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0429|回复: 79

[三界兵谱]     擒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6 09: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四月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1 16: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的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这个话题,从04年开始接触梦幻,接触这个陌生却让我从此无法自拔的游戏和环境,后来分分合合,断断续续离开回来回来离开。   后来大学又开始玩梦幻,也许从那时起真的就是对这个游戏产生了依赖了吧。无法言语的一种感觉。慢慢的认识了很多人。虎哥宁儿成光白菜大漠黄昏夕阳各种各样的人,慢慢的也从一个萌新变成现在的老油子 但是不变的也许就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总能想起来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感谢梦幻让我认识你们,感谢梦幻让我们从不认识变成认识,从陌生变成熟知。也许这个对于我来说不是一个游戏了吧,也许是另外一个家。我可以有什么不开心开心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跟你们说你们讲,也许这就是我们还坚持在梦幻原因吧。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十多年不离不弃的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 20: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楼主给个150法杖-碧海朝生武器动图,或者图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 20: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09: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很老套很老套的故事情节,但我还是想写,写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写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少年,这种正义感甚至成为了他的一种信仰,信仰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但不论信仰什么,都不该太过偏执。



他叫剑侠客,星芒成员之一,是个孤儿。父亲在他出生不久就离开了他们母子,母亲在他七岁的时候去世。

七岁那年,他开始学习着一个人生活,之后不久,他离开了那个破败的家,沿街乞讨,在之后……

他叫剑侠客,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

今天,是他二十岁的生日。而他,却在墙角里睡着了,身边有一把残破的断剑和一壶老酒。酒壶倒在地上,一滴一滴的渗出里面的酒,沁人心脾,很香,很香……

酒是好酒,人却如此邋遢,满头长发似乎已有几个月未曾梳理过,如杂草般随意的生长在头上,一张脸满是污浊,已看不清原本的轮廓。从那单薄的衣衫下可以看出他身材消瘦,但却很有质感,给人以其内蕴含无穷力量的感觉。

一阵风吹来,风中似乎夹杂着什么,在这寂静无人,昏暗的巷子里显得格外诡异。突然一阵破风声袭来,剑侠客倏然而醒,单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抓,一张白纸出现在其手中,他摊开手掌,展开白纸,只见上书:萧云!在白纸右下角泛起淡淡的星辉,这是星芒的印章。

这是一个人的名字,而出现在这张纸上的名字就代表着这个名字的主人将在不久的将来遭遇刺杀,而接到这张纸的人就要去执行这个任务。

剑侠客揉了揉额头,陷入短暂的失神状态,这个名字给了他太大的震撼,因为这个名字、这个人就代表着一座高山,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江湖中有一个传说,一个关于萧云的传说,这个传说太奇诡,奇诡到让人不敢相信,但却没人不信,因为创造这个传说的人叫萧云。

三十年前,萧云的名字第一次被人所熟知,就震惊了所有的江湖中人,因为他干了一件事,他杀了当时的天下第一高手——怀有情。虽然他也重伤,但,他始终还是胜了。这是一个奇迹,一个世人不得不认可的奇迹。

这是一个奇迹,却不是传说,传说是在他出道之后的三十年间发生的,那是一段闻之欲泣的传奇故事,但却不是剑侠客的故事。

剑侠客从失神状态中回复过来,摇头轻叹一声,震碎了白纸,右手在身边摸索着,终于找到了酒壶,拿起来仰起头大口喝着,看样子不像是喝酒更像是喝水止渴。

半壶酒下肚,剑侠客似乎又有些晕乎,浑浊的双眼中不时闪过一阵光——璀璨夺目的光。他又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梦,那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个如山岳般大的躯体怒撞一座仙山,随后山崩地裂,随着画面变换,最后出现十二把仙兵,在之后,画面开始模糊,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一股黑雾溢出一缕消失在天地之间。

二十年来,剑侠客已数不清做了多少相同的梦,从最初的震撼,到如今的麻木,已经历了太多次。多到他已不愿在去想它。于是,他便不再想它,开始思量着该如何去完成刚刚接到的任务,这是一个极难的任务,几乎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但他却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个任务,因为他信奉的是正义,而星芒在他的心中就代表着正义,绝对的正义。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09: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贞观五年,六月初五。

剑侠客赤身裸体,从东海湾的海水中走上海岸,一头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衬上那一张坚毅的脸庞,显得异常精神、帅气,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刚正不阿的气质。穿戴好衣衫,剑侠客从怀中取出一纸书信,信中记载着这两月间查探到的萧云的踪迹。

一字一字,认认真真的看完所有文字,剑侠客震碎了书信,在次出发,这次的目标是建邺城。

六月初五,黄昏。建邺城酒店。

剑侠客坐在酒店最里面的角落位置,默默的喝着酒,吃着肉,却极其认真的听着他人的谈话。这时,门外又来了一人,这人头戴斗笠,身穿黑衣,背上斜背着一把乌黑铁剑,在酒店中环顾一周,最后直直的向着剑侠客所在的那张桌子走去,剑侠客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继续饮酒吃肉。

黑衣人在剑侠客桌对面坐下,拿起桌上的另一个酒杯,端起剑侠客的酒壶,倒满一杯酒,浅尝一口,不等剑侠客有所动作,低声道:“你在找他?”

“他”可以是任何人,所以剑侠客缓了缓动作,抬起头望着他。

黑衣人又道:“你不妨跟我来一趟。”说着,起身离去。

剑侠客看着他干脆、利落的转身,下意识间就要跟上去,虽然他不知道他所说的“他”到底是谁,但他还是要跟过去,因为他毕竟还年少,虽然经历过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事情,但还是会有好奇心。

他一边跟着,一边打量着黑衣人。“那把剑应该是玄铁所致,那么分量定然不轻,然而观其身法,却显得如此轻松,一身轻功倒也江湖罕见。”剑侠客心中思量着。

那黑衣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剑侠客会不会跟着,竟一次都未回头过,又行了一段路程,来到一个村庄里,黑衣人倏的一个闪身消失在剑侠客的视线之中。

剑侠客停下前行的身子,四顾打量着,此时天色已暗,村子里已没有村民,但从村子里的房屋中亮起的灯光来看,这个村子还有着不少的村民。就在剑侠客仔细观看的时候,黑夜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老者,那老者弯着腰,拄着拐杖,满脸的皱纹甚至能夹死苍蝇,但偏生双眼却很清澈,如孩童般清澈。那双清澈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看着剑侠客,似乎在看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女。

剑侠客被这种眼神看的颇不自在,皱了皱眉头,以至于就连老者如何出现的也未曾注意到,冷哼一声:“你是何人。”

老者不答反问:“听说你是来找萧云晦气的。是吗?”

剑侠客正了正神色,认真而严肃的说道:“正是。”

老者冷笑,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宇间浮现一阵黯然神色,悲戚道:“你可知他是何人?”

剑侠客闻言一怔,随即辞严义正的说道:“该/杀之人。”

老者眉头间的皱纹似乎更浓了,冷哼一声,道:“无知小儿。”

剑侠客闻言,怒从心起,喝到:“我敬你年长,但也容不得你如此羞辱。”

见他神情,老者洒然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施施然的转身离去。剑侠客一个闪身,来到老者身前,道:“你到底是何人?”

老者神情一凝,抚须笑道:“你还是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世在说吧。”

“身世…”剑侠客身形一滞,半天迈不动脚步,思绪又回到很久很久之前……

“吱呀。”

一声轻响把剑侠客拉回了现实,他循声望去,只见一家农户的房门被打开,屋里探出一个脑袋望着他,这是一个中年人的脸,被时光刻下了岁月的痕迹,只见他把剑侠客从上到下认认真真的审视了一翻,而后说道:“小兄弟是来走亲戚的?”

剑侠客愣了愣,醒悟过来后摇了摇头,道:“不,不是。”

那人又问:“那刚才和小兄弟谈话的是?”

剑侠客挠了挠头,道:“我也不认识…”随后又补充道:“不过他好像认识我…”

中年人愣了愣,好像在理清其中关系,片刻后咧着嘴笑了起来,挠了挠头,道:“那还真是奇怪。”话锋一转,又道:“眼下天色已黑,小兄弟若是没有去处,不如来我家休息一晚?”

剑侠客见他诚心邀请,心下一暖,道:“方便吗?”

“没事,没事,随我来吧。”中年人领着剑侠客来到自家庭院,指着庭院中简陋的桌子旁边的孩子,道:“这是我儿子。”随后又指着旁边的妇女,道:“这是我家女人。”然后拉着剑侠客坐在凳子上,指着一桌饭菜,道:“小兄弟还没吃饭吧?”

剑侠客摸了摸肚子,尴尬的笑了笑,来时虽然在酒店里吃了些,但一路走来耗费不少力气,难免会饿。

中年人让那女人又拿来一双碗筷,道:“粗茶淡饭,小兄弟别客气,慢慢吃。”

剑侠客到了声谢,道:“大哥真是好心肠。”

中年人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起来,随后又拿过一个酒杯,倒了杯酒递到剑侠客面前,道:“自家酿的酒,小兄弟要不要尝尝?”

剑侠客端过来在鼻前闻了闻,道:“好酒。”说着一饮而尽。

中年人看着他喝完一杯,又倒了一杯递过去,暗中却对着女人眨了眨眼,然而只顾喝酒的剑侠客却全然没有注意到,女人会意的点了点头。

两杯酒下肚,空着的腹似乎被点燃了火一般,火辣辣的,剑侠客大笑:“这酒后劲还挺……”

话未说完,噗通一生趴在桌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09: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剑侠客在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他睁开眼,揉了揉眉头,站起身打量着这间房屋,只见一间屋子极为宽敞,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旁只有一张椅子。在向房屋四壁望去,除了一扇门,其余的都是书架,摆放着一本又一本的书。

剑侠客皱着眉头,努力的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不由的感到一阵郁结,他走到门前打算推开房门,却发现怎么也推不开,他退后三步,提气一股真气,一掌击出,木门随之碎裂,但让其绝望的是,木门之后竟还有一层青铜所铸的大门,门上贴着一张白纸,上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剑侠客顿时气结,疯狂的推翻了一座书架,却发现书架之后竟是石壁,又推翻了剩下的两座书架,在发现之后的石壁之后才彻底的死心。颓然倒地而坐,不禁为之前的大意而感到惭愧。

“哎…”剑侠客仰天长叹,随后取出身后的酒壶,又开始喝了起来,心中感慨道:“还好,没有把我的酒拿走。”又摸了摸身后背着的断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不知过了多久,山壁上方的一个小洞口射下缕缕银辉,剑侠客斜靠着桌腿,望着银月,竟慢慢的睡了过去。

星光流转,岁月变迁,剑侠客又一次醒来,山壁上方的洞口射进的光告诉他天已经大亮,突然他眉头一皱,似乎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猛然回头,只见在其身后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丰神如玉的中年人,一张脸棱角分明,高挺的鼻子如若刀削一般,整个人站在那却如那巍峨不动的高山,给人以巨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猛然间看到这张脸,剑侠客神色一凛,脱口道:“萧云!”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是我。”

剑侠客沉下心来,道:“很好,我正要找你。”

萧云的心也沉了下来,道:“你没看房间里的书?”

剑侠客漠然道:“哼,拿/命来。”话音未落,剑已刺出,奇诡的身法,奇诡的剑法,没有人能看清他这一剑是如何刺出的,也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身子是如何动的,就那么突然的,突兀的改变了无数个姿势,刺出了无数剑。

萧云始终都是萧云,始终都是那个创造奇迹的萧云,所以萧云依旧活的好好的,但他看着剑侠客的眼神却充满了悲伤,似乎正经历着人间惨剧。

剑侠客自出道以来,未曾尝过败绩,然而此时却有种坠入悬崖的溃败感,自己使出浑身解数竟然连他的身子都碰不着,这是多么大的实力差距,这是多么的不自量力?一股寒意自他内心深处升起,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情绪,那把铁剑无声的抖动着,突然泛起一丝红芒,闪电般的顺着他的手心侵入他的身体。

萧云只顾陷入悲伤,并没有注意到这眨眼即逝的红芒,他最后看了眼低着头的剑侠客,随后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剑侠客双眼中红芒一闪,一股无敌的杀意射出,身子不自觉的动了起来,直直的刺出一剑,简简单单的一剑,但却拥有着无与伦比的速度,在这一刻,剑侠客似乎已经化成了一道光,与此同时,只听噗的一声,剑侠客已经出现在萧云身前,双眼中的红芒渐渐暗淡,他看着萧云,心中似乎闪过一丝落寞,如同十三年前,母亲去世的那一刻。同时他也看到了萧云那夹杂着半分不可思议,半分欣慰的神色。

那丝落寞似乎刺透了他的心,很痛很痛,他看着身前慢慢倒地的萧云,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只听萧云呢喃道:“你…为…什…么…不看..那些..书?为…什…么?”随后/死/去。

剑侠客将他的尸体轻轻的放在地上,走到房中,随意的捡起一本书,翻开,仔细的看着。看着看着,他就被书上所记载的内容惊呆了,这竟然是萧云三十年来所记的日记。一部分记载着剑侠客从出生到如今的故事,一部分记录着星芒这三十年所执行的任务以及背后的资料。

“原来,你竟是我的父亲。”剑侠客呢喃着,同时他也知晓了星芒这三十年来的真面目。

星芒成立于五百年前,星芒的创始人本着斩妖除魔,维护人间正义的理念创下的星芒,在五百年来一直有条不紊的持续着,然而到二十年前,星芒的当代执行者却为了一己私利,将星芒变成了自己追逐欲望的工具,萧云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现象,本欲揭发,但却被执行者反咬一口,无奈之下,萧云只好独自面对这个藏于暗中的组织。他曾多次暗杀执行者,但却都无功而返,只因执行者掌握着传说中的天覆阵。

知晓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剑侠客萎靡不振,时而痛哭,时而大笑,整日疯疯癫癫,似乎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疯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09: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贞观五年,七月初九。傲来国药店。
“主上,萧云已死,剑侠客…”语声顿了顿,又道:“已经疯了。”

“很好,把他带过来。”

“是,主上。”

贞观五年,七月初十。江南野外。

“真没想到,你竟如此狼心狗肺,萧大侠一生行侠仗义,竟惨死在你卑鄙手段之下。”说话的是一个满脸皱纹,但一双眸子却格外清澈的老头子,他单手拄着拐杖,单手指着身前的黑衣人,剧烈的咳嗽着。

“各为其主,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黑衣人头戴斗笠,声音冷漠而低沉。

“你暗中在他的酒中下迷药,却又对萧大侠谎称他已看过房中的书籍,让他们父子二人刀剑相向,你,你…咳咳…..”老人情绪激动,大声咳嗽着,一张脸因愤怒而憋的通红,指着黑衣人的手臂颤抖不停。

黑衣人闻言,神色略显低沉,心中似乎在争扎着什么,突的冷笑道:“事已至此,我已不得不这么做了。”

“他,他已疯了,难道,难道这样,你们,还不肯放过他?”老人大口喘气,急促道。

“我说过了,我只是奉命行事。”黑衣人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语声更加坚定。

“萧大侠当年救我于水火,我怎能看你欺辱他后人。”老人说到“我”字时,身子已经动了,说到“你”字时,拐杖已经临近黑衣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6 09: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贞观五年,七月十一。长安城。

“小疯子,不洗澡,狗狗全都追着咬,吓得疯子直尿尿,小疯子,不洗澡,狗狗……”一群孩童围着一个蓬头垢面、疯疯癫癫的少年,唱着不知谁编的童谣。

少年疯子时哭时笑,茫无目的的走着,身上不知何时被人扔满了烂菜叶子,一双无神的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不知在看着什么,或者说在期盼着什么……

“嘿,小疯子,你饿吗?”一个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男子走到他的身前,晃着一个鸡腿,轻声说道。

“饿…”少年疯子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鸡腿,然后摇了摇头,呵呵笑着,道:“不饿,不饿,小疯子不饿。”

“嘿,小疯子,那你想喝酒吗?”黑衣人又拿出一壶酒在少年疯子眼前摇了摇。

“酒,酒,我,我要喝酒,喝酒,喝酒,嘿嘿,酒。”少年疯子傻笑着接过酒,紧紧的抱着,怎么也不肯松手。

“只要你跟我走,我天天都给你喝酒,好不好?”黑衣人说。

“好,好,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贞观五年,七月十二。傲来国药店。

“主上,剑侠客已经带到。”黑衣人道。

“很好,你先下去吧。”说话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他正端坐在一张桌前,轻轻的磨着药材。

待黑衣人退出去,老人端着磨好的药材,倒了些水进去,和着一起搅了搅,端到少年疯子的最前,说:“喝吧,喝下去就不痛苦了,你就能忘记一切了。”

“我要喝酒,我不喝这,我要喝酒,喝酒。”少年疯子傻笑着。

“喝完了,我就给你喝酒,好不好。”老人慈眉善目,细声细语的说着。

“不,不要,不要,我要喝酒。”少年疯子似乎有些急了,愤怒的似一只小绵羊,啪的一声将药碗打翻在地。

老人大怒,一巴掌拍在少年疯子头上,直拍的他头破血流,旋即怒喝道:“本想用这勾魂散控制你的心神,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用狠招了。”

少年疯子被这一拍,似乎清醒了些,痴痴笑着,道:“原来,所谓的正义真的是这么肮脏,哈哈,这么肮脏,哈哈哈哈。”

老人闻言一愣,脱口道:“你,你没疯?”

少年冷哼,道:“我弱不如此,怎能见着你,怎能在没人保护你的时候见着你?怎能知晓你的真面目?怎能揭晓你丑恶嘴脸?”

老人神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恶狠狠的说:“就算是这样,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

少年疯子剑侠客轻叹一声,道:“不试试又怎会知晓?”

老人不再言语,缓缓的走向剑侠客,突然一拳击出,恍惚间,剑侠客只感觉,这一拳似乎就成为了这天地间的唯一,还未等思绪反映过来,已被重重的击在胸前,剑侠客只感觉喉咙一甜,随即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剑侠客的身子也如那断线的风筝一般,在狂风中摇曳,狠狠的撞在墙壁上。

然而,即使如此,这一拳的力道仍旧未消,只听砰的一声,墙壁被生生震碎。

许久,剑侠客艰难的站起来,抽出身后背着的剑,但还未等他刺出那一剑,老人的拳头又一次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剑侠客瘫软在地上,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老人得意的大笑,看着剑侠客的躯体,不屑的吐了口口水。

他叫剑侠客,他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但他信仰着正义,他相信正义,所以他相信星芒,这一点他从未怀疑,从未怀疑,然而……他的信仰欺骗了他、蒙蔽了他。

但,正义,依旧存在。

剑侠客内心呼啸着,那把断剑同样呼啸着,抖动着。一抹红芒闪现,越来越浓,剑侠客身上流出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铁剑吸收着……

异变突起,只见剑侠客的身体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辉,光环带着他的身子慢慢的漂浮起来,光环越来越亮,已然刺的人睁不开眼。

这刺人眸子的强光不知持续了多久,已没有人能在这一刻记得住时间,即使是那白发老人也不能,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彻底的愣住了。

地上那抖动着的铁剑这时颤抖的更加厉害,突然如被磁铁吸住一般,电一般的飞进那团光中,光辉慢慢的成型,竟赫然是一把剑。此剑型如鱼骨,伸缩随心……

老人瞪圆了双眼,一连不可思议的呢喃道:“这,这,这,竟是传说中的擒龙剑,你竟是擒龙剑转生,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话未说完,已被一剑刺穿。

擒龙剑静静的浮在空中,似乎在眺望着远方,又或是在期盼着什么……

擒龙剑的素材竟然找不到,没办法只好自己跟着感觉走了,一篇下来可以说是一气呵成,费了10个小时才写完,呼,累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09: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无言地等待,想到好声音里面的那首歌了

喜欢看美文 加油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09: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纳尼,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09: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10: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默默的水一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10: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留名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10: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记者稿我喜欢,没有华丽的图。
期待下一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10-6 10: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10: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挺好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6 10: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要发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