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的三界穿越日记(第一章:穿越)

2019-12-3 17:18| 发布者: 盗版阿飞| 查看: 109| 评论: 0|原作者: 龙吟。

摘要: 作为一个每到月底都要花上好几天时间来写月报的运营狗,林夕相信自己脸上现在一定只剩下了“懵逼”二字。



长篇小说,大概是讲一个社畜穿越到西游世界结果发现还乱入了主神空间的故事吧.

 作为一个每到月底都要花上好几天时间来写月报的运营狗,林夕相信自己脸上现在一定只剩下了“懵逼”二字。不就是上厕所离开了几分钟,怎么回来解开电脑锁屏之后,刚完工的二十页PPT只剩下了首页上的正副标题?

正标题:<林夕三界穿越日记>
副标题:2019年11月版

  这特么是谁在开国际玩笑啊!快速翻了下文件夹里其他备份,见鬼了!我的月报V1版、V2版、V3最终版、V4绝对不改版去哪里了?林夕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扭头怒视身边正在嗑瓜子的同事,脑子里飞速运转着要怎么质问才能既显得自己聪明机智一眼就看出了真相,又温柔得体不失风度保持自己一贯优雅的形象,然而,就在扭头的一瞬间,她成功的把脸上的“懵逼”二字变成了大写加粗红色高亮的“非常懵逼”四字还外带三个感叹号。

  “四小姐,您醒了?”
  林夕保持着一脸大写的懵逼,看着面前这个剧烈摇晃自己身体的中年女人,耳畔传来她急促紧张的关切声。她很漂亮,至少,在林夕的眼中,她的美貌不输给白蛇传里的赵雅芝。之所以用白蛇传里的赵雅芝而不是单纯用赵雅芝来做对比,是因为她的发际线也和剧中一样,神似米老鼠,盘发上点缀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月形珠宝,一袭白底外青的长裙剪裁合体却又宽袍大袖。
  这是什么状况?一个扭头,自己就躺床上了,床边还有个古装女子叫自己四小姐?作为一个常年守着各大小说网站的资深读者,林夕心下有些了然:别人车祸穿、癌症穿、掉崖穿,自己是PPT穿、扭头穿?

  “四小姐,您没事吧?”中年女子见林夕的神色再没有之前的悲愤与伤痛,反而多了些茫然。这孩子,不会是自尽被救回来后,脑子糊涂了吧?心急之下,探手向林夕额头上伸去,想要查验一番。
  林夕下意识的身子往后想要躲开。可毕竟是躺在床上行动不便,而且对方的速度看似不快,却闪念间便稳稳的停在了她的额头上,沉吟片刻,随后脸上绽出笑容:“谢天谢地没什么事。四小姐,您又何必这么想不开?”

  虽然林夕一时间不太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但见到眼前这个中年女子对自己亲切而恭敬,应该是自己穿越过来“四小姐”这个身份的缘故。她一边告诫自己要迅速定下神来以免被看出破绽,一面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下四周。
  房屋不大,布置极简。入目仅有一张四方桌,几张小凳子和身下这张硬板床。结合中年女子说的“想不开”,似乎这四小姐在府中地位不高或是生活遇到了窘境。

  见林夕没有回应自己,中年女子的笑容稍减,竭力想让语气上扬但很明显失败了,声音有些沙哑:“四小姐,我知道您心里苦。夫人……”说到这里,她竟然有些破音,扭头不让林夕看她的表情,半晌才回过头来,“纵然夫人已经去了,又是那样……那样的方式……可总算万幸,即便咱满门千余口被屠,您总算是保全下来了,只要留得命在……又,又哪怕不会等到报这血海深仇的一天!”
  !!!
  林夕脑子中只剩下三个变得血淋淋的感叹号。
  血海深仇?!还满门千余口被屠?!这是什么概念?林夕不由紧张得身子一抖。上下唇轻碰了下想问话,却觉得嗓子疼痛无法发声,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问起。这是哪个朝代的小姐家里犯了事儿,惨遭失败被诛了九族?
  见林夕小脸惨白,中年女子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了四小姐,忙又柔声安慰道:“四小姐您放心,空慈方丈慈悲为怀,见不得这样的惨事,且佛法精深,纵然那群贼子知道您藏身在这里,也必不敢上门找您……您若只想和夫人当年一般,平安度过一生,不愿想那报仇之事,这里也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何况。”说到此处,她掩不住的神色凄厉,“何况我们本就是无妄之灾!我就不信老爷这么狠心,连夫人这最后的骨血也不肯庇佑!”

  老爷还在,夫人死了,自己是最后的骨血。林夕的脑子飞速运转着。这个中年女子应该是娘家那边的仆人或奶妈之流,老爷不肯或不能收留自己,她带着自己这四小姐逃到寺庙,托庇于一个名为空慈的方丈。
  诶?等等?自己不是小姐吗?怎么能藏进寺庙?林夕有心想问,又怕惹人怀疑,只能暂时先压下疑问。
  “您、您也别太伤心,更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伤了身子。总之,奶妈应承您,不管您日后是想报仇也好,想平淡度日也好,待您成年之后,只要带个口信给我。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一定实现您的心愿。”中年女子抓住林夕的双手,眼中含泪,却又带着殷殷期盼,“四小姐,您也应承我,好好活下去,可好?”

  看吧看吧,果然是奶妈。林夕看着面前这人真情流露,虽然无法融入进去,也不可能完全无动于衷,生怕再犹豫片刻对方就会失声痛哭,只得乖巧点头。
  奶妈见林夕点头应诺,又勉强挤出笑容:“四小姐自小就是极为懂事守诺的,只要您应承了,我就放心了。只是有句话我虽然叮嘱了多次,也还要再叮嘱一次。虽然您的事情,空慈方丈是知晓的。但以他的身份,也并不是任何事都能随心所欲。所以这青莲玉坠您必须随身携带,片刻不能离身,否则身形泄露,被其他佛门高僧或修行中人看出身份来,不但会拖累方丈和化生寺多年威名,还会被赶出寺庙,恐会伤及性命。“说到此处,奶妈轻轻拉开林夕的衣领,珍而重之的轻抚了下脖颈上贴身佩戴的一个青莲形状的玉坠,又将其塞回衣领内,细细为她整理了下衣衫。
  戴上玉坠就可以遮掩身份?逻辑上说不通啊。林夕准备等奶妈离开后仔细观察下这功用神奇的玉坠。

  “只是虽然有青莲玉坠护身,您孤苦一个女子在寺庙里待着也是诸多不便,若是夫人还在,您又何必躲到这里来……是奶妈没用,护不住您……”说到这里,奶妈又哽咽了,“这里我不能多留,这便要离开了。四小姐,您多加保重。”说完,不等林夕再有别的反应,转身便走。她的话虽然说得不清不楚,时不时还要哭上一番,身形倒是移动得挺快,站起身就消失在林夕面前。

  林夕双眼瞪成了圆形。
  消、消失了……一个大活人,说完要离开,从床边站起身就消失了?
  林夕喉咙间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成为她来到这个世界发出的第一道响声。
  <未完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