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2218|回复: 300

绝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25 16: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感激李风波提供图片支持

感激郑重的誓言提供音乐支持,特此感激


突然音乐没了,要听的朋友到15页听但是得开2个界面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8-7 21:23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2人气 +130 收起 理由
盘虬卧龙 + 5 精品文章
つ唯宠″彦メ + 5 雨少爷还有其他文吗#15
whutzsl + 5 。。。喜欢
honey宝er + 1 好文加分加分#28
*━紫梦蝶 + 2 jiayou
xhg__1985 + 1 雨姐啊不好意思啊 我最近太忙了 好长时间没 ...
*¨等玳" + 5 雨雨,抓住么口。哈哈
‘以后之逅 + 5 我是来打酱油的 。。#24
lifengbo1986 + 5 来晚了#14 来赔罪了#17
锦な瑗 + 5 小雨,加油哈~~永远顶

查看全部评分

【论坛活动汇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我宣布:我泡你!

决心去 找龙妃儿,只是前几天的事情。

由于本少爷刚失恋,正处于失态的状况下,于是决定去寻找美女怀抱,安慰我受伤的纯洁心灵。

这时。龙妃儿拨开众小生,惟独笑吟吟对我说:“小子!来来来,我抱抱。”

于是,我便一头焖了进去——舒服哦

话说什么叫美女的胸膛,你们晓得不?

哥们!羡慕不?

咱可是用失恋换来的哦。

在美女怀抱里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噫!我那娇滴滴美人呢?”

这时才发现,原来我在发春梦呢。

回想梦里的情形,那美颜,那胸膛,那娇滴滴哄我别哭的声音。。。。。。。。。

口水哗啦啦的顺着嘴角流到地上。

急忙抓起袖子擦了擦:“咱找她去!”

今生要是真的给龙妃儿一抱,这辈子不娶老婆也值得了。

于是,急忙回家打好包裹,抓起老妈烙的大饼:“妈!我说,咱给你寻媳妇去了。”

“我儿乖!给老娘寻个漂亮媳妇回来。”老妈一听,激动死了。

急忙搓着她那双细皮嫩肉的手,在我英俊的脸上来回揉捏N次:“寻不回来,小心你皮。”

“得了吧老妈!你儿子啥时候失败过?”我得意的吸拉一下鼻涕:“你就准备好彩礼新房,等着抱孙子吧。”

我踌躇满志的走出我家低矮的门房,回头看了一眼我如花似玉的娘亲,潇洒的丢了个飞吻:“美女!回去看电视,聊QQ等我发邮件给你。”

老妈笑颜满面:“帅哥!早去晚回,最好过夜也别回来。”

“晓得了!少爷走咯。”说完牵出我那头瘦巴巴的小鹿,飞驰着奔向龙妃儿的地盘。

心里想着:谁说过夜我要回来???

“龙妃儿!我的娇滴滴小娘子,雨少爷来泡你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15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8 收起 理由
lifengbo1986 + 5 我来晚了#14
听长 + 3 #35

查看全部评分

河南3区逐鹿中原11月20日火爆开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请感激,农家小芳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我花掉520两银子租了条破船。

虽然有些漏水,但是船主说了:“放心!我准备有救生艇。”

我放心的踏上他的他破船,其原因不是因为他有救生艇,而是因为他太勤劳。

他一直一边用破口的盆子舀着沁入船体的水,一边和我砍价,还说得有条有理,手里的活丝毫没停下。

记忆最深也叫我最感动的话,我几乎眼泪横飞,无法克制。

他说:“客官!你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如若踏上我这与众不同的舰艇,定会叫亿万姐儿为之疯狂。”

我桀骜的踏着方步迈上舰艇的那一瞬间,分明感受到大海对我欢迎——脚下一湿。

嗯——“船主!你这舰艇取名未何?”

船主一把递过蒿杆:“要想一直站在舰艇上看风景,你就必须潇洒的划船。

本大爷要为你舀干,这一见帅哥你,便情感泛滥,追上船来的狂浪。”

我执着的接过蒿杆,坚定的点着头:“去吧!我绝不为这些狂浪而痛心!你就让他们那里来那里去吧!”

当我幼嫩的手掌磨出血泡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建邺城:“啊!娇滴滴妃儿!我来了。”

下得船来,我几乎怀疑船夫已经被我的狂浪淹没,因为我已经半身全湿。

“帅哥!你好走,我也走了。”说完接过银钱,一个猛子扎下海子,甩开大把游向对岸。

“喂!你的救生艇呢?”我有些许不解。

船工回过头大声回答:“咱这救生艇现不正在开吗?”

我只觉得一阵狂崇拜:原来他自带干粮哦。

“对了!你的舰艇怎么办?”

“你说我家小芳啊?”

小芳?!

我即刻明白了,感情他的舰艇叫小芳哦。“是啊!你家小芳怎么办?”

“帅哥有所不知,我家小芳有个爱好,她喜欢潜水。”说完奋力划水,终于不见踪迹。

我笑了:这年代,的确流行潜水。。。。。。。。。

转念又一想:还好!她今天出来透气,不然我怎么能来建邺寻我的娇滴滴妃儿?

赶紧对着几乎已经末入海里的小芳施了一礼:“待到我娶得娇滴滴,一定请你栽我们回家。”

说完,使劲拧干衣裳,整理好头冠,有对着水面照了照我那高贵的龙角:

“行了,真够帅的!”

“龙妃儿!少爷我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14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2 收起 理由
听长 + 2 #17

查看全部评分

超级神兽0元抢,现金红包大放送——大神在手,福利我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与你擦肩,我已经面目全非

收拾妥当,我直奔江南野外。

“站住!那里来的小子。”建邺守卫一把长枪挡在我眼前。

“大哥!”我殷情一笑:“我要去长安,请让路罢。”

“护照拿出来。”守卫坚定而忠诚的挡在身前,丝毫也不妥协。

“护照?!”我傻眼了:“我说大哥,啥时候要这玩意了?”

“但凡移民来的居民,都必须出示官方发放的通关护照,否则休想出门。”

“你!你!你!——”我指着守卫的鼻子,一语顿塞。

哎!谁叫俺偷渡来的呢。。。。。。。。

得了!赶紧着办理身份证去吧,我无奈的苦苦一笑:“老妈啊!出门时你咋就不提醒我,带上我那本欧洲10国通用护照呢?”

还好,对于时常出国泡妞的我来说,一切关口早已熟门熟路,不出2个时辰定能把护照拿下!

正在各大奸商与衙门官爷之间来回奔走,灰头土脸的我,突然眼前一亮!

乖乖!

那、那、那巫医面前站着的,不正是我家娇滴滴妃儿?

我扑爬跟头的奔过去,却见她也已经含笑依依向我迎来了。

“娇滴滴!抱抱!”我努力张开双臂,遐意的闭上双眼,将红嘟嘟的嘴唇翘得老高,纵情的扑了上去。

耳边同时清晰传来,娇滴滴妃儿的呼唤:“老公!我来了。抱抱——”

一阵香风飘过,我正幻想甜蜜的时刻——

“乒!”——

一声巨响,我只觉得头眼昏花,四肢发麻,直直的翻倒在地。

“嗷!——”

呻吟着支撑起身体,揉了揉挂起血包的额头,我无奈的望着面前的衙门大墙:“我说!你咋就不生软点。”

回头一看,我家娇滴滴正手牵一个青衣甚莲的娇巧公子,俩人含情默默,四目相对,偶偶细语。

我匍匐着,伸出颤抖的手:“我说娇滴滴老婆,你老公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二道黑血已经冒出鼻孔,弥漫了嘴巴。

我终于坐起,哽咽着掏出手帕,急忙堵着鼻孔。

一双泪眼,巴巴的看着心上人儿渐行渐远——和我的情敌!!!!!

亲爱的娇滴滴妃儿!你可知道?

第一次与你擦肩而过,我的人已跌得面目全非。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15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2 收起 理由
命薄如戏 + 1 第一次与你擦肩而过,我的人已跌得面目全非 ...
听长 + 1 #28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离开大唐,我已经欲哭无泪

被守卫救醒以后,我绝望的望着苍天,颓废无助。

悲凉之情溢于言表。

守卫默默的将我送出城,宽慰着说:“雨少爷!你放心,安心的去寻找你的另一半吧!

我回到群里,一定力挺你。

不管你将来没了眼睛,还是没了鼻子。。。。。。”

“卡!”我手做刀状,努力想打断他的表白:你!你这不是在咒我吗,你。

“卡!卡!卡!”

“不管你将来缺胳膊少——”那守卫依旧激奋的表白着他的忠心。

我却再也听不下去了:“卡!——————————————————————————————————”

守卫莫名其妙的看着,非常不解:“行了!我明白你的真挚,我走了,你回去继续混论坛吧。”

说完头也不回去往长安而去。

一想到,我与妃儿娇滴滴又近了一步,心情那个激动,已经不在话下。

脚下生风,不消半个时辰便到了长安大街。

第一时间,我便买了机票,搭上第一班飞机,去长寿泡了个桑拿。

早就晓得,这里的桑拿世界出名,按摩小妞的手法一流,今儿一试果然不虚此行。

换上干净的衣衫,对镜一看:“不错!”

除了头顶上那个大灯泡,少爷我绝世容颜回来了八成。

再次搭乘班机回到长安机场的时候,我听到一群人正在窃窃私语:

那谁:“知道吗?这乌鸡场快要改组了,好多职员要裁减薪水,据说下次坐飞机要带玲珑,才能换机票!”

那谁谁:“什么玲珑?那里得来?”

那谁:“嘿!你忘记了吗?前段时间我弟弟身上一大堆,拿去当铺2W一块当掉那个东西。”

那谁谁“哦!就是看机上电影《乌鸡国王受困记》,空中小姐赠送的那个家伙啊?”

那谁:“还不就是。”

我听这一说,脑门秘出几滴冷汗:还好!咱赶得及时,否则就丢在长寿回不来了。

看来今后不能贪图美女的按摩了。

哎!少了这样享受,我雨少爷又要难受好一阵子了。

悲哀的摇了摇头,急忙走到国子监门口,办理完出闸手续,站到了长安大街之上,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想起巫医说的话:“人家可是大唐官府第一把交椅。”这才想起了,我该为自己找个师父。

看到这里距离大唐并不遥远,我也没雇轿子,就徒步而去了,心里暗暗起誓:

第一件事:我要坐上大唐第一把交椅,把那假惺惺男人T出局。

终于站到程咬金面前,我诚恳的跪倒:“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傻瓜。

呵呵!笨蛋。

嘻嘻!猪头。

周围传来的嘲笑是那么刺耳,我却都不放在心上:哼!你们定是知道我为龙妃儿而来,想逼我退缩!

哼!我偏不!

我长跪在地,虔诚的望着威武的师父,只盼他能点头,那我就能击败我最强大的对手。

“小伙子!我不能收你啊。”

“为什么?难道我ZZ不好?我从小我老妈就一直给我吃加力气的补药!”我不解。

“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人族,你是仙族。”

“仙族怎么了?仙族低人一等吗?你们不要瞧不起仙族,我防成长高得惊人。”

“小伙子!我怎么和你说你才明白呢?”

“不用说明白,我已经决定拜你为师,今生无悔。”我坚定的,一如寻找娇滴滴娘子的情感,几近将师父感动泪流。

“你走吧!你以后就会明白我没有骗你!”师父悲叹一声,挥袖擦着眼角:“真是好孩子啊!可惜是个龙人。”

“我已经成年了,我老妈叫我出来找媳妇回来,还有什么是不能和我说明白的!”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你们把我当不懂事的孩子?

为什么你们不明白,我已经有了一颗蠢蠢欲动的心。

“带他出去,送他去龙宫吧,那里合适他。”

我终于被五花大绑拉出大唐官府,那一瞬间,我便在心里起誓:

大唐官府!你们记得,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明白,我是最强的。

挣扎着甩开嘲笑的众人,我绝望的来到龙宫,跪到在敖广脚下。

这一刻,我已经欲哭无泪。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25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听长 + 1 还有#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机场解释

其实这是当时在我们区盛行的一个恶做剧。

刚开始刷五鸡国副本的时候,大家得了玲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有的人:担心一会,下一环副本会用到。

有的人:以为是GM新出的道具,以后跑环,杀剧情啊什么会用到。

结果,副本结束,每个人身上好歹都有7-8块玲珑。

于是就问,这家伙怎么办?

我很无聊我很坏

我突发奇想

我说:“这个东西,没有别的用处了,但是可以卖到当铺。2W一个”

然后,这个谎言越传越真,还有很多受骗过的人,居然帮着我们骗别人。

结果,有一天,有个朋友自己开了3个小号刷这个环节,得了一包包玲珑。

欢天喜地的跑到当铺。。。。。。。。。。。。

然后他很着急的问:怎么NPC说不要这个呢

我很认真的说:“这个星期二维护,改了哦,因为有工作室专门以这个牟利”

那小子:“我靠!”

。。。。。。。。。。。

哈哈!

其实,这个只是个恶做剧,却几次三番,我也乐此不痞。

结果,到最后落到一个名号:“超级无敌大无赖!”

我也得意笑纳了。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28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听长 + 1 #3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我认识你岂止千年

长安大街一如既往,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为何雨少爷觉得万般孤寂呢?

盼望着能在和妃儿偶然相遇,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给你从我身边走掉。

四处打听妃儿的消息,几乎将整个长安社区翻了个遍,却依旧不见伊人身影。

终于夜了,我无奈的枯坐大雁塔前,脑海里摸不去的依旧是娇滴滴醉人的容颜。

“妃儿宝贝!你在那里?你在那里?

你知道吗?有个人千山万水,关山飞渡,只为寻找你的芳迹。”

凄然泪下,我寂寥的抬眼望月,心中柔情万千,却无以倾诉。

不自觉的,我靠着台阶,沉沉入睡了——就象个被遗弃的孩子。

夜晚寒气逼人,等我凉醒,我仿佛听到了轻轻低泣。

顺便着声音寻去,我居然看见,我终年思念的人儿,正独坐在聚义亭中低泣。

我呆呆的走上前去,无言看着梨花带雨的妃儿,千言万语居然无从说起。

只是,傻呼呼的掏出绣着清荷的丝帕,试探的递了过去:“别哭了,小心哭坏了身子。”

妃儿头也没回的接过丝帕,擦着泪水,依旧一言不发。

我见她已经没在哭泣,便在她身畔悄身屹立,就象是坐小山,期望为她挡住一切寒意。

夜色渐浓,她终于站起身,准备走了。

“你的丝帕!”她纤纤素手,窈窈伸至我的面前,飘摇的丝帕被她捏在手心,已是无比幸运。

“你好些了吗?”我轻轻接过,小心的、仔细的、丝毫不敢轻碰她的洁霞。

妃儿摇着头,又点着头,终于鼻头一酸,黑白分明的眼儿,又是一红。

我慌忙伸出双手,企图阻拦他的眼泪:“哦!别,是我不好,请别再哭泣。”

妃儿咬着嘴唇,困难的笑了笑:“我已经习惯了。”

我无语的看着娇巧的人儿,心疼无以复加。

她居然说他已经习惯了,那么她外表灿烂的生活到底给与她多么大的伤害?

我懊恼的抬起头,望向天边:为什么,要我在夜里遇上我的妃儿?

为什么!

要知道一到夜里,雨少爷我就开始多情多愁起来。

要是在白天,我保证这个时候我可爱的伊人已经笑逐颜开。

她要走了,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妃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一定可以让你忘记烦恼。”

“你认识我?你怎么会认识我?”妃儿不解的看着陌生的我。

我笑笑不置可否。

其实,我很想告诉她:宝贝妃儿,我认识你岂止千年!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29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听长 + 1 怎么这么多#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这一夜,我绝不放开你的手

或许是我绝世容颜,生就给人安详和信任。

或许是我家娇滴滴正在脆弱之时,分不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反正,当我伸出温暖的手,娇滴滴的素手也自然的伸了过来。

我浑身一真酥麻,脚下一个趔趄,几乎就没站稳。

“你怎么了?”妃儿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地上:“没有台阶啊。”

我赶紧收拾着自己的糗态:“一时眼花。”

牵着娇滴滴的软手,本想这个夜晚就这样对着她再也不要动弹。

却看着她哭红的双眼,无法不心疼她的眼泪。

哎!想我雨少爷何时开始为他人做嫁衣裳。。。。。。。。

无奈之下,为医治心上人的悲痛,我三转两转,终于找了我要去的地方。

推开大门,只站在院子里,我便大喊一声:“给大爷我开间干净的雅房,好好叫人伺候着。”

即刻,奔出来几个彪悍的汉子,假惺惺的陪着笑脸:“大爷!面生?”

我丢出一锭三两重的银锭子:“这个不面生吧?”

旁边的妃儿,好似有些担心,悄悄的往我身后一缩:“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来这做什么?”

我回过头去,优雅的笑了笑:“害怕!?”

娇滴滴被我一激,腮帮一鼓:“我什么时候说怕了?”

趁这头大汉张罗着为我安排雅室,我调侃着说:“怕也没关系,你要是害怕,至少可以忘记你想的那个男人,对不对?”

“你!——”妃儿拽起粉拳做势要打。

我眼一闭,享受的说:“打吧!往肉多的地方招呼,可别伤了你手。”

“你——”娇滴滴妃儿脚儿一跺:我不和你说,我走了。”

我笑着睁开眼睛,看着言不由衷的妃儿,心里想:嘴上说着走,抓着我的手却不放开。

于是,我抬高了牵着她的手,手掌整个放开,成一直线。

那妃儿的手依旧自然的抓着我,并没丝毫松懈。

“我说妃儿,你看你这是想走呢?还是想留?”说着眼睛往那手瞟了几眼,示意娇滴滴自己看。

“你!——”妃儿终于羞到满面挑花,小手急着松开,脚下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我释然的笑了:“来,我们上楼去。”

再次拖起她的小手,我已经感觉她手心的细热,心里很是一暖。

回头再看身后的美美人儿,我轻声对她说:

“妃儿!不用害怕,今夜我不会松开你的手。”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7:3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 收起 理由
听长 + 1 完叻,木有分叻#3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只为你之一笑,死也甘愿

赌桌旁,我换来的500W筹码,高高的堆在妃儿面前。

“我不会啊!”妃儿无辜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摇着折扇,不羁的说:“听见没?美人儿说他不会。”

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过妃儿无辜的双眸。

那些和倌一看,是妃儿和他们赌,知道肥羊来了,赶紧的解释着,该怎么怎么玩,片刻之间妃儿已经明白了整个玩法。

终于开局了,妃儿小心翼翼的拿起一粒筹码,放到了“大”上。

我轻摇着头:“这里一次最少10W两。”

“啊!”妃儿吓得站了起来:“不行!太多了,我不能赌。”

我一把将她拉坐下,凑在她的耳畔轻轻说:“你就把这些当做你恨的那个男人,把他们全丢出去好了。”

妃儿脸上一白,复又一红。

白是因为那个男人,红呢,自然是因为呼吸可闻的我咯。

我又贪婪的吸了一鼻子清甜,这才坐直到自己的椅子。

却见妃儿娇喘着,一把将桌上的筹码全推到了“大”!

我太阳!

我顿时觉得一阵乌云遮目,双眼发黑。

这!这!这也太大了吧。。。。。。。。。

我咽了唾沫,脚指头都抓紧了,只希望这把好歹开个“大”。

要知道桌上那些已经是我全部身家。。。。。。。。。。。

“怎么了?”妃儿察觉到我的不一样,转头奇怪的看着我。

我急忙又咽口唾沫:“好!就是这么押的!要赌,咱就赌个你死我活!”

我激动的站了起来,将脚踏上了椅子,大声喊起:“大!大!大!”

一边拉起扭捏的妃儿:“一起!一起!”

“我也要喊啊?”

“当然!不喊那还叫赌钱?来!”我一把抓起她的小手,一起挥舞起来:“大!大!大!”

或许是我的情绪感染了她,他从开始小声的说,变到了开心大喊:“大!——”

和倌看见我们卖定,也有了赌钱的调调,终于摇起了筛盅。

当筛盅扣回桌面,一切归于安静,我几乎听见我自己的心跳声。

我和妃儿同时佝起身子望向和倌的手。

我却在心里喊:我太阳!我太阳!我太阳——

“四、五、六点,大——”

“啊!——大!是大啊!”妃儿猛的跳了起来,开心的排起了手掌。

我一口气终于咽回了肚子,笑盈盈的看着欢快的妃儿,额头终于掉下几滴冷汗。

“好险!”

走出门来,天色已经大亮。

我和妃儿几番赢输,最终落得身无分文。

妃儿双眼闪亮的说:“我好开心!”

我依旧笑意翩翩,心如刀割:“为搏一笑,死也甘愿。”

我太阳——我今天的早饭、午饭、晚饭啊,泪奔。。。。。。。。。。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8:59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听长 + 3 #35,挺多#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6: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我等你,无论你来不来

“我要回去了!”妃儿笑意无尽,却依旧提出了离去。

我无赖的指着天,提醒她现在还是清晨:“这么早!?”

妃儿摇着头,看着耍赖的我,笑了:“当然早咯,昨夜一夜未归呢。”

“我说娇滴滴,就不陪少爷用些餐饭?

还有什么比肚子饿更重要?难道?有人盼你回去?”我依旧无赖的挽留:

“怕就怕真正盼你的人,就在你面前。”

妃儿听我这么说,触动了伤痛,喜悦的神色一变,头也低垂下去:“我得回去了。”

看她模样,我料定又是想起了那个让她哭泣的男人,懊恼的直想抽自己嘴巴:你这个笨嘴,傻不去说,偏要提最不该提的。

“我送你回去。”我不等她拒绝,执意的拉起她的手,往长安社区走去。

“我。。。。。。。。”

我使劲抓住她的小手,心里燃烧的妒忌之火,烧得我浑身发烫。

妃儿一路上使力想要挣开,我只是回头说:“到了那里,我自会放开你!”

她见我突然没了笑容,好象很是意外,居然没在挣扎。

走到社区,我终于松开她的手,心底怅然一痛。

“你到底是谁?你必须告诉我?”妃儿猛然觉悟,整整一夜,她居然和一个不知名姓的男人呆在一起。

我按耐住快要喷出来的妒火,祥装无辜的、深情的看着她,依旧诞着一张绝世容颜:

“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你就会明白:根本不该问这个问题。”

妃儿有些不解的望着我:“你的眼睛?。。。。。。。”

我把脸凑得更近些,嬉皮笑脸的说:“看见没?”

“看什么嘛?啥都没有啊。”

“怎么会没有呢?你看清楚些。”我又将脸凑了更近:

“来,看清楚,里面应该有个女人的。一定有个女人,她正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

“你!”妃儿终于明白我在戏弄于她,急忙退开去,粉嘟嘟的小脸憋得通红通红:“死不正经。”

“错!死了一定正经了。”我摇了摇折扇,轻松的说:

“你问我是谁,我只能告诉我一件事实——你!龙妃儿在我眼里、心里、脑子里。

其它的你大可不必去知道,因为你目前的情形知道了会更糟糕。”

妃儿想了想,仿佛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没再追问我到底是谁。只是无奈的叹口气,往社区内走去。

看着她的婀娜的背影,我大声说:“我就在这里等你!”

“你等我干什么?”妃儿急忙回过头,不解的看着我:“我今天不想出门了,想留在家里。”

我耸了下肩头,摊开双手:“我说我等你,并没叫你来,你急什么?”

“你!——你真坏!”妃儿小脚一跺,羞涩的转身跑进了富贵荣华的别墅群,瞬间消失不见。

我算算时间,基本到她泪奔而出,还有半个时辰,应该还来得及。

于是,我赶紧转身就跑,顾不得撞翻几个路人,顾不得被人臭骂,对直奔到当铺。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9:00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听长 + 3 这3分,下面3分,刚好#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7: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今天我们才真正开始

“老,呼——呼——板!”我跑得太急,差点没顺过气来,整个人瘫在柜台前,拼命喘气。

好一会,我才挣扎着站起,对老板说:“我有东西要当!”

“小少爷,跑这么急,要当的东西莫不是抢来的吧。”

我难得和他废话,“呼!”地拉开了衣裳,一憋气、一咬牙,猛的拔下了一把龙鳞。

“死当!”将其押上柜台,我整个跪到地上,只是手中依旧紧压着鳞片。

老板惊叫一声:“呀!——天啊!这可是生拔的龙鳞!值钱货啊!”

边说着,那口水在也关不住,直接滴到我柜台上的玉掌之上。

“废话少说!给钱!要汇丰银号的小额银票,每张10W!”

我咬着牙,放下鳞片,努力强忍疼痛,就地儿坐。

急忙掏出药袋,为自己涂上金创药,挣扎着穿好衣衫,拉住柜台边沿,支撑着,站了起来。

老板贪婪的数了数,一共17片:“小少爷!我按照每片200W的价格收下,可好?”

我抽了一口凉气,本想痛骂他几句,却无奈伤口一痛,只能咬着牙挤出一个字:“行!”

心里狠狠的骂着:“你这个吃龙不出骨头的家伙!这东西不是生拔的少说也值个300W一片。

老子今天急用钱,先吃个哑巴亏!早晚有天叫你连本带利全吐出来!”

接过老板手里沉甸甸的银票,我捂着伤口走出当铺。

抬眼一看,刚好路边有顶轿子在等客人,急忙租上,催促着赶回长安社区。

下得轿来,我看看天色,料定娇滴滴还没出来。

付下双倍价钱,吩咐轿夫一旁侯着。

自己便在旁边茶铺要了碗暖水,送下一粒“千年保心丹”,气息才慢慢缓了过来。

使力揪了两下脸蛋,努力让它红润一些,这才故做悠闲的,坐到了社区门前的花圃之外。

不过小半会,我果然听见身后碎碎的脚步声,急促的响起。

回头一看,娇滴滴妃儿脸色铁青的跑了出来,手里紧紧的拽着一对“别情离恨”。

我急忙迎上去,双臂一张,整个的将她拦到怀里。

“是你?”妃儿抬眼一看是我,整个人软了,靠在我的肩头眼泪哗哗直下。

我闷哼了一声,一只手猛的按住了被撞到的伤口,另一只手一把环住伤心的妃儿,直接往等候轿子而去。

心里想着:今天我们才真正开始。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9:00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8 收起 理由
偷偷¢哭泣 + 5 看的很开心,今天的最后5分给你了#23
听长 + 3 对,L上,评分说的对,刚刚好#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7: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我比较乐意你为我哭

到了建邺城,我牵着仍在抽泣的妃儿下了轿子,拉着她就近找了一家酒楼。

“大爷!对不住了!你看这时辰——小店还没开张呢!”店小二陪笑着拦着我和妃儿。

“拿去!”我丢出一张银票:“赏你的!”

“大,大爷!”小二看着手里的银票激动得结巴起来:“楼,楼上有雅间,请二位随我来。”

趁店里准备菜食的空闲,我好生看了看一直闷声不吭的妃儿,盘算着如何让她忘记伤心,开怀一笑。

菜很快端上来了,摆了满满一桌子,喷喷香气诱惑着我的馋虫,嘴巴里一阵接着一阵发酸,口水咽都咽不完的直懑出来。

我这才发觉,从昨天到今天,我已经好久没慰劳我的五脏庙了。

抓起筷子,我风卷残云的大口大口吃着,嘴里不时发出赞美的支吾声:“恩——”

妃儿终于忍不住了,眼睛越睁越大,看着我不停的往嘴里塞着吃的,还不时唾沫横飞的赞扬酒家的厨子手艺好。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疯狂的吃相,终于脱口而出:“你几天没吃饭了?”

我猛地停下筷子,惊讶的看着她的嘴巴:“啊!原来姑娘会说话啊!!?”

“我又不是没长嘴巴,怎么不会说话?”妃儿温怒的责问我。

我放下筷子,满意的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呃——”

掏出丝帕擦干净满嘴油腻,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你这话不科学!”

“科学?”妃儿整个不解的看定我:“那你给我说下你那个什么科学。”

“难道长了嘴巴的都能讲话吗?”我摇晃着脑袋,深切的说:

“蚂蚁就长得有嘴巴,但是它就不能说话,只能靠碰头顶的触角,相互传递信息。”说完我看定了妃儿,继续笑着说:

“这个世界还有些可怜人,医学上称呼他们的病症为:先天性语言障碍。

我们叫他们:哑巴,他们也不能说话,不是吗?”

“就你歪歪道理多!”妃儿耍起小脾气,故意别过脸去不看我。

我装着没看见,拿起筷子,挑起了一块里脊肉:“猪兄!你来得太晚,你来的时候我都饱了,所以今天暂时放过你,只罚酒3杯。”

说完,高高的拿起酒壶,将倒酒的声音故意闹出很响。

眼睛却瞟着妃儿,看她有没有偷看。

却见她已经禁不住好奇,微微的回了些许脸,恰好可以看见我双手的表演。

于是,我一手夹上里脊肉,一手端起酒杯:“来来来,你得先喝了它。”

说完故做失手,一下子将里脊肉丢进酒杯之中。

“噗嗤!——”妃儿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我却故意装着没听见,猛的站起身子:“哎哟!肉兄!对不住了。”

作了个揖,我悲伤的说:“我事先可不是知道你是酒鬼,这么迫切的跳进酒缸醉死了,改明我一定去你坟头。。。。”

“行了!”妃儿终于被我滑稽的丑态惹得憋不住笑了。

她羞涩的挡住半边小脸,笑着说:“你看你,象个倒霉蛋,丑死了。”

我终于安心的坐下:“扮演小丑,我其实是第一遭。”

妃儿面颊一红:“你就这么盼着我笑?”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轻揉一下隐隐做痛的伤口,傻傻的裂开嘴说:“我比较乐意看你为我哭。”

“你!”妃儿急得一把抓起面前的酒杯丢了过来:“叫你贫嘴。”

我故意不躲,一下子被丢中了头:“哎呀!谋杀亲夫呀!”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9:0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听长 + 3 #24哇,咔咔#3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7: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你以后都不能丢开我

好歹哄得美人儿动了筷子,我那肚子里却翻江倒海,涨得想死。

我容易吗我?

苦恼的想着:接下去几天,山珍海味摆到面前都想呕吐的情景。

真想对娇滴滴说:“爬山涉水来泡你,我容易吗?我!”

看着她轻轻放下筷子,掏出丝帕擦嘴,我便唤来小二结好帐。

牵着妃儿到了建邺城衣服店,我这才明白了一句话:宁可得罪小人,都不能得罪女人!

因为女人一生气就花钱,好象钱是她的仇人。

看着她胡乱的在衣服店里,一件又一件的买下大堆衣服,我只感觉到身上的壳,一块块往那个坏心当铺老板手里飞翔而去。

心里想:只怕每个月穿坏一件,也要穿到后年去了。。。。。。。。

不过,看着她乐此不彼的一身身的换好,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我早兴奋得爹是谁都忘记了。

不停的献着殷情:“啊!美呆了。”

“哦!美晕了。。。。。。。。。”

在我的赞美声中,被她选上的衣服越堆越高,那老板几乎把所有存了几年的衣服就翻出来了。

就因为,这娇滴滴天生一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穿啥啥好看。

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帐单数目翻倍加着,我咬牙切齿的想:

活生生一代美女,就二时辰的功夫,穿了几十套衣服给我看,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手掌拍痛了,脸上的肌肉都笑到抽筋,她终于决定了:“好了!就这几件吧。”

就这几件,我只觉得一根闷棍直接雷到头顶:我说娇滴滴,800W大洋了。

走出衣服店,我赶紧雇顶轿子,专门给娇滴滴抬衣服。

看着她走的方向,貌似那边是家首饰店,我暗叫一声:“我太阳!”

急忙轻轻抓住她的手:“我说妃儿,咱们去个好地方,保管你玩了忘不掉。”

“又是赌场?”妃儿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

我无奈的苦笑一下,人说:赌是剐骨的刚刀,果然不假啊。

如今,眼前这位标准的、失恋的名门淑女,双眼都会因此而闪亮。

我笑着对她说:“小赌可以怡情,烂赌便是堕落。那样的地方不可长去的。”

妃儿只是一呆,脸上一红:“人家还不是你带去的。”

我释然的摇着头,无赖的情绪又上来了:“我带你去的地方,难道你都去不成?”

“是啊!”妃儿单纯的点着头:“我知道你对我是好的,我如今也想不到地方可去。”

“天香楼去吗?我带你去,我倒是好久没去了,哈哈!”我见娇滴滴上当,猥琐的露出了色迷迷的笑容,看着满面桃花的人儿。

“你——”妃儿被我急得语塞,慌忙甩开我的手,转身跑开。

我抢上一步,随势抓住他瘦弱的玉臂,一把将她拖回。

咫尺之间,呼吸可闻的对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我说,你以后不许丢开我自己跑开,知道没?”

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呼吸着彼此的呼吸,妃儿慌了神,只能梦魇般的“哦!”了一声。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9:0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2人气 +6 收起 理由
听长 + 5 #24,下面的猫#35注意,#35形象#89
止水ぜ舞灵猫 + 1 你丫刷够没#83还不死翘呢#83文哪呢#54你丫不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4-25 17: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来吧,我做你的傻蛋

建邺城一直有家戏班子,就在码头附近。

我带着娇滴滴走到戏台边的时候,还只是午饭时分。

妃儿失望的说:“人家要上灯时分才唱戏呢。”小嘴也瘪起老高。

“谁说我带你来听他们唱戏?”我拖起折扇一下敲到她的头顶:“你这脑子怎么就不会倒拐?”

妃儿无辜的摸了下脑袋,不解的问:“那我们到这来干什么?”

我微笑着拉她到长亭坐下,还给她买了瓶超级金柳露:“天热,这个刚从冰箱拿出来,去热气。”

然后我认真的问她:“谁告诉你的,不是戏子不能唱戏?”

看着他愕然的、拼命的在小脑瓜搜索,我轻轻刮拉她小巧的鼻头:

“娇滴滴!乖乖在这里等我,不许走开!”

妃儿这下聪明几分“啊!你定要亲自为我唱戏。呵呵,是不是,傻蛋?”

“傻蛋!”

我楞了一下,随既明白:这是她给我起的爱称,一股心酸涌向鼻头,心里却是五味杂陈,险些失控。

我说娇滴滴,就算你心底接受我的存在,也不必喊得这么难听吧。

这世界上爱称何其多,例如:宝宝、贝贝、宝贝、亲爱的、肉做的、小心肝、甜心。。。。。。

咋我就偏得个“傻蛋”呢?

无语中,看者娇滴滴盼望的目光,我将超级金柳露递给她,并帮她拧开。

看来——我只能接受了这奇怪的爱称了。

无所谓的耸耸肩,回头给娇滴滴飞个醉死人的魅眼,寻路上戏台而去。

站到台前,我对着娇滴滴施一礼,:“现在,有请伊拉克来的巨星——傻蛋少爷,为大家演出!

掌声有请!”

娇滴滴本想配合的排巴掌,可惜手里拽着冰冻金柳露呢。

于是,她象征性的尖叫了一声:“欢迎!欢迎!”

我潇洒的走到戏台正中,猛然一拉马步,嘹亮的喊出一嗓子:

“起菜刀——磨剪刀——”

“哈哈哈——哈哈——哈哈——”

娇滴滴没想到,我居然喊出这家伙,笑得完全失了仪态,整一个天花乱坠。

“再来!再来!”娇滴滴终于缓过来的时候,挥着小手催促我继续表演。

于是,我装模做样的清了清嗓子,将扇子当M,双脚一阵乱翻,鬼腔鬼调的唱起:

“来来!我是一个傻蛋,蛋蛋蛋蛋蛋——”


[ 本帖最后由 筑风御雨 于 2009-5-9 19:01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3 收起 理由
听长 + 3 确实,很多#2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