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圣三界同人小说】爱没缘故

2018-1-22 22:20| 发布者: 十七呀| 查看: 756| 评论: 0|原作者: 几句耳瘾

摘要: 【内容来源:梦幻西游官方论坛】
无与伦比 千里之外   ID 17808490  


0UVC.png


chapter.1
可以别说来日方长吗 我觉得当下最好


遇见雨墨的时候,小枣觉得他是个话多且不慢热的人
一身白衣的龙太子拿着画龙
小枣第一次见到拿着大光带队的精锐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在她眼里这些大爷都是一个个理直气壮的混着队伍
看谁不顺眼就破口大骂动不动就约皇宫野外
“我这带队速度还是快的可以啊” 刚切进战斗这个队长就把自己夸上了
小枣心想,这人可真有趣,刷个环任务也不换装备,可能老板都是这样的吧
偏要打趣他“小兄弟一看你就是个不常带队的,你这个速度也就一般般
这下雨墨可就不服了“小丫头我可是看准坐标一飞就对的,再快是没有的了
队里一个剑侠客搭腔到“大爷,这刮得是什么风,头一次看你带队刷任务啊”
雨墨手起扇落后缓缓说道“打架多了也挺没意思的,倒是玩起任务可以碰到很多有意思的人”
长安里那么多人来来往往,有些面善有些陌生,可能今天才认识才相熟,隔天便再也见不到了
小枣觉得这个雨墨是个有故事的人,想了解他但又觉得自己不能够,即使和他在一个队伍
也觉得隔得好远 虽然我们现在是一起聊着天
便不再说话了,可能沉默乖乖混完队比较好吧。


再一次碰到雨墨的时候是小枣逛街看到适合自己的一个耳饰,双治疗的属性任务挑战都可以稳妥妥的保证加血量
小枣忙不迭的私聊这个摊主“在吗”
摊主同样是个美丽的蛾子和小枣一样的角色“在的”
小枣小心翼翼的开始讨价还价“妹子我想问问你耳饰可以便宜点么”心里其实没报什么希望,可是小算盘总是要打的
没想到这个摊主竟然爽快的答应了,省了三百万 小枣简直要开心的尖叫起来了,急急忙忙的从藏宝阁上买了菜去交易
有了新耳饰,小枣觉得自己总算是个合格的普陀山弟子了
系统:雨墨已经加你为好友,你已添加雨墨为临时好友
“小丫头,去不去杀挑战啊”
一个对话框出来,小枣觉得挺奇怪的,自己固定队的朋友这个时间应该都不在线啊
咦,原来是他。
“我等我小伙伴来了再刷”毕竟自己有固定队友,就算自己挺想去的也不行,不然固定队的可就要不开心了
“你确定他们都会刷么”
小枣想了想,自己还真没有和固定队一起杀过挑战,毕竟挑战怪血多伤害高秒得也很疼,他们多数是不愿意去的
“那好吧,你在哪儿呢”
“你面前”
咦 自己面前明明是刚才卖耳饰的那个美蛾子 哪儿有他
“进组啊 ”美蛾子带着队伍说道
“我在等人”
“我知道啊 我就是你等的人啊
“啊”小枣虽然诧异,还是乖乖接受了邀请 心里一万个问号
什么意思 难道这号也是他的 那他究竟是男是女啊
一队人前前后后的到了大唐境外,又加了一个人就开始战斗了
小枣选择了普度众生准备给队友一一点上灯好保持他们的血量
选到队长的时候 一惊  这个雨墨什么时候在的还成了队长
“小丫头 你操作麻利点啊 这都快三十秒了”灯还没点上 这雨墨就催起来了 小枣忙给他点上
“你怎么回事”小枣问他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让你速度点嘛浪费大家的时间多不好”
“不是 我的意思是你有两个号啊”
“哦 这蛾子我朋友的 我帮她开的”
“那刚刚卖我耳饰的也是你吗”
“对啊 还不快谢谢我 低了这么多卖给你了
“你不会没经过号主同意就卖我了吧”
“经什么同意啊,本来就差不多的价格,就卖你了呗”
小枣头上一只乌鸦飞过,这雨墨可真好玩,都没问号主人的意思就这样卖给自己了 万一号主不愿意肯定要责怪他
不过也和自己无关,交易都已经完成了,哈哈 被骂的反正是他
这样一想,小枣就乐了
挑战杀到后面难度越来越大了
队伍里两个路人队友都显得有点吃力
小枣不停的给他们加血 等愤怒值够了就起了晶清诀
“小丫头 没想到你有两下子嘛”
听到雨墨夸了自己 小枣更乐呵了但是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你的意思是你之前都看不起我了喽”
雨墨急了,“哪里的话啊,我只是没想到你还学会了特技单纯的夸奖你啊!明明是你看不起我,我都加你好友了 你都没加我
对哦 刚刚在合约貌似系统确实提醒自己了
小枣在临时好友栏里找到了雨墨添加了好友
但是在选择分组的时候有点犹豫了
不知道该归为哪里
虽然不是熟识也谈不上朋友,可就偏不愿意把他和别人放在一块儿
于是新建了一个分组,把他归类进去了


可能有些缘分就是这样吧,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莫名其妙的在意上了












本帖最后由 几句耳瘾 于 2017-1-28 13:55 编辑

(%X7NPJEKIJ.jpg

chapter.2
踩到影子里




系统:少侠,你被请离了队伍
这天杀完挑战雨墨带着他朋友的号就匆匆离开了
没打一声招呼就这样走掉,小枣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本来打算接过来队长带雨墨去刷环 当报答他给自己省了三百万两的
现在这样也只好罢了
看着长安城这么多人来去匆匆小枣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没有目的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想问问雨墨去忙什么可是又不好开口
毕竟说也不是很熟 他和那个美蛾子关系好像不一般
自己主动去打搅到底是不大好
试图加了几个刷环的队伍 竟然没有一个队长愿意带自己
没办法 在长安城厉害的才是佼佼者才有权利混队伍挂机
像自己这样没什么输出 召唤兽也不厉害的就只能带队或者单机到老
真没劲 小枣心里嘀咕着就离开了长安城回到普陀山找师傅做单人师门去了
路过门派边的小溪 小枣仔细打量了自己 好像穿的衣服颜色好像太素净了 白衣服白裤子白头发甚至坐骑都是白色的小羊
拜别师傅后小枣就跑去自己仓库里整了一些看上去值点钱的东西出来 把它们全数卖给了收货的商人
看了眼满当当的现金银两小枣突然就不舍得拿去买染色用的彩果了
跑到钱庄好生存了起来准备哪天急用再拿出来


“小丫头在干什么呢”
一看是雨墨发来的消息,小枣突然就来了脾气,刚刚就这样把自己丢下了,这回儿子来找自己做什么
就没好气的回复“关你什么事”
雨墨看了一时半会儿摸不着头脑,只当是别人惹了这丫头,“怎么就不开心了,要不要我带你去逛街啊”
小枣才想发作,看雨墨这样回话也不知道怎么了这火气就下去了“那你来合约接我吧”
系统:雨墨邀请你加入队伍
“说吧小丫头想去哪里逛逛啊”
“听闻傲来国有一栋邻海别墅,风景特别好,你带我去看看吧”
“你这丫头怎么喜欢逛居民区啊
“让你去就去啊,哪儿那么多废话
“.....”
“行了,到了,你下去看看吧”
这栋别墅位置极佳,面朝大海,海风阵阵,沙滩,阳光,小螃蟹
“这儿可真好,羡慕这户人家有这么好的房子住还有这么美的景色可看”小枣望着大海不禁说出了心里话
“怎么,莫非你没房子住啊”雨墨从小驴上一跃而下走到小枣身边
“原是有的,只是...也没什么”
小枣欲言又止,这语气肯定是遇到一些麻烦事情了
她望着海面出神,雨墨望着她
她神情失落,眼里似乎噙着眼泪,一时间雨墨慌张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只能想办法打破这沉默的氛围“嘿,丫头有看过别人打架么”
“打架?不曾看过,看不懂也没心思看”小枣回过神恹恹的回答
“何不来看看,再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没兴趣”
“....就当是为了我来看看吧,行吗”
“是你要打架么”
“对的啊,就在长安城皇宫门口呢,来找你之前我都已经把药品准备好了,强化符也打好了”
原来如此,他刚刚是去准备PK了啊,原是我错怪他了
“这样啊,行,那你快带我去吧,我当你的拉拉队
“恩,那我们现在就去,队友已经催了我半小时了”
小枣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了,先是错怪了人家,现在又是因为自己耽误了他这么多时间
紧紧跟着雨墨,他的影子落下来,一点点被小枣踩在脚下


可能一开始会有些误会,但是这并不会影响我喜欢你


















chapter.3
阴天傍晚  你会等我吗


“你就在这等我,行吗,一会儿就开始了”到了皇宫门口,雨墨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队伍发了私信给小枣
“恩,你去吧,要赢哦”
“放心
皇宫门口挤满了人,小枣在人群里找雨墨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有人摆摊吆喝,有人助威预热,有人嘲讽对骂,小枣没碰到过这样的场面,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周边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只能干巴巴的等着
顷刻间,好多人头顶上出现了刀剑交叉的图案
开始了,小枣赶紧也切了进去观看
着急的找着白色龙太子的身影,可竟然都变了卡,一个个都伪装似的看不出来
再扫了眼每个人的名字,可算是找到了队
变着小夜卡,很帅的样子
其实打架挺无聊的,对于小枣这种白痴来说
左不过就是你打我一下我打他一下,他再封你...
“枣儿,你在干什么,不加副本么”
小枣打开对话框原来是固定队友阿俊来找自己了“我在看PK呢,皇宫门口哦”
“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凑这种热闹了,赶紧加副本我们刷去”
“可是..”一时间小枣有点为难
答应了雨墨要等他的,可既然是固定队怎么可以轻易不去呢
两边都不想辜负,可是自己就一个啊
小枣又看了一眼打架的局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快点加,四个人等你一个”固定队队长也发来了私信
没办法,小枣只能加了副本,离开了皇宫,回头望了一眼,这么多人在看应该不缺我一个吧
“枣儿你啥时候还关心起PK了啊”小俊在队伍里问起
“就是想看看,我有朋友在里面打架”
“你朋友?哈哈,我们枣子现在还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啊”队长也笑道
是朋友吧 也算认识了  虽然自己和他差距有点大 可是又有谁规定了只有同一个水平的才能做朋友呢
见小枣没回答,阿俊忍不住问“枣儿,哪个是你的朋友”
“那个..雨墨”
“雨墨?枣子你竟然认识雨墨?他可是我们萍水相逢数一数二的人物啊”队长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连怪物都打偏了
“你怎么认识的他,枣儿”阿俊关心的问
“刷环呗”
小枣被问的有点烦,不过认识了一个朋友而已一个个怎么都跟着了魔似的问这问那的
“这雨墨在萍水相逢已经四五年了,算是这个区的老玩家”
“对啊,他家族好几个大光,装备可都是全套的,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可差的远去了”
“你不知道....”
“....”
“...”
队伍里叽叽喳喳的,几个队员聊个不停
小枣心里可是一团乱,不知道雨墨打完了没有,有没有赢,还是输了,是不是在找我,会不会生气
“枣儿你怎么不在队伍里说话啊”阿俊发来私信
“什么时候副本结束啊”这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阿俊也懂,怕是这枣儿赶着去看打架吧
“你不会喜欢那雨墨吧”
小枣一看,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又气又急,连忙打字回去“才没有”
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他们看不见

好不容易刷完了副本,小枣立刻向皇宫门口奔去
可是  竟然都没什么人了
小枣有点内疚甚至有点想哭 自己可真坏 答应了要等他的 偏偏自己言而无信了
站在皇宫门口,小枣怔怔的看着一层层的阶梯
打开和雨墨的对话框又关掉 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你来了?”
听到声音,小枣连忙回头看去,
雨墨正拿着扇子从皇宫里走出来,笑脸盈盈的看着自己,小枣鼻子一酸真是要哭出来了
“对不起,我没等...”话还没说完,雨墨就走到了面前
“你没等我不要紧,我这不是在这里等你吗”
听他这一番话,小枣更加内疚了,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雨墨见了,又开始慌张,“你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快别哭了,我可是打了胜仗回来的,你这一哭倒像是我被送去地府了”
抽泣了一会儿,小枣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雨墨一脸真诚的说“我送你个东西,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雨墨看她不哭了,自己也开起玩笑来“什么东西啊?太贵重的我可不要啊”
“我带你去我家拿”说着小枣就拉了雨墨进队伍,跑去家传
“哇,你这丫头先前还跟我说无家可归,你这房子怕是神仙都住得啊!”
“这不是我的房子,是我前夫的,整个家包括院子都是他的,只有这年历还有小仙女是我自己的”一边说话,小枣一边将年历从墙上摘了下来
“这年历送给你,我很喜欢这个物件,当时收了好久才收到的”
“这么贵重我可万万不能收,你若真想表达歉意送我一组飞行符就行了,要是你还大方些就再加30个摄妖香吧
小枣看了看他,想来雨墨是真不想要这年历,可是送飞行符和摄妖香也太..太实在了点吧
让雨墨呆在家里,自己跑去杂货店买了99个香又去驿站道人那儿买了几组飞行符
“喏,给你,你自己要的可别嫌弃啊”小枣把东西都丢给了雨墨,还真怕他嫌弃自己送这些
“怎么会,有这些刷环就不担心了,还能带着你到处跑”雨墨把东西收拾好,笑嘻嘻的看着小枣


曾经只是觉得这首歌好听 现在觉得一眼万年是真的












本帖最后由 几句耳瘾 于 2017-1-28 23:42 编辑

chapter.4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 我也无处可去了


“小丫头发什么呆呢,我有这么帅吗”雨墨看小枣站在那里出神,便拿她开起了玩笑
“没什么,我收拾下东西,明天就是离婚的日子了”
小枣在屋里看了又看,走到门框上,虽然天色暗了,但庭院内灯火通明,竹制的秋千在树下安安静静的挂着,
跷跷板也定格似的在那儿一动不动,温泉似乎冒着热气儿,猴子野鹤看到小枣走过去都自顾自的跑开了
后院的几株树生机盎然,小枣可惜的说道“明天就该结果子了,我怕是收不到了,以后再也不能照料了”
雨墨踱步到她身边,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小枣,她不似刚认识的时候那样活泼爱笑了,眼里嘴里都透露着一股悲凉
“小丫头,你孩子成年了吗”
“不曾,我不会养孩子,但按照别人给我养的方法喂就是了”
“那明天没有房子你打算怎么办,孩子都养不了”
“...我去收个民房吧,不贵,稍微收拾下也会格外温馨”
“其实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来在下寒舍一起住”
小枣抬眼看他,揣测这家伙是讲真的还是依旧在讲顽话
“你是认真的还是在打趣我呢”
“在下可是好好说话呢,尚有一茅房空着,正好够你栖身
听雨墨这一番话,小枣又好气又好笑,这人怎么这样,方才心中的抑郁也消散无影了
“你若当真,我便嫁于你,你若耍我,我可不再理你了”
“当真当真,这怎么能是假的,哈哈,马上有管家婆喽”雨墨这贱贱的语气,小枣巴不得狠踹他一脚

“人在哪里,上了来月老了”第二天一早,小枣看到了这个私信心里闷闷的
带好自己的小仙女还有年历就往月老走
那是...雨墨竟也在月老,还有好几个他的家族成员
第一次和他朋友见面竟然是自己离婚,小枣不禁有点无奈
刚走到月老面前,前夫就把自己组进去了,点了确认
随即前夫就解散了队伍,“那个,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在萍水相逢玩吧”
小枣不知道怎么回话,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虽有千言万语也只想长话短说
眼前人依旧黑发白衣,是自己当初给他选的染色,可是眉眼间却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神情了
正想开口,雨墨已经走到她身边了,“额,你走吧,千万别回来”
这...
“哈哈哈”
“神经病啊23333”
“66666啊雨墨”
“精锐只服雨墨,哈哈”
“.....”
“....”
顿时,月老挂机的众人都笑成一片,小枣开始还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现在被雨墨一搅也不觉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前夫什么时候走的,只是觉得她自己好像也没这么难过
“咳咳,各位,今晚八时我要娶身边的这位管家婆,啊呸,身边这位小枣姑娘为妻,希望届时各位都来捧场啊,来者皆有摇钱树苗”
“这么好的事,那我多开几个号”
“何时来着”
“....”
“....”
众说纷纭,雨墨只觉得吵就带着小枣去国境了,
“我们一起种树吧,说不定还能赚个老婆本,嘿嘿”
接过雨墨给的树苗,小枣开始认真浇灌施肥,然后两个人并排坐在了树边上,国境比起长安安静太多了,有些角落更是人迹罕至,谈心再适合不过
“现在你可是我公认的未婚妻了昂,我可没耍你”
小枣看了一眼湖,又望了湖心亭,缓缓说“其实你不必可怜我,游戏里来去的人太多了,纵使我难过伤心也只是一阵子罢了”
“瞧你这说的又是什么话,我这娶你可不是看你可怜,我是缺个管家婆啊,再者说,你本就该开开心心的,你不开心我也跟着不开心”
雨墨看小枣不答,就开始自言自语“树啊树,你快长,长大了随便给我两金刚定魂就行了”
小枣本来挺感动的,可听了他这顽话,感动全无,只觉得好笑,这个雨墨可真够逗的
最后两颗树苗都叫人失望了,除了两个符石其余都是些二级药品还有经验
“来,我们回家,晚上就要成亲喽”


如果爱过了 不忌途长 不畏人心





















QQ图片20170128205435.png

chapter.5

我也不知道哪句话打动了你,只是觉得每句话都没白说


“我房子比较破,你会介意吗”雨墨有点不好意思的问起了小枣
“多破都无所谓呀,反正我现在是个无家可归的,再惨都比不过现在”小枣释然一笑
经过门传,到了雨墨家
小院子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走进门更是,大大的房子只有管家和仆人
“恩....一会儿我去装扮,你喜欢叮当猫和农家小院是吧,我现在就弄好吗”雨墨有点抱歉
毕竟小枣之前住在装修精致摆放得体的房子里,这个空荡荡的紫气豪宅确实显得寒酸了点
小枣心里觉得雨墨还比较贴心,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记得蛮清楚的
只不过自己再也不想那样装修了,再美好的样子,到了背叛,被撕裂时都是一样的丑陋
“不用了,买点三家吧,随便摆几件就行”
“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不挑了啊”
“本来就只是为了有个地方养孩子,何必这么认真”
刚说出这番话小枣就有点后悔 好像把话说绝了 可又觉得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确实是事实
雨墨听了黯然失色,原是自己想多了,小枣只是把自己当朋友
“小丫头,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收点树苗再买点家具,你先自己找点事情做,行吧”即使有点不是滋味,雨墨仍然一如往常的跟小枣交代了下出门去了
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怎么办...


传音:各位,我们雨墨族长还有五分钟就要结婚了,有空的都来捧个人场,凑个热闹
传音:恭喜雨墨抱得美人归
传音:老板我开了三个号可以给三棵树苗吗
传音:...
越临近八点,小枣越紧张,没这么高调结过婚,自己几件垃圾装备竟然要嫁给带大光的雨墨,一种不真实感油然而生
“枣儿,传音说...不会你就是那个新娘吧”阿俊的私信打破了小枣的思绪,忽然记起,自己结婚没跟任何一个朋友说
虽朋友本就没几个,但固定队友也是一个都没通知..
“是我,一会儿你要来哦,叫队长他们几个都来,有树苗拿,还会分喜糖给你们哦”
系统:你的好友阿俊下线了.
这...小枣才发出了消息,阿俊就下了,不会是因为我没通知生气了吧...
“丫头,想什么呢,赶快进组了”雨墨发私信过来催促自己,一看时间竟然已经59分了
两个人整理整理就站到了月老面前
八点,吉时已到
“你愿意和雨墨结为夫妇,共享百年之好吗?”
小枣看了一眼身边的雨墨,他好像也看着自己
“我愿意”
“下面我将要给雨墨和小枣举行婚礼”
“婚礼准备开始”
“新郎新娘拜见八方贵客...”
传音:祝雨墨和枣妹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传音:大家快来月老抢树苗啊,没领到的就把族长新娘抢走啊
传音:雨墨狗子终于结婚了啊,等你喜糖好久了
传音:枣子,新婚快乐,我和阿俊依旧是你的好队友
传音:...
“???枣,你结婚对象竟然是雨墨,我擦大腿啊”
“姐姐,你以后就是的靠山了,有人欺负我你要帮我哦”
“小枣,看不出来嘛,看你平时笨笨呆呆的,竟然能泡到大光”
“....”
一个接一个的传音,不停跳动的小拳头
小枣发现自己的阅读能力竟然跟不上这个节奏
“小丫头快别发呆了,大伙儿都等着一起去境外种树呢”
看了眼人挤人的月老台,或许这是除了活动,精锐玩家最集中的时候了吧
“出发喽”
“境外啊,别走错了”
“出发出发”
这么多人一起种树其实挺壮观的,一棵挨着一棵,互不相识的人之间也因为种树开始聊起了天
小枣因为和雨墨家族的成员都不甚相识,故没说什么话,只是默默的种着树,看着树堆里形形色色的人
“雨墨你老婆怎么这么高冷,连句话都不讲”有个舞天姬玩家嗔怪起来
“我不高冷..只是..”
“我说你别难为我老婆行吧,她可不像你谁都能搭话”
“呦呦呦,你们看看雨墨这才刚结婚就六亲不认了”
“蜜柚,我看你是羡慕人家吧,自己找不到对象还吓唬人家小姑娘”有个骑着小灰驴的蛾子帮忙说话,她可真好看
小枣感激的看她了一眼,又瞅了瞅家族的其他成员,看上去都好厉害的样子,成就比自己高,打扮也比自己漂亮多了
“小枣妹妹,我是萝卜,以前在月老不曾见过,不知是怎么认识我们雨墨的啊”灰驴蛾子问起小枣
“刷环任务认识的0.0”
“以后雨墨要是欺负你,尽管告诉我哦,我帮你教训他”
小枣忙答应“谢谢萝卜姐姐”
“噗哈哈哈哈”
“傻妹妹,这个萝卜是个男的”
“笑死我了”
“......”
嬉笑间,雨墨发来私信“他们人都很好的,开玩笑没个正形的,小丫头你可别学他们这套啊”
“知道了知道了”
一片绿色中有几棵摇钱树早熟了,也有出了强盗和虫子的
“随便给俩定魂金刚好洞房啊”
“呦,雨墨狗,你还等着洞房啊,今天你可摆脱不了我们了”
“小丫头,一会儿我们收了元宝就赶紧溜哦”雨墨贼兮兮的给小枣发完私信,就开始摇树了
没法,小枣也只能赶紧拾元宝,然后跟着雨墨悄悄离开了
两个人离开境外后来到了北俱芦洲的一角
“小丫头我还没给你聘礼呢,有什么想要的吗”
小枣看向远处,白雪皑皑,可天空依旧这么美丽“想要天上的星星和云边的彩虹”
“你这丫头又开始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了,赶紧的,说个愿望”
“我的愿望是和雨墨一起玩到天荒地老”
雨墨看向小枣“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谁愿意身边的人总是换来换去呢,我想和你一起玩一起喜怒哀乐”
“小丫头,我也想这样”雨墨看向云边的彩虹,若隐若现,好像什么东西想要倾诉出来,可是又不敢
“我送你一套锦衣好吗,新婚好歹喜庆点啊,你看我可是特意换了红色的袍子呢”
“恩,那我要黑色的冰雪飞花还有红色的圣诞帽,可以吗”
“还挺会搭配嘛小丫头,你等我下哦”
说话间,雨墨就在雪地里消失了,一串脚印延伸出去
系统:您的好友雨墨送你了一套锦衣,请尽快去宝象国领取
小枣也起身离开了这冰天雪地,美则美矣,就是稍显冷清了点,两个人还好,一个人真的有点稍显冷清
看到雨墨已经在NPC等自己了,小枣又加快了步伐
“快快,穿上我看看啊”
小枣打开锦衣栏穿上了新衣,有点羞涩的问雨墨“怎么样,还好看吗”
“好看好看,再适合不过了”雨墨一边说话一边带着小枣来到了波月洞,时不时还偷偷撇两眼穿着打扮好的小枣
波月洞是个暗雷场景,有等级很高的怪物,一般精锐玩家是不会来此处的
“小丫头,你防御就行,我来打怪”
“你又开始瞧不起我了,怎么说我也是个奶妈,血多防高”
“是了是了,那你秒吧
两个人一路打打杀杀终于到了红纱罗帐旁,一圈娇嫩欲滴的红玫瑰将床围在了中间,花香沁鼻,心情也变好了许多
“娘子,今天不早了我们且歇息吧”
“...”这雨墨千辛万苦的带我来这边就为了睡觉啊
“睡我旁边嘛
小枣无法,走到他旁边躺下了
“丫头,可能你今天心情会比较复杂,我以为结婚会让你高兴一点”雨墨一个人淡淡的说着话
“只是没想到你也没很惊喜”
小枣听了连忙说“对不起,是我的情绪牵扯自己”
“丫头答应我好吗,以后每天都开心一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你的眼前人是我”


一切都会好的,我和你















chapter.6
安静,也是一种力量


小枣仔细体味着雨墨这番话的意思,究竟自己也不是笨的
他好像喜欢自己
真的吗
“雨墨,你要不要和我说说你的故事”
“我?你好奇这个做什么”
小枣扫了他一眼,装模作样的说“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夫君了,我有有权利知道,不许瞒我,只管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瞧你给八卦的,方才我都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不说便不说,谁关心你”话才罢,小枣就赌气起身走开了
看来是自己多想了,雨墨这家伙分明就是可怜我,我还当他对自己有意思,真真是自己太瞧得起自己了
大概没把自己当真心朋友,连点体己话都不愿跟自己说
这边,雨墨躺在榻上有些许无奈,不是不肯说而是不好说


“枣儿,你在做什么”隔天,阿俊上线就找小枣聊天
看到阿俊的消息小枣还有点歉意,昨晚结婚的事没提前通知是自己犯了错了,便匆忙回“在杀小副本呢”
“杀完我们能聊聊吗”
“什么事啊,现在不能说吗”
“我想当面和你说,可以吗”
“我杀完叫你”
这两天小枣心里很乱,先是和前夫离了婚又胡乱和雨墨结了连理,因为这事又导致和固定队友闹了点矛盾
每件事其实都不算大事,可以连着一起反应,还真有些让人消受不了
和固定队友一起组了两三个月了,每个副本每次活动都是一起刷的,除了挑战基本上都是共同进退
现如今,因为自己和雨墨,好多事都不跟他们一起了,再加上突然结婚也没个通知,队长他们肯定有想法
雨墨这儿,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真娶了自己当老婆,可又不和自己敞开了心,闹得自己也不舒服
“我完事了,你在哪儿呢”
“枣儿,你来仙缘洞天吧”
小枣刷完小副本便离了队往朱紫国走去
“阿俊,我来了,有什么事情还要当面说啊”
阿俊见小枣一如从前的站在自己面前,眼角也有了笑意,可也只是一会儿便又阴郁下去了
仙缘洞天暖风阵阵,桃花瓣儿随着风飘落下来,小枣见阿俊不言语,也不敢乱动只是倚着木栏,看着湖面上的荷叶
“枣儿,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阿俊略带失落的缓缓道出这句话,他瞧着小枣,明明什么都没变,可是觉得她再也不是之前天天围着自己的小尾巴了
“...”恍惚间,小枣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转头盯着阿俊的眼睛,他一点都不像在和自己说笑
“为什么,就因为我成亲没有提前和你说吗,还是因为最近我不常和你们一起玩了所以你不开心了”
小枣求证般的看着阿俊
“说话呀,你别这样什么原因都不说就只说你要走好不好”
“我哪里做的不好了吗,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走”小枣觉得自己一阵委屈,自己有这么讨厌吗,为什么都急着离开自己呢
认识阿俊一年多了,从刚开始偶尔一起刷副本,转角不经意之间的见面会做惊讶的动作,到后来只要活动就互相知会一声,自己有了心事讲予他听,现如今也要分别
阿俊站在那里,看着小枣红红的眼眶,忽然就不忍心了
好像是自己不够勇敢,如果早点说出自己的心意,可能就不用到这个地步了吧
靠近小枣,慢慢抱住了她...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枣儿,不是你不好,是我太笨了。”


可能从第一次相遇,我就喜欢你了。
我在合约喊好心人丢个飞行符,这么热闹的长安城,却没一个人愿意帮帮自己,想放弃自己走去建业城时候,你丢了我一组飞行符
想和你说声谢谢,你却早就不在身旁了,只记得你的名字还有一身白
可能是自己实在太弱了,等级明明升上去了,食尸鬼这个剧情却怎么都杀不过,无奈又只能硬着头皮在合约喊人帮忙
片刻,组对界面就亮了起来,69级普陀山...小枣
又是你...
“发什么楞呢,还不出发,别看我是个辅助,固伤也不低的
我反应过来,立马在背包里翻驿站的旗子,就怕耽误了你,可是越急躁,这旗子越是搞混
背包一团乱,最后发现系统送的绑定驿站旗子竟然用完了
没办法只能带着你从合约走过去了...
觉得自己好丢脸
总算走到偷尸鬼进入战斗了,因为之前失败了几次,心有余悸
你先给我点了灯,“你好好防御,我来打就行了,让你宝宝逃跑,不然一会儿该飞了”
我按照你的话做了,也好希望这场战斗可以久一点
“好了吧?那我走了哦”
“恩,谢谢你”
“等等,你回来”当时你叫住了我,丢给我一面长安城的飞行旗“这个你留着,你等级低点卡钱不好赚,别在路上花费太多时间了”
我一个大老爷们,其实当时真的是羞死了...
后来杀55级的剧情,还是你帮的我。“等等哦,这个剧情有点难杀,我们俩没什么输出可能杀的有些吃力,我叫个帮手”
大战心魔后,我加了你好友,你笑着对说“我旁边这个算是你大哥,你也加他个好友,有事情可以找他帮忙哦”
“你好,就叫你阿俊行么,我是小枣的老公”
往后的每一次见面,我都看着你笑,看着你耍宝,看着他带着队伍陪着你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的欲言又止,我只当自己是表达了心意的,只不过在心里而已
几个月前,你哭着告诉我他变了心,倔强的你一直不肯离婚,你自信的以为你能挽留住他
你不知道,那会儿我看着你假装坚强,心里有多难受
我多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
可是我不敢
你这么爱他,定是不会接受我的心意的,我怕连朋友都做不了,连站在你身后都不行了
最后你还是妥协了,你哭着跟我说,你不会再爱了
一连好几个星期你都不曾上线,我以为你就这样消失在我的世界了
我每天在长安城游荡,多希望能在转角看到你发鬼脸给我看
我不停刷新你的状态,可是系统总告诉我你不在线,不能刷新你的信息
“阿俊在做什么
你...终于回来了
我将我的朋友都介绍给了你,还组了固定队每天陪在你身边
就怕你,哪天觉得无聊再也不会上线了
你开始学会了带队,虽然有时候也分不清境外哪个入口离目标比较近,有时候也会忘了点香
看你一天天开心起来,我也很欢喜
前两天,我终于等到你离婚了,他时间锁一解就让你去了月老离婚,转区去别处闯荡了
可当我想鼓起勇气的时候,我发现你的眼里好像有了别人了
即使你不承认,即使那点情愫很细微
我也感受到了
或许我们俩之间就是差了这么点缘分吧
我以为安安静静的陪在你身边我就知足,可是我多想用你入怀
我想成为你的爱人...


让我任性一会儿,再抱你一会儿好不好


多少人曾在你身边来了又还,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




















本帖最后由 几句耳瘾 于 2017-1-31 14:49 编辑

写这个文一半是回忆一半是追念
前天开始写的,算是写给自己看吧


写到这里我想跟个人说声他可能听不到的抱歉,小枣玩梦幻的这几年最对不起的就是阿俊了

QQ图片20170130131207.png

chapter.8
看着那些誓言还有那些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阿俊,你抱疼我了”小枣在阿俊的怀里开始挣扎起来
她哪里知道阿俊现在心里的千回百转
“对不起对不起,枣儿我不是故意的”
即使这样说着,阿俊仍然没有放开枣儿的意思
“枣儿,让我再抱你一会儿好吗,就这一次”带着点乞求甚至带着点哭腔,他到底怎么了
小枣拍了拍阿俊的背,这两天没有好好瞧过他,才发现,阿俊竟染了白头发
两根金黄的飘带随着风飘着又落下然后又飘起来
好在仙缘洞天人迹罕至,不然自己这般和阿俊抱在一起被别人瞧去了还不该羞死
“你走了还会回来吗”小枣小心翼翼地问,想得到肯定的答案可是又后悔不该问出口,万一他说不呢
“不会了”
忽的,眼泪就从小枣眼里落下来,没带一点声音,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小枣闭上眼睛,听着风声从耳边掠过,吹过湖,涟漪散着波纹声
自己曾经以为心痛是心理上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心痛,竟然是生理上的...
阿俊,连你都要抛弃我吗
“小枣,我虽不与雨墨相识,但是素闻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你若与他交好我也放心,但他若负了你,我便是再不得空也会回来教训他的”
阿俊一抹眼中的泪光,放开小枣,笑着说“你还记得我们当时一起杀的坐骑吗,陪我一起再坐一次好吗”
“恩...”
阿俊带着小枣,两个人骑着仙鹤在仙缘洞天飞了一圈又一圈
感受着仙缘洞天的静谧美妙,感受着两个人即将尽掉的缘分
时间偏偏在这一刻,过的特别快
阿俊转头又望着小枣,看着眼前她的一颦一蹙,记起她的喜怒哀乐
不敢再想了
“小枣就到这里吧,我们在此道别”
说完还没等回答就下线了
他到底还是心有不甘


“枣妹妹在哪儿呢”
小枣打开私信一看,这人是...努力回想了一阵,记起来,是萝卜呀
“我在..我在仙缘洞天呢”
“在那劳什子的地方干什么,赶紧来月老”
小枣正想点旗子离开,又关掉了,再看了看刚刚和阿俊站着的地方
出了好一会儿神,才离开
“枣妹妹,你可真慢,莫非见我还要梳洗打扮不成
自从知道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玄彩娥竟然是个男玩家的时候,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怎么今日都不曾见你和我们雨墨一起玩啊,可是闹了矛盾不成”
这么一问,倒把小枣难住了
算不上闹矛盾,也不算吵架,可是就是接受不了他不和自己说心里话的事实
“也不是”小枣只得这样说
“我们雨墨啊,你别看他平时傻逼兮兮,关键时候,他更傻逼”一旁的蜜柚乘着蝙蝠,幽幽的搭腔道
“枣妹妹,雨墨啊以前受过伤,在感情方面有时候也是个不开窍的,倘若他惹你不高兴了,我替他给你道个歉,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听了萝卜这番话,小枣心里又不自在起来
想来又是自己错了,逼着别人揭自己的伤疤...
“你在哪儿”小枣找到雨墨的头像就敲了几个字过去
“小丫头,可算愿意理我了?”
“我怕不理你,你寻死觅活啊”
“你这丫头,就不能盼我点好的
“得了吧,在做什么呢”
雨墨放下手上的家具,又仔细转了一圈,终于是完成了
“我在咱们家里呢,你赶紧过来瞧瞧”
小枣和萝卜蜜柚拜了别就往家传走去,一进门看到好多花花草草
仿佛还能闻到芳草香
往屋子走去,竟被感动到了
他果真摆了三家
床紧靠着屋角,一旁是梳妆台和白虎地毯,客厅和卧室用了雕花屏隔了开来
这样一来里屋就又温馨又私密了
客厅中央放了一张大桌子和四把椅子,然后又用一个大红木屏障隔了开了当做外间
外间右边用红木躺椅和兔子雕花地毯做了一个孩子嬉闹的空间
左边这是送子观音图以及两把红木椅
这格局小枣很满意,摆放也很得当
小枣深知男生在装修这方面是有多么木讷,可想而知这雨墨是费了多少心思
“雨墨,谢谢你”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
































本帖最后由 几句耳瘾 于 2017-1-30 21:54 编辑

QQ图片20170130154541.png

chapter.10
看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你这丫头,又犯傻了,既已是夫妻,这是我应该做的呀”
小枣在屋内绕了一圈
在毛毯上随意就坐下了
“雨墨...”
低头看向小枣,她曲腿坐在那里,两眼无神,忽闪忽闪的眼眸里泛着一点点泪花
雨墨走到她面前慢慢蹲下,轻轻抚去她眼角的泪,然后坐在了对面“雨墨,阿俊走了,为什么呢”
阿俊...挺耳熟的名字,好像是小枣之前一起玩游戏的朋友吧
“丫头,我以为你明白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这个道理的”
“那我们也会分别吗,没有预兆的那种”
“不会,我们肯定会长长久久”
雨墨站起来,拉着小枣走到孩子面前,笑嘻嘻地说“我们以后每个月都生一个孩子,养到成年就去马婆婆那里卖掉,这样我们就金玉满区了,哈哈”
小枣看着他一脸天真的样子,虽觉得他所说的有点幼稚,但也挺可爱的
“来,丫头,快半点了,我带你去杀地煞,进队伍”
“地煞?我怕是不行吧”
“有我在呢,不怕”
没想到半点的时候月老人也挺多的,雨墨组了几个面生的家族成员,向酒店走去
就在此时,一个玄彩娥急急忙忙的从阶梯上走上来,黑发黑衣淡紫色的翅膀骑着小粉驴,小枣记起,是卖耳饰给自己的妹子
“雨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啊”她一边说一边申请加入队伍
“额...川辞,我这儿队伍满了,你去混队伍吧”
“恩?满了”川辞扫了一眼队伍,方寸,女儿,凌波,大唐...普陀山
“雨墨,你什么时候找了这个普陀妹子了”
小枣也重新打量了下川辞,看样子,可能川辞是雨墨经常杀地煞的队友,好像自己占了她的位置
“这样吧,雨墨,我不去了,我装备差也没打符,你还是组川辞吧,我去混个任务队就行”说罢,小枣就脱离了队伍,一个人向合约走
“傻丫头,进队伍”雨墨把小枣组回了队伍,又对着川辞说“川辞你一个人混队伍没问题的,小枣装备一般我得看着点”说完就离开了月老
川辞站在月老有点不知所措,周围好多人都看向自己,一时间众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雨墨我们这样不好吧,川辞她...”蹲点的时候,小枣发了私聊给雨墨,她之前就觉得那个蛾子和雨墨关系不一般
还有,婚礼的时候并没见到这个人,照理说,她既然和雨墨熟,没有不来的道理呀
“你管她这么多干嘛,她肯定是有队伍混的”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雨墨这满不在乎的样子,自己也不便再问了,只是在想,是不是雨墨的过去是不是和川辞有关
“PT LG 野外 花果  郊外”
“LG 5X被点”
“郊外鬼谷道士,速度”
队伍里一直沉默的几个人,突然都发起言来
雨墨带着一队迅速向长寿郊外跑去,先到了朱紫大门口,又从境外传到了传到了郊外下面,很快就点到了鬼谷道士旁的3X魔王
小枣只觉得太神奇了,这是她第一次杀地煞,感觉很新鲜,一开始以为队伍里这些人都没在,忽然就这么准确的传达了信息
自己也是第一次发现,要到鬼谷道士这边走境外要比长寿村过来快多了
“嫂子,你点灯就好”
嫂子...?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小枣没来由的就红了脸,还真是不习惯
可是,还没点灯自己就被封上了
法系秒的好疼,没有法防的小枣一回合下来只剩一半血了
“嫂子,我解你你给自己上灯吧”
“好好”
...
有惊无险的杀完了地煞,雨墨就把队伍带回了月老
“小枣,我有事情得忙一下,你先自己找点事情做吧”
“好,你去吧”
小枣杀地煞拿了好多成就点,虽然是个成就渣,可依旧开心极了
雨墨挂机了,自己看了看副本进度,准备刷个副本
阿俊不玩了,以前固定队的队长也不再喊自己玩了
小枣发现除了雨墨,自己身边竟然没一个朋友了,有多心酸
“小枣?”
“恩?川辞,有事吗”
“交个朋友吧”
系统:川辞已添加你为好友,你已添加川辞为临时好友
系统:你已添加川辞为好友
“你好,小枣”川辞友好的和小枣打了招呼,有点好奇这个骑小羊的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恩恩,你好呀”
“我好像不曾见过你,刚转区过来吗”
“不是哦,萍水相逢刚出三年外就转过来了,可能是我只刷任务,很少来月老所以你没见过吧”
“这样啊,那怎么今天来杀地煞了呢,听雨墨说你硬件好像不太好
小枣面对这样的提问心里其实是有点不舒服的,本来就不想去地煞,川辞好像误会是自己让雨墨带去的了
“我就是任务装备,雨墨他想带我去我才去的,占了你的位置我很抱歉”
“那就更怪了,雨墨为何偏带你去而不带我呢,你和他认识应该没多久吧”
听了川辞这一番话,小枣察觉,好像自己遇到点小麻烦了...川辞是在吃醋吗“对,是没多久,和雨墨也不是特别熟”
“小枣我这人说话比较直,你别往心里去啊,既然你和他不熟,那以后还是别来杀地煞了,浪费时间奖励也不怎么好,刷任务比较适合你”
小枣心里挺无语的,川辞这是在赶自己走么,明明不是自己要去地煞的啊,还有,为什么她要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
“不好意思,如你所见,杀地煞是我夫君硬要带我去的,可能我更新下装备天天都跟着他去地煞”
说完,小枣就下线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干嘛突然就变了情绪,这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亲爱的你说你说,你不说,我怎么懂





















本帖最后由 几句耳瘾 于 2017-2-3 17:20 编辑

[attach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