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4168|回复: 45

[小说] [短文小说] 十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3 11: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斜剑指残阳 于 2012-9-20 09:20 编辑



            
无言有话说:这个世界上似乎有太多的无奈,有太多的悲哀,这不是个人力量所能改变的,毕竟我们不是小说中的主角,不是古来罕见的奇才,我们只是一个小人物,但小人物如果有一颗大人物的心,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那么我们就已经不平凡——有些事,我们坚持了,努力了,即使最终失败,或许会伤心,会难过,但至少不会遗憾。毕竟,伤心难过只是暂时,遗憾才是永远。


             北俱芦洲的风比以往更刺骨,银装素裹的大地上难以见到活物,就连那终日生活在北俱芦洲的白熊也不知躲在何处避寒去了。

             寒风呼啸声似乎更大了,然而在那遥远的雪白的大地上却有两个小黑点缓慢的移动着,随着时间往后推移,那两个模糊的小黑点已经慢慢的露出轮廓,若是此时有三界中人在此定会惊呼起来,因为走在前面的那个男人正是消失十年之久的小剑。

             虽然时至今日已经过去十年之久,但你若是在人群之中提起小剑,那么定会引发一阵沉默以及随后的叹息声。

             那么小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呢?

             其实,小剑也没什么太过出众的地方,只不过在他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就被遗弃了,从此成为一个孤儿,然而好运的是他碰到了外出归来的程咬金,于是他成为了程咬金的义子;只不过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熟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不过在他六岁的时候就已经能与当世国手对弈;只不过在他十岁的时候,程咬金对其如此评论——此子天赋近妖,古来罕见,对于日后江湖不知是福是祸。

             然而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却归隐山田,学农耕、捕猎、打渔,过着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生活。

             之后三年,他似乎完全沉寂了,彻彻底底的化为了一个普通的农夫,就在所有的目光从他身上褪去的时候,他却又一次震惊世人。



             据可靠记载,当日小剑所在的方圆百里内天降祥瑞,地生神莲,整整持续了12个时辰,各种异象才渐渐消失,所有人都知道,小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世人不可触摸的境界。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自从那日开始,小剑便彻底的消失了,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的消失在世人的眼前。

             这就是他给世人留下的一段传奇,所以谈起他,没有人不沉默。然而如此近乎神一样的男人却突然消失了,想到这里,没有人不叹息。

             如今小剑又出现了,这预示着什么呢,是不是当初的离开本就是迫不得已?

             林飞是四大世家之首林家的嫡系,当代林家家主的儿子,同样是一个奇才——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只听他轻声叹息道:“十年了,一转眼已经十年了,他终于回来了。”似自语,似呢喃。

             “呵呵,当年你以多胜少,布下天覆阵才堪堪重伤他,如今他又回来了,想必实力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看你如何自处。”一声冷哼从他身后的马车中传来,声音中夹杂着半分讥讽,半分欣慰。然而即使如此冷哼也难以掩盖住她那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闻者莫不动心,如那天籁之音绕梁三日而不绝。

             林飞并未动怒,轻声道:“肆丫,我知晓你与他的情义,但我更明白我对你的情义,今日我便彻底解决这个后患。”语声坚定,果断。

             原来,车后帐幔中的人便是肆丫——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

             肆丫冷哼,不再言语。

             林飞却又笑道:“或许你那心上人儿如今已经心有所属咯。”笑声中更多的确是嘲讽。

             肆丫闻声,探出头来,望着远方向他们走来的一男一女,面色微变。

             林飞见她神情,更是哈哈大笑,震起地上的片片雪花,显然他的笑声中已灌注内力。

             小剑现在又在想着什么呢?是不是在想着十年前的那一场惨败?是不是在想着眼下这一战的结局?又或者是不是在想着身后的人儿?

             “公子。”他身后的人儿轻声唤道,声音如那黑暗中的一缕阳光,给人以光明和希望。

             她唤他公子,莫非她只是他的一个丫鬟?

            “在走就步入阵中了。”她又轻声唤道。

            果然,在他们身前不远处,数十位黑衣人已经布成天下间赫赫有名的天覆阵。

            小剑不为所动,依旧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抬手示意道:“紫丫,你且在阵外等着。”

            紫丫果然停下,不再向前走哪怕一步。虽然一张在画中才可见的绝世容颜上写满了担忧,但却没有出言阻止。

            见小剑一步步步入阵中,林飞哈哈大笑,腰身一拧已经腾空而起,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管萧来,他放入嘴边,吹了起来,阵阵悠扬的乐声从管中传出,似那仙府之音临世。

            在这悠扬的乐声中,天覆阵已经发动,肃杀之气席卷了天地,但碰上那悠扬的乐声似乎也开始暗淡,鲜血渐渐染红了这白色的天地和白色的衣衫。

            小剑的手在滴血,衣服也在滴血,但却不是他的血,那是敌人的血,染红了他的衫,一如过去,十年之前,他从不曾退却,从不需要他人相助,他这一生似乎都是一人走来,不论是精彩还是平凡,亦或是背井离乡。

            我不想身加诸多光环,我不需要世人仰望,我只想平凡的过着一生,我只想陪着心爱的人儿看云卷云舒、看潮起潮落。曾经的曾经,他这么想过,然而暮然回首那曾经,他才发现那曾经的曾经只是一缕青烟,经不起风吹。这一生,他是小剑,就已经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因为他是小剑,不是小刀,不是小锤……

            林飞不知何时已经和小剑战到一处,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但那一脸的坚毅似乎在向世人述说着他还能战斗,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与她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紫丫已经双手掩面,泪水从指甲缝里流了出来,脸上已经被溅起的鲜血染红,无声的哀嚎着,双腿似乎都已经不听使唤,渐渐的瘫软在地。

            战斗还在继续,林飞被一次又一次的击倒,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他心中有太多的不服,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努力却还是及不上他?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正如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为什么是没有答案的。

           小剑仍然站着,站的笔直,像一杆标枪。他的身上也有伤,但好在并不严重,这一战他胜了,胜的光明正大,胜的堂堂正正,但他却并不开心,更多的却是一种寂寞,一种前路无人的寂寞,没有人能了解这种寂寞,除非那人能达到如他这般的高度。



           紫丫擦干眼泪,颤抖着跑到小剑的身旁,呆呆的站着,终于,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的爆发,扑到了他的身上。

           小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轻声的述说着什么。紫丫,渐渐的平复了心绪。

           肆丫看着这一战的落幕,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面容,她轻声唤道:“小剑?”

           小剑抬起头看着她,怔怔出神,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如同被蛇咬了一般,震惊的看着他眼前的紫丫,只见紫丫单手握着一把血粼粼的匕首从他的胸前抽出。

           小剑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带着不解、迷茫和恐惧,他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

           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这次的为什么就真的有答案了吗?

           有了,这次确实有答案了,马车上的肆丫告诉了他最后的答案,那一脸的泪水此时已经彻底消失,转而变成了一脸的笑意,她道:“为什么?其实很简单,因为紫丫是我的人,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的人。”

           小剑带着满脸的震惊望着紫丫,紫丫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剑犹自不信,强提一口真气,颤声问:“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肆丫笑着道:“这个江湖不需要什么天下第一人,只要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她说的很明白,也很简单,小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从十年前开始肆丫就已经制定了这个计划。或者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制定了。因为她想当这个时代唯一的主宰。而他和林飞却是她的阻碍,只有铲除这两个阻碍才能坐上那个位置,而女人对付男人最好的办法无法就是自己美色,显然她很会利用这一点。

           想到这里,小剑不禁为林飞感到惋惜。

           为什么会替他感到惋惜呢?而不是为自己感到愤怒呢?

           肆丫还在甜甜的笑着,紫丫已经走到了她的身侧,看着肆丫的笑脸,紫丫也笑了,随着她的笑声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把血粼粼的匕首。

           肆丫倒下了,带着不解倒下了,而这时小剑却站起来了,小剑也笑了,如同那绽开的向日葵。

           看着肆丫不解的目光,小剑从胸前拿出一包血袋。

           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结束了长达十年之久的计划和布局。

           长寿村还是那么温暖,四季如春,太阳似乎也比其他地方的太阳要懒,一个中年人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上,品尝着长寿村所特有的茶。

           这时,竹椅后发的竹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喝茶,赶紧去接儿子放学去。”

           全文完。

           By:斜剑指残阳。

         
“贫穷”的人希望“富有”,“富有”的人希望更加”富有“,等到真正富有的时候却又希望平平淡淡,似乎我们的一生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欲望,但我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小剑无疑是一个真正“富有”的人,但这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么当他成为小刀之后呢,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欲望,或者这就是他真正想要的?没有人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7 18: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沙发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0 收起 理由
小背叛. + 10 .
斜剑指残阳 + 10 西卡卡卡卡卡卡卡

查看全部评分

8月23日名扬三界文韬武略,全新8位ID,火速抢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7 18: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
板凳我发现怎么两边倒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紫丫丫丫丫丫丫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7 22: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忆暖.


    你看不懂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7 23: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然间,发现了这个坏人是肆丫。
小剑,肆丫不做什么天下第一的主宰,给肆丫下一世吧。肆丫讨厌做坏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129

查看全部评分

周边商城520浪漫惊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7 23: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
第三遍,明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0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剑原来开始爱上紫丫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0 收起 理由
小背叛. + 10 .
斜剑指残阳 + 10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07: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忆暖.


    好吧,我该写明白一点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18: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必看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

查看全部评分

网易大神 超级小白龙每天送不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看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乞丐头子#12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18: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兜售套套 小说呀!!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老板,要黄瓜吗?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18: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你不知道楼主自己是卖黄瓜的吗。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0 收起 理由
小背叛. + 10 .
斜剑指残阳 + 10 老板,要黄瓜吗?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8 21: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懂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买了我的瓜,忘了你的他/她/它。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9 10: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水分。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猫姨#24朵朵指教#17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9 12: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最后时剩下了紫丫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 收起 理由
斜剑指残阳 + 10 小剑也活着啊#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