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微】 千 梦 集 (人生如梦,我便赠你千梦。)

2018-1-22 22:22| 发布者: 十七呀| 查看: 1035| 评论: 0|原作者: 古七七

摘要: 【内容来源:梦幻西游官方论坛】
序篇:
今夜月色柔和,她却无法入睡。
“为何不睡?”
轻轻的询问,床头悄然落下一片素白的衣角。
“为何要睡?”她模仿着他的语气,伸手欲抚摸那洁白的衣角。
柔软的布料从指间滑过。
“你相不相信人生如梦这个说法?”
她勾唇轻笑,不置可否:“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若说人生如梦,我便赠你千梦,可好?”
“......千重人生,自是极好。”



8744ebf81a4c510f979f294c6259252dd42aa509.jpg

第一梦:
她从黑夜中苏醒,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利爪。
这一夜,她是威风凛凛的白虎。
利剑破空而来,射伤她矫健的后腿。
温热的血溅在嶙峋的石上,开出一朵灼眼的花。
她抬头望向骏马上手持金弓的人。
一身铠甲,当真是天人之姿。
“你这禽兽真是愚笨,怎不知反抗?”他冷声道。
反抗又有何用?他是人,她是兽。
“以后你便当我的坐椅,赐名风虎,如何?”
她迈步走向他,转身露出伤口,低吼。
他便朗声大笑:“哈哈,你这畜生果真有趣!随我回营,自有大夫为你疗伤。”
十年征战,她陪他作战沙场,杀敌数万,为他赢得无尽荣耀。
那日得胜回朝,他领她到当初捕获她的地方。
“你已尽了你的义务,现在,我赐你自由。”
她将他从背上抖落,不顾他惊异的目光,径自走向洞穴。
十年生死相伴,她对他而言却不过是取胜的工具罢了。
如此,又有何留恋?


【纵是日夜相伴,我在你心中也未占丝毫地位。】


1.jpg



第二梦:
这一夜,他是声名显赫的将军,她是卑贱的歌姬。
他奉旨前往边疆杀敌。
临行之际,他对一袭白衣手撑素伞的她说:“等我。”
她含笑低头,说:“好,我等你。”
于是她每天倚在门边,望着他出征的方向,静静等着。
一等就是十年,他仍旧未归。
仰慕他的女子都早已作为人嫁,唯有她守着那份执念等他归来。
又是两年,他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十指芊芊轻抚漆黑的棺木。喃喃道:“十二年了,你终于回来了,真好......”

【你未归来,我怎敢离去。】


QQ图片20140606154040.jpg



第三梦:
这一夜,她以丞相府最尊贵的千金身份,嫁入皇宫。
这一夜,他以掌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帝王身份,迎娶她。
他宠她,宁可弃了满案奏折也要陪她聊天解闷,宁可驳了众臣的面也要带她上朝,宁可惹了佳丽三千的怨也要独宠她一人。
可是最后,他却亲手将丞相府满门抄斩。
她站在一片血泊中,望着他的背影,茫然的问:“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他那么宠她,怎么舍得......
他回头望她,眼神里满是厌恶:“不这样,你那多疑的父亲怎么会相信朕呢?”
她终是倒下了,身后的侍卫收回沾满血迹的剑,低声问:“皇上,怎么处理?”
他瞥了一眼她被鲜血浸红的衣衫,冷声说:“找个池子,沉了吧。”

【最是无情帝王家。】



f8198618367adab4456cd01589d4b31c8701e42c.jpg



第四梦:
“嘭嘭。”屋外传来有力的叩门声。
她放下手中的活,起身开了门。
“姑娘,在下路过此地,可否暂住几日?”门外,他笑着问她。
一阵微风将落在他肩上的桃花瓣吹到她衣襟上。
她不说话,只微微侧了身子,算是默许。
三日后,他告辞离开。
左脚刚跨出屋门,他顿了一下,回头走到她面前,左手食指轻佻的抚上她的下颚。
“你可愿随我一起走?”他如是说,“我赐你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她浅笑:“妾身只求一物。”
“何物?”
“……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皱了眉。
她若无其事的笑了,转身走进里屋:“即使如此,从此山水不相逢。”
他伫立片刻,走出了屋子,独自上路,飞奔的马蹄踏过了几瓣刚落下的桃花。

【你的路途,从此不见我的苍老。】


QQ图片20140606154729.jpg



第五梦:
“你是谁?”她好奇地问树上的人。
树上的他一袭白衫拖地,戴着滑稽的面具,却难掩俊容。
“小姐说我是谁,我便是谁。”
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自那天起,她便常常偷溜到后山去找他聊天解闷。
三年春秋,她由懵懵懂懂的黄毛丫头长成了水灵秀气的大家闺秀。
他看她的眼神也渐渐不同往日,似乎,带了些忧伤。
“我要走了。”
“……为什么?”她愣住。
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他在树上,她在树下。
却未曾想到他要走。
“半年后,我自会上门提亲。”
她闻言眸子亮了一下,羞涩的笑了,真真是倾国倾城。
半年后,他未守约。
“小姐最近每日去后山,是为何事?”为她梳头的丫鬟轻轻梦幻西游。
“等人。”她语气里是满满的失落。
又是一年,她婉拒了无数门亲事,只为了等那个坐在树上陪她三年的他。
木梳骤然落到地上,替她绾发的丫鬟慌忙捡回梳子。
“怎么了?”
“没…..没有。”
“说!”她厉声呵斥。
丫鬟忐忑不安地拔下她头上那根白发,颤抖着递到她面前。
她看着那根刺眼的白发,突然伏在桌子上哭了。

【白发三千尺,寸寸为君思。】


1.jpg



第六梦:
这一夜,他是英姿飒爽的军队将领,她是温婉如水的苗疆女子。
他带兵收复边疆,路遇她所居住的小村庄。
她在溪边浣衣,一抬头,正巧撞进他的眸里。
军队整顿,停留在这个小村庄。
他便时时跟在她身后,远远地看着她,被发现了也不躲避。
终于,他向她提出了成亲的请求。
她温婉地笑,点头应下。
出嫁前一日,她换上红嫁衣,身上银饰叮当作响。
她忽然念及和他初遇的地方,便只身前往溪边。
“将军为何要娶那位苗疆女子?”
一个将士问他。
“苗人皆会蛊术,若她能为我们所用……”
他漠然答道。
她在树丛后紧紧捂着嘴,泪如雨下。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f603738da97739127f818b36fa198618377ae2c6.jpg




第七梦:
这一夜,他是画师,她是公主。
他奉命为她画像,挽袖落墨,一幅螓首蛾眉的美人图便勾勒了出来。
她抢过画像,打量了一下,皱眉道:“这画嘛,要讲究求实,你站在这儿,总也该画上去吧?”
他并不动怒,只是温润地笑,提笔补上自己在侧蘸墨思索的模样。
她接过画,满意地笑。
即将成人那天,父皇召她去书房,问她如何打算自己的婚嫁之事。
她紧握身侧随身携带的那卷画像,强笑道:“此等终身大事,自该听从父母之言。”
“据闻苏公子倾慕你已久,你可愿嫁与他?”
“宰相府的苏公子…….自是极好。”



【就算我放不下,那又怎样?】

3a292df5e0fe9925f6d4120936a85edf8cb1718a.jpg




第八梦:
这一夜,她是青楼名妓,一支红衣霓裳舞有幸被皇上看中,成为了他最宠爱的妃子。
“羽妃,朕累了,你跳一支舞给朕看,如何?”
她低头应诺,换上红得刺目的舞衣,在宫殿上翩然起舞,明艳得犹如盛开的牡丹。
皇上自是拍手叫好,忙命旁人赐下财物。
一年后,宫里新进一位比她更善舞的女子。
“皇上,您许久没看臣妾跳舞了,今夜就让臣妾为您舞一曲,可好?”
“朕很忙,没闲情看你跳什么舞。”
她垂首掩住眼中的泪,伏在地上恭送他朝着那位女子的寝宫走去。


【你腻了,我便放手。】


QQ图片20140607091033.jpg



第九梦:
这一夜,他是风流成性的王爷,她是他的王妃。
“夫人,本王昨日去了宜春院,那儿的纷蓝姑娘当真是天人之姿。”他摇着羽扇笑着同她说。
“嗯。”她淡然答道。
“本王欲纳她为妾,夫人以为如何?”他梦幻西游。
“王爷若是喜欢,妾身自是乐意。”她喝着茶,漫不经心地说。
“你不介意?”他收了扇,有些诧异。
“介意又如何,你从未在意我的回答。”




【我终生的等候,换不来你刹那的凝眸。】

QQ图片20140607091230.jpg



第十梦:
这一夜,他是山上的土匪头子,她是被他掳来的压寨夫人。
她反抗无效后,默不作声的陪了他五年,只为等那一刻。
“放我下山。”她趁他不注意,将刀架在他脖侧。
“......连你,也背叛我?”他失望的看着她。
“我从未归顺于你,何来的背叛之说?在你掳我上山,禁足我整整一年,强迫我同你圆房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今天!”她愤怒地说。
“你......就这般恨我?”他问她。
“是,我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她恨恨的说。
“好,我放你下山。从此以后,我们......死生不复相见。”
她抱着自己的行囊,走过最后一道关卡,却突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回头看向已遥不可见的他。
待回过神来,已是泪流满面。




【我恨你,可是却敌不过思念。】

720e0cf3d7ca7bcbeebeaf75bc096b63f724a8a7.jpg



第十一梦:
这一夜,他是富甲一方的纨绔子弟,她是京城青楼的舞姬。
她一支嫦娥泣灵舞名动京城,却抵不过他万般柔情。
他纳她为妾,惜若珍宝般地宠着。
每逢有客人到府上做客,他便大摆酒席,命她出来以舞助兴。
美酒佳人皆有,自是宾主皆欢。
“哥,你瞧着那位美人儿怎么样?”不知哪家的公子问他的长兄。
“舞跳得不错,却是个可怜人儿。”长兄叹道。
“为何?”那公子不解的梦幻西游。
他的长兄自斟一杯饮尽,道:“真不知这王爷是拿她当美人儿宠,还是当可供自己炫耀的宝贝宠。”




【情之一字,伤人深。】

1.jpg



第十二梦:
这一夜,他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帝王,她只是佳丽三千中的一个。
丽妃遭人陷害,痛失尚在腹中的孩子。
他大怒,下令严查。
却有人在她的寝宫里发现一份堕胎药的方子。
他说:“婉妃如此心肠歹毒,竟连朕的孩儿都容不得,实在是有失妇德,即日起,婉妃贬去妃位,打入冷宫!”
可怜她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只能徒劳地喊着“皇上冤枉!”。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此事是淑妃一手策划的。
他自然也知道,却舍不得责罚自己最宠爱的妃子。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b2b7d0a20cf431ad98d168654936acaf2edd986e.jpg


第十三梦:
新王登位,召集大臣商议治国大计。
他一身白袍,雍容华贵地斜倚在龙椅上,懒散的问:“本王欲收复这天下,众卿有何高见,左相?”
左侧身着黑衣面容冷峻的他答道:“无心,无情,无言。”
他有些玩味地俯身向他:“哦?本王瞧着,你也是个有情的人罢?”
他身子微微往后仰,面色不变:“情,乃世俗之物。”
他大笑着坐回龙椅上,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哪天可别哭着和本王说你被伤了。”
他毫无惧意地直视他,淡然道:“便是你有生之年,也无缘见到那一天。”
六年后,他带兵攻入皇城,欲将那个一直笑得云淡风轻的他从王位上赶下来。
剑到胸口,却无法再前进半寸。
城外烽火连天,他却依旧笑得张扬:“左相,你终究,还是爱上本王了罢?”
他皱眉,猛然将剑刺入他的身体,转身离去,毫无半分留恋。
一朝,王朝覆灭。
次日,新王登位,开始了对大周王朝长达数十年的统治。
只是在新王任位的这数十年间,后位一直无人。


【心微动奈何情己远,物也非,人也非。】


d42a2834349b033b6d0cd78617ce36d3d439bde1.jpg



第十四梦:
这一夜,他是日理万机的王,他是他的臣子。
他总是一副寡言的模样,即使在朝堂上问及他的意见,也只是符合地说:“皇上所言极是。”,从不多言。
他决定裁官,见他这么多年无所建树,便遣了他回乡。
不到半月,他却开始想念那个于他似乎无足轻重的人。
微服私访,他满心欢喜的想着他见到他时脸上惊讶的表情。
却没想到,看见的只是他同妻子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恩爱模样。
他未曾言语,只是吩咐身旁的侍卫:“回宫。”


【一念,即是终生。】


fdfaaf51f3deb48fcee1db80f21f3a292cf578e7.jpg

第十五梦:
这一夜,他是野心勃勃的王爷,他是他手下的暗卫。
又一次,他完成任务,满身是伤地回到了府上。
他把玩着手里的珠子,笑着问他:“任务完成的很好,这次,你想要什么?”
他脱口而出:“在下只想要.....”
似乎是有什么顾忌,他未说完,便改了口:“在下不求什么,只要能跟在王爷身边就好。”
他不甚在意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去。
他仍跪在地上,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泛起浓浓的苦涩。
在下....只想要您啊......




【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爱卑微到了尘埃里。】


bc3eb13533fa828bfa09fbbdff1f4134970a5a41.jpg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