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圣三界同人小说】怪异但鸢尾(更新中)

2018-1-22 22:34| 发布者: 十七呀| 查看: 441| 评论: 0|原作者: 奸臣、

摘要: 【内容来源:梦幻西游官方论坛】
                                      服务器:笑傲三界—花好月圆    ID:118096    怪异但鸢尾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

         这是他现在最大的困惑,他的直觉不应该这样。他时刻的想拿好自己,好比一尊菩萨,非得信徒花红彩礼的把他请下神坛,他才觉得很有面子,即便他思凡心切。然而他习惯伪装了,时时刻刻的只想维护他哪卑微又高傲的形象。

         长安街很热闹,长安的酒店更是热闹非凡。他看着前面店小二刚刚拿上来的女儿红,他一饮而尽。

         馥郁芳香,味而久远更为浓烈,他的嘴里甜、酸、苦、辛、鲜、涩六味于一体。他醉眼迷离的看着手中的酒,琥珀色,透明澄澈,纯净可爱,使人赏心悦目。他想赞一声,好酒。但是却如何也发不声音来。

         每个人应该都有失落的时候,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嘛。人怎么可能每时每刻的欢心快乐呢?他这样想,也这么觉得。世上绝没一个人永远都能开心快乐,顺心顺意的,他心里虽这么想,可是仍旧有一种不甘心的委屈。

         他又想,人要不良心都在,要不良心被狗吃了,哪种良心被狗吃了一半的人,最是厌烦,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放不下,拿不起。
         这里是长安城最热闹的酒店,有远来的剑客,书生,侠女。他看着人来又人去。他们有成群结队,谈笑风生,笑语连声,也有一脸风尘,神色着急,形影孤单。

         他偷偷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饮尽杯中之酒。



本帖最后由 奸臣、 于 2017-2-7 20:00 编辑

   1、“桃夭柳媚梦酣眠,笑语嫣然化春风。”
        北俱芦洲,这里是一个除了白,就是一片白的地方。如果有雪花落下来?哪会多么好看?可是他从没见过,他是从江南来的,哪里的白雪,只要过几天太阳出来了,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只有到明年的冬天,才会又有许许多多的雪花,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所以,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白雪。

        因为没有配乐,没有大雪,甚至连一个温暖的拥抱也没有,他走的并不悲壮。他没有阳光俊俏过,也没有忧郁得吸人,像及了一条迷失方向的狗,他走在白雪皑皑之上,只是背影被拉得好长好长。

        可是,当哪个身着粉红色的少女在这片白雪出现的时候,他觉得天地间再也不是这般安静单调的白了。在此之前,他偶尔在无人的深夜里,会想到自己将来是在什么场景邂逅到哪个人。她,她应该会很美,笑起来也要灿烂,自己会对她一见钟情吗?两人是不是很快坠入爱河,恋爱,结婚,生子。他想到这儿,摇了摇头,把这些幻想甩开。

        他望着她,只觉这少女身旁似有烟霞轻云,当真非尘世中人,只是哪少女轻轻向他看了一眼,便转了身去。他突然有一种心痛,真实的哪种疼,好似有人拿着针在自己胸口上狠狠的扎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只因哪少女望他的一眼里,眼神里毫无色彩,就好比人们在看路上的一块石头,一棵树,漠不关心在意。他想上去打个招呼,故意搭个讪,但是无论如何也迈不出脚。
   
        桃夭夭转了身,向无边无际的白雪扫视了一眼,不禁皱起一对秀丽的淡眉。心中暗暗想到,哪日回蟠桃园看望桃园仙子,她说天宫之所以震颤不已,原是极北之地的大泽遭遇地动,山冢崩殂,泽中龙王不知所踪。王母娘娘命自己前往北俱阻止洪灾,暗中寻找失踪的水泽龙王。但是,这漫漫大雪,如何寻找?自己在芦州北俱已经寻了三日,如大海捞针,当真气恼!
      
         她不禁踢了踢地上的白雪,眼前扬起了一阵白雪,如天空下起雪来一般。桃夭夭心想,不如问问身后哪人吧。想到这儿,她又转了身来,看见哪人傻傻望着自己的。桃夭夭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发现这人并无特别之处,随即礼貌的轻声问道,“你好,你可知道北俱之地有一处桃丘?”
   
        “桃丘?”他愣了一下,不禁跟着重复了一句。随即忍不住哈哈的笑道,“这万里雪地,怎么可能有桃丘?”





本帖最后由 奸臣、 于 2017-2-7 20:31 编辑

   
        
每人都要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其实会很简单,倘若你扮演的角色被拒绝了,而你已经无法控制自己,那么一定会去坚守最后的完美,像电影的镜头——大雨里,让对方留给你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背影,别人也许有谎言或无奈,而且是必须有谎言或无奈,不然怎么享受高强度的虚荣,而你也必须相信,否则你会觉得不够完美,热情会受阻,幸福感会降低。
        他笑了几句,便停了下来,脸上略有尴尬之色。哪少女只是一副淡然的望着他,脸上丝毫没受到他这句话的影响,随即只轻声的道了一声,“谢谢。”礼貌至极,话毕,转身就向前方走去。

        大家都会有这样的好奇,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可能会有人告诉你,翻过了这座山的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的。回首一下可能会更好,但是以他的性格,不受点疼痛又怎会甘心?
        他突然觉得刚才哪句话一点儿都不好笑,万里雪地为什么不能有桃丘呢?人如桃花,眼前的少女就是一朵绽放的桃花,有她在的地方,是不是胜过世间任何一处的桃丘?

        他看着前方窈窕的倩影,在白雪皑皑里的一身的粉色,是格外的鲜艳亮丽,如同江南傍晚的彩霞,遥远而不可及。他想追上去,但是脚却没动,追上去又能说些什么呢?他知道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可是如常人一般,多少并不甘心。

        芦洲北俱依旧很白,白得如此不可思议。他盲目的在雪地里走着,心中期盼着下次的邂逅。他想,邂逅总是会那么不可思议的吧?当有人从他面前路过时,他也会停下来,问道,“你好,你知道这附近有桃丘吗?”只因她也在找桃丘,路人有好奇的,也有嘲笑的,只是这些并不重要。
        当他在北俱极北的地方看见哪一片的桃林的时候,他心脏不禁噗噗直跳里,然而几日来的愁眉苦脸好似瞬间都飘走了一般。原来这地方真的有桃丘,他暗暗的想到。等他走近的时候,哪个少女果然在哪里,还是哪一身的粉红色,站在一片片的桃树下,好似桃花仙女一般。他不敢上前,怕破坏了这如画的画面,有的时候远远的望着,也是一种幸福。            但是哪少女已经发现了他,轻声问道,“是你?”
         他很开心,她还记得自己,他点了点头,笑道,“这而真有桃丘啊!”声音里夹着欢悦之情,好似是他所寻之地一般。
         桃夭夭看了一眼,说道,“这是千年前,夸父用桃杖所化而成。只是里面原本是封印着一只妖魔。”
         “妖魔?”他问道,他很开心,她能对他说这些。
         桃夭夭道,“是的,只是这次遇见了千年不遇的地动,封印出现裂隙,里面的妖魔早已不知所踪。”说完这话,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劝你,还是尽快的离开这儿吧。”




哎呀,在诗情画意哪个区  


   2、“梦里真假难寻觅,刹那红颜俱是空。”
   
        一个小男孩在一棵小桃树下跑了几圈,然后安静的躺在小桃树下,小男孩看着身边的小桃树。桃林里的桃树很多,有高大参天的,有娇艳玉立的,地上有美丽的花儿,嫩绿的小草,那些都是很好很漂亮的,但是在小男孩的眼里,这棵小桃树是最漂亮,最可爱的。

         “你是问我,这几天去了哪里吗?”小男孩对着小桃树说。小桃树像是在回应他一般,枝叶动了动。小男孩又说道,“你说你没见过海,没有听过海声。我这几天去了傲来国的大海,哪里的大海无边无际,海声是呼呼的……”小男孩就这么欢快的告诉小桃树,走出白雪层层的北俱,有座山叫花果山,哪里有满山偏野的猴子,有跟它们一样的桃树,但是哪里的桃树却没有这里的好看。又说过了花果山,就会到一个叫傲来国的地方,哪里有石头建的房子,还有数不尽的人,有……

         “你不用羡慕我,你以后想看什么,我都帮你看了,然后在回来告诉你。”小桃树的枝叶飒飒作响,像极了一个欢快的孩子在跳舞。“嗯,你也要努力的生长,哪么你就可以看见蓝色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多彩的晚霞。”小男孩盯着头上的小桃山,漆黑的眼珠里一片的纯真可爱。
      突然从远处跑来了几只小动物,小男孩从地上跳了起来,叫道,“小猪,小狸你们也来了啊!”它们好似并不害怕小男孩,欢快的围着小男孩和小桃树跳着……

        偃无师最近很烦,不,是一直都很烦。一个人之所以会烦,当然是遇见不开心或着说有一件让他想不明白的事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就不停的做着这么一个怪梦。他觉得这个梦很幼稚,他连忙甩了甩酷酷的长发,好似要把这梦甩开了一般。偃无师是古国偃师之后,三界中唯一精通古老偃术的人。然而这些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束缚,他一生下来似乎只有一种使命——守护这片桃丘。

        “你们是谁?”当偃无师看见桃丘外面的一男一女问道。

         有时候很多事情是我们想忘记而忘记不了的,而也有一些事情是哪些人想记得而又记不住的。桃夭夭看着眼前的少年,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是一个认识很久的人,但是她明明记得,自己从未见过这人。

        “你们来到此处做什么?”偃无师戒备的扫视了一眼前面的两人,又问了一句。

         待他听到了第二句问话声时,他的眼神这才从少女的身上拉了回来,他转向旁边问话的少年。只见少年一身淡黑色锦衣,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两肩之上,一张英俊而白皙的脸,气宇轩扬的望着这边。




本帖最后由 奸臣、 于 2017-2-17 23:29 编辑

        “我叫桃夭夭,是王母娘娘派我来此地查寻水泽龙王,阻止洪灾危祸人间的。”旁边的少女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一边的他看了少女一眼,心里一喜,暗念道,“原来她叫桃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啊,原来你们是天上派来的?”哪少年惊道。

         他听了少年用“他们”二字,不禁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我,我只是路过的。”哪少年不禁打量了他几眼,随即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

         桃夭夭直接问道,“你是古国偃师之后?” 偃无师点头道,“这你也知道?我叫偃无师。”

         桃夭夭接着问道,“你可知道最近桃丘所发何事?”

         偃无师说道,“我偃族世代守护桃丘,我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你是王母娘娘派来,哪是要来帮助我族的吗?”原来,他们偃族人皆通晓偃术之法,世代守护这片桃丘,哪是因为桃丘之内一直封印着一直上古妖魔“日影”。

         桃夭夭听到这儿接道,“嗯,你们偃族本是夸父后裔,上天赐予你们偃术之法,自然是为了守护这片桃丘。”偃无师看了少女一眼,随即心中想道,“她是天上派来的,晓得我偃族来历,哪倒也不足为怪。”

         偃无师道,“只是前不久时间,不知为何,突然地动山摇,远处的泽水汹涌而来,桃丘里的桃树都是按着五行八卦之阵栽种,如今被洪水一冲,各处阵眼都乱了套。桃丘之中的封坛更是四处出现裂隙,封坛之地本有上古大神留下的封印,却都被这一场洪灾给破坏了。”

         桃夭夭道,“这一定是水泽龙王搞的鬼,哪泽水淹没而来,也只有他能有此能力。如今哪水泽龙王不知去向,不知是畏罪潜逃还是另有隐情?”偃无师听她这么说,又惊又怒道,“小仙女,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洪灾是哪水泽龙王故意所为吗?他,他为什么这么做?”

         “小仙女?”桃夭夭本是一层不变的俏脸,突然呲呲的笑了起来。他和偃无师两人见了这少女展颜而笑,都不禁为此一愣,却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因为这三字开心不已,他心里莫名的一抖,暗暗的默念道,“小仙女,小仙女,你也是我心中的仙女啊!”。

          桃夭夭笑了一会,也发现自己有所失态,脸色露出一丝丝的不好意思,含羞的说道,“这只是我猜测,这水泽本是哪水泽龙王所管辖,洪灾此等大事,如若无上天旨意,何人胆敢私自违背天意发起洪灾。或许哪龙王另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王母娘娘既然派我下来,哪自是需要我去查寻一二了。”

        偃无师听她如此一说,跟着点头道,“原来如此,此事危祸不小,更是坏了我桃丘使命,我这就与小仙女一同探查一番吧。”

        桃夭夭喜道,“有你偃术帮忙,你对桃丘一带也比我了解,有你帮忙,哪是再好不过了。”随即说道,“你可以叫我夭夭……”        “嗯,那你这就先随我到桃丘内的封台之上见见各位长老吧……”

        他看着眼前对话的两人,好似自己是哪么多余,他想要鼓起勇气插话去说点什么,但是发现自己这时竟然词穷了。突然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见哪少女转头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这里很不安全,你快些离开吧。”

        他看着眼前越行越远的两道背影,脑子是一片的空白,耳边只有桃丘外呼呼的风声。
        
        这一天,桃丘外的一个男子整整的站了一个下午,好似在等待着什么出现。
   
        又过了许久,他看了看桃丘深处,然后呼出了一口深气,转身向北俱方向走去。

        原来北俱是如此的寒冷……


长安酒店中。
        他喝尽杯中最后一滴酒,不禁甩了甩头,好似要把这记忆从脑袋中甩开。自从三月前他从北俱回来,这记忆时刻的会从某深处冒了出来。他摇了摇空酒壶,随后向远处的小二招了招手,嘶哑的声音叫道,“再来一壶。”
        突然,一人伸出了手来一把的按下他抬起的左手,说道,“你不能在喝了。”

        他抬起醉眼望了哪人一眼,哪人全身笼罩在黑袍之内,头上带着一个黑色的斗笠。
        他笑了笑,说道,“是元辰啊,你怎么来了。快,坐下陪我喝酒。”说完一把的拉着对方坐下。

        元辰苦笑了一下,坐在他对面说道,“你自北俱回来,何以整日买醉于此?”

        他摇了摇头,脸色是一片的灰白,他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脑子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大唐境外遇见他。当时这家伙也是一副落魄得如丢了魂的野鬼,突然的从草丛里冒出来。一把的抓住自己的手臂就问自己,“你是否相信晚儿可以复活?”
        哪时候的自己,只觉得对方是个神经病,那时候他不知道谁是晚儿,只是想着人若死了怎么能复活。但他看见这家伙迷离的眼神中闪过一阵阵的渴望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竟是不忍心的说出这话来。那时候他觉得自己会很可笑,就像眼前这家伙脑袋上长着一对角一样可笑,但是他还是回答道,“世间无奇不有,说不定有的人是可以复活的。”(元辰的故事可以看这:https://xyq.netease.com/thread-3936578-1-1.html)

        他突然问道,“元辰,这几年来,你可对燕晚后悔过?”
        元辰一愣,随即眼神是一片的黯淡,回答道,“当然没有,我一辈子也不会后悔的。”元辰的语气很坚定。
        他又问道,“如果,我说如果,燕晚没有为你挡下哪一剑呢?”
        元辰一愣,随即说道,“你,你说的什么意思?”他说道,“我的意思,如果燕晚没为你挡下哪一剑,你还会如此的爱她吗?”
        “我……”元辰“我”了一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过了一会,元辰黯然的说道,“我不知道,燕晚终究没有负过我,我,我对她哪也是不错的,她为我丢了性命,我,我这一生也只爱能她了。”
        他看着元辰,心里突然有一些过意不去的,但是他突然有点嫉妒元辰,他想说一句“对不起”,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竟然是“你,你是幸福的。”
         
        他想,
        假如从此再也不见,祝你,早上好,下午好,晚上好!!!



3、“大千世界,凭栏忆,浅行,掩花,闲梦,惊醒。莽莽苍苍,撩轻狂,无言,阑珊,轻还,思往。”

       元辰现在就有一种悲凉的感觉,元辰本来想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一下眼前的男子,但是张了张口,还是没发出一丝的声音。元辰叹了一句,拿起刚才店小二送上来的一坛女儿红说道,“来,今日兄弟我陪你大醉一场。”说罢,就给他的酒杯上加满了酒。
       突然旁边一道含笑的声音,说道,“原来你们躲在这儿消遣了,喝酒这等好事,竟然不叫上我,真是不够意思。”这话音未落,元辰手中的女儿红就被人一把的夺去。刚才哪说话之人,又对着手中的酒坛闻了闻,赞道,“好酒,好酒,这女儿红也就长安城里的酒店才能喝得到。”

       元辰和他一同望了哪说话之人一眼,都微微的会心一笑。元辰说道,“你这和尚,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哪人一身剑客打扮,一头的长发,很是潇洒的披在身上。灰白色的衣服好似穿了好久,但是却是干净得很。这人看着更像是个流浪剑客,只是很奇怪的是元辰为什么会称呼他为“和尚”。

       他看着眼前之人坐了下来。他知道,这个披着长发之人一点儿都不潇洒,他从小就在化生寺里长大,如果没有变化,或许就真的能成为一名和尚了。但是几年前不知为何,江湖上就多了一名“月下僧”。
       月下僧很喜欢喝酒,三界之中有淡香的梅花酒,清甜的珍露酒,有大补的蛇胆酒和浓烈的女儿红,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酒。但是他知道,这个爱酒之人,永远都不敢喝一种名叫“醉生梦死”的酒。月下僧去过很多地方,每个地方都不会呆很久,但是他知道,每年的春天,月下僧都会去大唐境外的魔王寨外面,他好似要在等什么人。
   
       魔王寨外,浮沙满地。但是,他都会待上一个月。(月下僧的故事看这里:https://xyq.netease.com/thread-3837972-1-1.html)

      月下僧好似并不高兴元辰这么叫他,一把拉过长椅坐了下来。先是给自己倒满了一杯女儿红,一口饮尽,这才说道,“你这小子莫要得意,你还不知道最近江湖出来一个“聚圣三界”,正在满世界的到处找你吧?”

       他和元辰都是一愣,元辰问道,“聚圣三界?什么鬼?”
       月下僧嘿嘿一笑,摇头道,“这我可不知道什么鬼,听说是由一男两女组成的,年纪都不大,三人好像是三界种族之人,所以称三界。但这聚圣嘛?”
        元辰冷冷一笑,冷声说道,“希望这聚圣二字别是浪得虚名的,几个黄毛少年聚在一起,就当敢称圣,当真笑话。”
       月下僧扫了元辰一眼,突然说道,“他们到处打听水泽龙王……”
       元辰一惊,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斗篷下的俊脸抖了抖,不由自主的看向对方的他。
       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淡淡的向月下僧问道,“你知道这三人什么来历吗?”
       月下僧又摇了摇头,也喝了一口酒,说道,“不知道,我只听人说,这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好似会传说中已经失传好久的偃术,对了他们好像是从芦洲北俱方向而来的。”
     
       “噔!”元辰和月下僧都惊讶的看着从他手中掉落的酒杯。

本帖最后由 奸臣、 于 2017-2-14 23:20 编辑

        很多时候人的自我防御手段莫过于掩饰了,但是,有一天好不容易戴起来的面具碎个噼里啪啦,被看穿的心思被当作笑话说出来哈哈大笑的时,是要矢口否认,一口承认还是气急败坏?都没有,你只能像听到全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啊笑啊!笑到腰都直不起了,笑到眼泪都出来了。而那个笑得最没心没肺的人,总是心里痛得最撕心裂肺的。
        每个人都有苦逼的时候,即便是空气中的尘埃,也只能在别人面前卑微过一次,你当然可以不屑甚至肆无忌惮地伤害。只是每个人心中的勇敢小人再坚强,也有被捅死的一天。有些东西,你怎么维护都也没用,不失去一次,你就不知道它有多珍贵。但是最悲剧的是在于,最珍贵的东西,上天往往只舍得给你一次。
        
         元辰和月下僧都很惊讶,惊讶的是这个从来一副事不关己,好似天塌下来,也与他无关的人,为何会听到这么一句话,失态到掉落手中之物。他二人相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发问。因为他们知道,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这天,他们三人从傍晚喝到深夜,从酒店打烊各自提着酒喝到长安街的桥头。
        三人都醉倒在桥头上,元辰迷迷糊糊的靠在桥墩边,嘴角露出一丝丝的微笑,低声独自念道,“晚儿,晚儿,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月下僧醉倒在地上,地面的青石板很凉,好似他一直以来的心,从没温暖过,他出神的望着天空,哪里有一道淡淡的月光,他有点失望和失落,在他的世界里,浮沙满地。
     
         而他的梦是?
  
          江南野外,一个一年四季如春的好地方。这里有杨柳,有青青的草,五颜六色的花儿,河里有各类的鱼儿。一个樵夫从山上背着木柴走了下来,对着河边的一个少年说道,“今天又去给小桃树浇水啊?”
         哪少年穿着一件灰色破布衣,脚下踩着一双破布鞋,提着一个破木桶在河里打了一桶水,见樵夫问话,高兴的应道,“大叔,是的。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

          樵夫回道,“今天家里有点事儿,要早些回去。”随即路过少年旁边,笑骂道,“傻孩子,哪是一棵野桃树,又生在野岭之上,即便长大了,也长不出桃子来,何必浪费这大把时间呢?”
          少年也不反驳,连连点头应笑道,“是的是的,大叔我这只是闲着无聊,种着玩,哪日这桃树死了,也就砍了拿回家当柴火烧了。”
          樵夫听他如此说,也只好叮嘱了一番,荒山野岭,莫要走远之类的话,便与少年分开。
         少年提着破木桶,脚步蹒跚的向野岭走去,不一会就到了一块荒山乱石崖边。石崖边孤零零的有一棵枯桃树,干涸的树枝,几片枯黄的桃叶,都隐隐的显示着这棵桃树马上要死了一般。
        哪少年走近,先是在桃树边倒下了一桶水,哪桃树好似活了一般,干涸的桃枝动了动。
        少年笑道,“你看你,马上都要枯死了,快喝水吧?”
        哪枯桃树竟然会说话,银铃般的少女声,只是一副毫无生机的模样,应道,“我都要死了,喝在多水也没用了。谢谢你这十几年每天都提水给我。”
          少年看了桃树一眼,不想她继续的这般丧气,强笑的说道,“我从三岁就见你长在这儿,你这棵桃树也是怪,江南这里好地方这么多,偏偏是生长在这野岭上。”少年指了指崖下的长河,哪周边都是一排排高大的杨柳,说道,“你看看下面的那些杨柳,就生在河边,多方便。”
        “你在看看你,一副瘦枯柴,只怕砍了,也烧不了多少火来。”说罢,还用手摇了摇桃树干。
        哪桃树被他这么一摇,晃来晃去,不禁尖叫了一声,怒道,“滚开,把你的手拿开。”
        少年松了手,嘻嘻的一笑,开玩笑道,“我看你这么瘦,一定是没有营养,要不我这就挑一桶牛粪马尿的,给你施施肥。”
        哪桃树听了少年的话,语含惊恐嫌弃的叫道,“不要,不要,你....你太恶心了。”哪少年也不管她叫喊,依旧的开心说道,“哪日我家后院一棵小花,也是如你这般要死不活的,我一波尿下去,第二日就精壮起来了,哈哈。”说完这儿,忍不住哈哈大笑。
         
        哪桃树见他如此,干脆就此不做声了。少年笑了一会,见桃树没理会他,突然问道,“刚才大叔说你是棵野桃树,即便长大了,以后也不会生桃子,你说你会不会生桃子?”
        哪桃树不禁又是一抖了抖,语含娇羞的道“我,你滚开了,每天无聊就跑来开我玩笑,我在也不理你了。”
        少年听了她的话,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哎,哪死老头说不能移动你,要不然我就帮你移栽到别处了。”

本帖最后由 奸臣、 于 2017-2-17 23:10 编辑

      “哎哟!”少年突然一声惊呼,随即跳了开来叫道,“别打,别打了。”
       只见后面空中飞来一只拐杖,哪拐杖在空中舞了一圈,又飞向少年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两下。一边传来少年的惊叫声以及那颗桃树“咯咯”的娇俏声。
        哪桃树向哪拐杖喜道,“爷爷,爷爷,你来了啊!”
        哪拐杖听了这叫声,在空中晃动了几下,突然哪拐杖底下变出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哪白胡子老爷爷身材矮小,穿着一身破烂衣服,正是这穷山野岭的土地公公。
        土地公公又举起手中的拐杖轻打了少年一下,说道,“叫你这臭小子在背后骂人。”少年本能的向后一躲,笑嘻嘻的说道,“不敢了,不敢了。”
        土地公公也懒得理他,走向小桃树,细细的看了桃树几眼,眉头皱的更深了,不禁摸着白胡子叹气道,“哎,丫头,你这是越来越严重了,如若在不想办法,只怕……”
  
        哪桃树听了他的话,反而连忙安慰道,“爷爷你也不用担心,这几十年来,谢谢你的照顾,要不然丫头我不是被人砍了,被野兽踩了,就是枯死了。能多活了这几十年来,见见这美丽的世界,我已经很知足了。”
        土地公公听了她这么说,不禁欣慰的伸出老手抚摸了一下桃树的树干,哪里的外面是一层层干涸的树皮。土地公公眼里闪过一阵阵的慈爱,说道,“丫头,你本是王母娘娘瑶池蟠桃园里的仙桃,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怒之下,把蟠桃园内的桃树打得乱七八糟,你这才从天上掉到此处。”“哎,也是机缘巧合,你这天上之物,竟也在这荒山野地生根发芽,慢慢生长为一棵桃树来。”
     
        哪桃树嘻嘻一笑应道,“是啊,也是我命好,落在这儿,竟没被什么野兽吃了,后来又遇见了爷爷帮我开了灵窍,这才能感知到这个世界万物。”土地公公点头道,“也是,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如果一掉下来,就被野兽叼走了 ,也就没有现在的丫头了。”

        哪桃树的枯枝在风中摇了摇,少年好像看到空中飞舞着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女,心里不禁升起一阵的怜爱。又听哪桃树说道,“我很感谢这天,这地,这空气,这片野岭上的花草,树木,还有爷爷和……”
      
        少年好像感觉到对面的小桃树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他心里突然有一阵莫名的急着,他急着向土地公公叫道,“老头,你不是神仙吗?为什么不救救她。”
        土地公公见惯了这小子称呼自己“老头”,好在他并不介意,听少年如此说道,不禁老脸一红,嘴里叹道,“你这小子明白什么?我……我本是本地小小下仙,哪里有什么本事?当年若不是意外的得到南海观世音菩萨紫竹林内的一片“餐风饮露”,即便想唤起丫头的灵窍都很难。”
        少年听了不禁失落万分,只是他心中早已经明了,嘴上仍旧忍不住问道,“那……那就没有别的法子吗?”
        土地公公摸了一下白胡子,想了一会,突然说道,“那倒也不是。丫头本是上天之物,天生就是灵体,只要把她移种到灵气密集之地,吸收万物之灵气,过了百年千年,自然慢慢能修成大道。”
        少年听说有办法,开心不已,跺着脚,在地上欢快的跳了几下,喜道,“哪还等什么,咋们赶紧把她移种过去。”
        土地公公白了少年一眼,用拐杖轻敲了少年一下,让他安静了下来,这才说道,“臭小子,哪里有那么容易,这世间灵气密集之地可并不多,哪花果山本是不错,然而哪猴子太多,丫头去了只怕危险重重。听说从哪花果山过去,到了北俱芦洲,哪里虽说是极北之地白雪漫漫,四季如冬,但是某处却有世外桃源,乃上古大神所留之地,世代由上古大神后裔守护。”
     
          少年“啊”的一声,心中暗道,“北俱芦洲?世外桃源?什么鬼啊?”

       清晨的阳光慢慢的从树上的叶子间隙中偷偷的照射在他的脸上,他伸手搓了搓脸,手上能感觉到脸上的胡渣子。他抬头看了附近一眼,元辰和月下僧都已经不见了,他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
      
       但是他想,即便留下来又有什么用呢?
      
       他站了起来,大清早的长安城,还是很安静的。他站在桥上,望着桥下面的流水倒映出来的自己,苍白而无力。他突然想起当年有一个叫“日影”的人对他说过,“你是个好人,然而却毫无用处。”
        他脸上露出一丝的苦笑,他是个不喜欢扮演悲苦的人,因为悲苦的人总是容易被人遗忘,像废弃院子里的花朵,狗都不来一只。以前他总想自己应该在本质上如世人一般,有天生的世俗,市侩的精明,偶尔几次像无根浮萍一样软弱无力,不能自控,其实算不得悲苦,更不值得被怜悯。

        月下僧曾经对他说过,“也许某一天的晚上,一个人对你说,我去睡了,晚安。你总会激动的自我以为是陪TA聊完最后一刻的人,但是你永远不知道,TA会轻轻的打开另一个对话框,睡不着怎么办?三界曾经盛传过一句话,沉睡的人,你总有办法去唤醒,但是你永远没办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三天后,长寿村酒店里,一个全身披着黑袍的人,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他。
         
         黑袍人冰冷冷的声音淡淡说道,“我一直很奇怪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年在桃丘第一次见你,你只不过是个穿着破烂衣服的穷小子,后来你为了一棵桃树,又像极了一个傻子。我现在很好奇,很好奇。”

         他抬起苍白的脸扫了对面黑袍人一样,并没有回答他。哪黑袍人突然发出阴阴的冷笑,“你虽然从封印中把我救了出来,但是这只不过是我们先前的交易,你要的我已经给你了,你也兑现了你的承诺。而如今……嘿嘿,如今你在不去找九转还魂丹救你小命,估计再活不过半月了。”
         
         他走了过去,坐在一张椅子上,拿起桌上的酒,轻轻递到嘴唇边,饮了一口,低声说了一句,“听不到音乐的人,总以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