,但担心陈潇然安危,想来会带雷厉前去。所以,陆朗清只能加快步速,杜绝她溜走的可能!

  被二郎神拖了那么一下,果然来晚一步,妖魔已然溃走,周幽也不见了身影。

  “周幽姐姐呢?”念惜忙抓住雷厉询问。不料却被一把甩开,雷厉此刻的心思完全不在她们身上。一把揪住陈潇然的衣领,雷厉厉声质问,“为了保命,你们竟把天罡印交了出来?”

  难怪苦战这么快就结束了,原来并非雷厉厉害,而是妖魔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鸣金收兵。

  “咳咳咳,他们都使得一手凌波术法,我还以为是你们派来的……”陈潇然已无力挣扎,脸上涨出两朵病态的嫣红,身上的伤口崩裂开来,全然没了刚才的潇洒俊朗。

  “你们不是机关算尽夺我凌波至宝么!怎么如此轻易就……不对!这是遗祸江东之计!夺印只是做做样子,你们故意让天下人知道天罡印是在凌波城看管,如此便没人再打它的主意了!这般,就解除了‘得天罡印者得天下’的谣言对唐王的威胁!”想通各种关节,雷厉的手不由得一松,原本被半提起的陈潇然重重地跌在地上。

  又是一阵猛咳,知雷厉已然心思清明,陈潇然不再多言,反而半撑起身子在人群中四下打量,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见状,念惜一声俏哼,一把推开半蹲在他身旁的雷厉,上前勾住陈潇然的领口半提着继续逼问,“快说,周幽姐姐和你什么关系?她去哪儿了?”

  机智的陈潇然果断选择装昏,眼珠一翻、垂首闭目,一副“别想我说一个字”的架势。就连雷厉炫耀地说出“可惜你拿的印是假的,和真印一模一样而已”都咬紧牙关默不作声,憋得额旁的青筋直跳。

  他这般耍起无赖,连一向自诩赖皮无敌的念惜都没了办法,只得先用上好的金香玉拍在他伤口上保住小命,盘算着怎么撬开这个唯一线人的嘴。

  雷厉需马上回城向师父报平安,朗清扛起“昏迷不醒”的陈潇然,准备带着念惜与他就此别过,去天宫复命。念惜却支支吾吾,露出一脸不想走的样子。“那个,师哥,难道你不想看看真的天罡印么……”

  “不是和假的长得一样么?”朗清皱眉。倒也由她去了,虽说雷厉有勇无脑,保护一个顾念惜倒也不难做到。只是原本想留她在郊外看守陈潇然、自己上凌霄宝殿的,毕竟“绑”着大唐弟子上殿很难解释的通,看来只能先把这个麻烦安置了……

  忽地想起一个合适地方,既离此处不远,又有朋友能帮忙照看一阵子陈潇然!抱拳一礼,“雷兄,我师妹就拜托你照看了!虽说那些妖魔阴谋败露,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来找麻烦,但万一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护她周全!”见他神情严肃,雷厉忙猛地点头,郑重应下。

  “阿惜,你看完真印就速来普陀山找我。我先将陈潇然托付给普陀友人,便去天宫复命,随后马上赶回普陀与你汇合。若我慢你一步,你就先去凌姐姐那儿小等一阵儿,千万别再乱跑。”朗清不放心地交代着。

  念惜眼睛一亮,“凌姐姐?是常帮你看诊的那个好漂亮好漂亮的凌雨露姐姐么?”

  这小丫头还真是男女通吃啊,只对漂亮的容颜印象深刻。朗清无奈地点头确认,目送着念惜蹦跳着跟着雷厉渐行渐远。

  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忐忑,她不会又闯下什么祸事吧……担心也没用,正事要紧,相信她也有自保的能力。朗清颠了颠肩上的陈潇然调整到比较舒服的姿势,不理他的忍痛闷哼,大步向普陀山走去。

  另一边,雷厉和念惜眼见就踏入城门,却在杨家村与凌波城交际之处中了伏击!

  拼死将念惜护在身后,雷厉只有一个念头:我答应了陆朗清要保护她!就算死,也不能让她在我死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念惜虽在他的死护之下尚未受伤,却也法力将竭,勉强撑起“炎护”格在二人和一众妖魔之间。

  就算早就猜到自称“杨家村村长”的杨歧与妖魔统领勾结,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敢在城门之外堂而皇之地动手!用力按住右翼上的伤口,雷厉竭力举起“凤翼流珠”遥指着杨歧,大声喝问:“你们杨家村一直托庇于凌波城,为何恩将仇报?”

  “托庇于二郎神?”杨歧发出一声阴森的怪笑,“若不是他残害我杨家,李世民那个逆臣贼子怎会起兵称帝!若不是杨戬从汾阳宫中盗走天罡印,我曾祖又怎会被逼自缢、丢了江山!”

  原来,他是隋炀帝之曾孙、明皇后裔,听信了“得天罡印者,必为贤君保江山”的说法,将国破家亡全数怪罪在二郎神头上,完全不承认一切都是杨广过度依赖天罡印,荒淫无度、滥用民力造成的。

  “你打不过我师父的!”尽管身受重伤,雷厉眼神里依然充满了桀骜,“想必巡城的星值已然发现了这里的异常,正赶来救援,你等鼠辈就等着引颈就死吧!”

  不料杨歧笑得更大声了,“我就是要用你们引来二郎神!他不离开凌波城,军师他们怎么能进入宝库盗走真印呢?还多亏了你小子,我们才能知道天罡印的下落!”扭头吩咐,“小的们,为了答谢这位雷公子,你们可要动作利落点!”

  什么?他们竟兵分两路、调虎离山!而自己不仅是诱饵,还是导致真印暴露的祸因!雷厉脸色惨白、失了力气,“铛”地一声长杖滑落砸在地上。念惜举杖强撑着法阵无法抽身去扶,眼看站不稳的雷厉剧烈颤抖几欲失去神志,急得大喊“你慌什么!不是还有梅山六圣看守宝库呢么!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你倒下我怎么办啊喂!”可无论她怎么叫喊,满脑子只有深深自责的雷厉还是软软地跪坐在地上,不住呢喃着,“师父……”

  没了雷厉的保护,妖魔群起而攻,很快就打破了“炎护”的屏障,向他们二人扑来!

  银牙一咬,念惜忍住心底不住的咒骂暗道:拼了!大吼一声:“血雨!”

  力竭倒下之前,模糊看到窜个白衣人一刀挥向杨歧,侧脸似乎颜值不低……

  啊喂我还没看清!眼睛你不要闭上睁开啊好歹再让我看一眼这个丰神俊朗的画面!尽管内心竭力抗拒,皮肤尽裂的她却再控制不了身体的任何一处,勉强在听到“休得张狂!杨歧你被利用了,你所说的军师已盗走天罡印一个人逃走……啊!好徒儿,你没事吧?”

  二郎神,你怎么才来……将这对师徒咒骂了个遍,念惜终于失去意识,跌入一片黑暗。

  往天宫复命归来的陆朗清匆匆返回普陀山,推开凌雨露的房门就见到了躺在福禄鸳鸯榻上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顾念惜。

  “这怎么回事儿!”忍不住大声咆哮!阿惜怎么被包成了粽子?这是受了多重的伤?雷厉呢?臭小子就是这么保护女人的么?“雷厉!你给我滚出来!”

  见他双拳紧握、双眼喷火,还在为念惜疗伤的玄族女子轻拍蝶翼,叹了口气,“人早走了,说什么去追回逃走的杨歧还是天罡印?你们这群臭男人,就知道什么烂摊子都往我们普陀山丢!”

  “你是?”见她眼生得很,朗清忙问,抬眼搜寻着本该在房中的凌雨露。

  “师姐去给你的宝贝师妹寻药了,我叫紫萱,被她抓包过来看顾这丫头的。”她模样看起来比念惜还小,口气却如此老城,与那一副稚嫩面孔极不搭调,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可靠。

  搭着榻沿坐下,心疼地看着昏迷不醒的阿惜,朗清压下暴走的情绪低声问,“她还好吧?治得了么?”

  紫萱不由得白了这个关心则乱的狼族男子一眼,“就没我普陀山治不好的伤!这丫头不过是强施了神木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刚烈法术,保证过几天就还你个完好无损的师妹。”玩味地看向一旁的雕花贵妃卧上同样双眼紧闭的陈潇然,“不过那位,还真治不。”

  噗嗤!听她提及自己,强自装昏许久的陈潇然终于没忍住,泄了声。

  看来他是装不下去了。阿惜还要静养几日,用“严刑逼供”来打发时光倒也是极好的……毫不手软地抓起伤口未愈的陈潇然,陆朗清威胁道:“劝你老老实实交代出周幽师姐的下落,免受皮肉之苦……”

笑矣乎,笑矣乎。

君不见沧浪老人歌一曲,还道沧浪濯吾足。

平生不解谋此身,虚作离骚遣人读。


【天罡印 · 完】


  “难道祭司出了意外,并没有醒来,成了现在的样子?”蛮儿忍不住问。

  摇了摇头,不复当年意气的陆朗清轻啜了一口盏中清茶,缓缓说道,“阿惜不久便痊愈,可惜那时我们没能问出周幽师姐的去向,反而被卷入另一场阴谋……”

—=★ 朗清风月 · 未完待续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30 收起 理由
阿熙。 + 10 您的主题帖没有实质内容,已经对帖子删除, ...
锁住爱恋 + 20 颜值高就是值得信任!#89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2 22: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あ蛮儿あ 于 2015-7-7 15:22 编辑








· 肆 ·
【昆仑镜】别后犹恐忆相逢
(预告)




[卷一 · 神器] {本卷}
  《朗清风月》 ≮壹·天罡印≯《平生不解谋此身》≮贰·华光玉≯《琅玕坐伤时节阑》≮叁·泪痕碗≯《遮莫临行念我频》......(未完待续)

[卷二 · 奇妖]
  ≮鲛人≯《沧海月明 西梁梦断》≮超级青鸾≯《青鸾杳不回》≮狼≯《有财》≮幽莹娃娃≯《蜉蝣(上)》≮幽莹娃娃≯《蜉蝣(下)》≮曼珠沙华≯《浮生负(上)》......(未完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30 收起 理由
阿熙。 + 10 您的主题帖没有实质内容,已经对帖子删除, ...
锁住爱恋 + 20 蛮儿 美美哒#89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2 22: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一集更新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小鲜肉#89
あ蛮儿あ + 20 我榕~抱~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0: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颜值高就是值得信任!点赞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比如帅杨洋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0: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蛮儿萌萌哒。。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40 收起 理由
锁住爱恋 + 20 大叔 么么
あ蛮儿あ + 20 火柴大叔#15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4: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蛮→_→   ..快生日了诶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咱俩是同一天#15马上又要老一岁了呜呜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14: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觉得第一段最优美  加了文字对话之后就一般了。。已经不看这么浓烈的古风了,不过依旧支持。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呃谢谢~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2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蛮儿么么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树叶么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22: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风

哦哦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抓住大神一枚~雨姐抱~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3 22: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头像好长好酷炫!

查看全部评分

欢乐新服:海阔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4 10: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wqwwwwwwwwwqw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这是哪个星球的语言捏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4 15: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撒波狼与馒头的反串图萌萌哒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会有这一情节的嘿嘿!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16 19: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颜值高就是值得信任!!!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0 收起 理由
あ蛮儿あ + 20 嘿嘿虫妈也认同么~

查看全部评分

丁磊化身神秘体验师,“网易大神”Beta测试开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梦幻西游》电脑版官方论坛

GMT+8, 2018-10-22 01:2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